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7章 你暂时在家休息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折腾到很晚才回家。

    父亲白建设上中班,而张成慧也早早的睡下,对于她什么时候回家不回家,这个当后妈的,也根本不关心。

    白童重重的在床上躺下,今天太累太累,关键是心累,她只想好好的蒙头大睡一场。

    ****

    医院里,陆宝升一家,坐在病房守着陆世杰。

    郑蓉看了看时间:“我出去买点东西大家吃吧。”

    刚才她们听闻陆世杰出事了,急急就赶了过来,饭都顾不上吃一口。

    现在松了一口气,就考虑这些。

    “我不想吃。”老太婆说。

    陆宝升看了眼郑蓉,示意她只管去买。

    医院旁边的小餐馆,都类似于苍蝇馆子这样,卫生看着不大好,饮食也不怎么好。

    但这个时间点上了,郑蓉也没办法东挑西挑,只能随便打包了一些东西,给陆宝升他们送回去。

    在医院大门口,她碰上了秦冬梅。

    秦冬梅跟郑蓉也是相识多年的老同学,她听说陆世杰出了事,在医院急救,这么好的一个巴结机会,她当然得赶来。

    “郑蓉,听说你家杰儿出事了?情况怎么样?”秦冬梅关切的问着郑蓉。

    郑蓉红着眼。

    虽然陆世杰已经抢救出来,脱离危险期,可想着这么乖的儿子受伤躺在医院,她的眼眶红红,又险些掉下泪。

    秦冬梅很体贴的安慰着,问她:“是什么人,这么大的胆,敢打了杰儿?抓了没有?”

    郑蓉摇头:“没有,让派出所的来录了口供,那个白童,坚持说不是她,目前也没有证据。”

    “白童?”秦冬梅一下警惕起来:“就是跟我家莉莉一个班的白童?”

    “嗯。”郑蓉道:“以我看,就是她,中午才跟我家杰儿发生冲突,用篮球砸了我家的杰儿,还威胁他。平时我家杰儿这么乖,除了她,还有谁敢这么对我家杰儿?”

    “那抓起来没有?”秦冬梅问。

    “没有,警察也说等杰儿醒了,就能问清楚。”郑蓉说。

    秦冬梅道:“怎么样,也应该将她先关起来啊,问清楚了再放她,只要不超过四十八小时就好。”

    上次,去学校找白童的麻烦,倒被武装部的人横插一脚,秦冬梅心中一直窝着这口气。

    她不能对武装部的人怎么样,自然而然,这帐,就记在白童的身上。

    现在,涉及到白童,她自然希望白童快些被抓,这样,也能证明,当初,她并不是跑到学校去无理取闹。她一切是因为有先见之明。

    郑蓉犹豫了一下。

    秦冬梅拼命唆使:“就算你们家的人顾忌着影响,不将她给关两天,至少,也要让她让不了学才行,哪怕就这么算了?”

    这话一说,倒是说到郑蓉的心坎上。

    她儿子今天受的这个罪,她是非要替他找回场子不可。

    哪能让白童毫发无损就这么过去。

    “你家老太太不是在吗?明天就让她去学校闹。”秦冬梅道:“我们大家是斯文人,当然不能出面。”

    郑蓉笑笑,陪着秦冬梅去病房,看望陆世杰,再寒喧一阵,才离开。

    郑蓉看着周云芬,道:“妈,你吃点东西吧。”

    周云芬道:“我呕得很,吃不下。”

    郑蓉叹气道:“吃不下,也得吃啊,我当妈的,我当然也同样的呕,可我们,总是国家工作人员,不可能跑学校去大吵大闹,这影响不好……”

    这一说,倒是提醒了周云芬。

    她一拍大腿,嗓门大了起来:“什么影响不好,你们有工作,要怕影响,我一个老太婆,怕什么,我明天就去学校闹。”

    陆宝升在一边没说话,只是看着病床上的陆世杰。

    陆世杰额上缠着厚厚的纱布,额上的血迹渗透纱布,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

    陆宝升心中一阵一阵揪心的痛。

    他的独生子,平时大家众星捧月般的哄着巴结着,现在居然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

    要不是碍于自己的身份,他刚才就恨不得冲上去扇白童几记耳光,好消除心中的恨。

    所以,听着自己的老丈妈要去学校闹,他沉默着不作声。

    这沉默,也就是变相默认。

    ****

    白童一大早,依旧如以往一样,背着书包去上学。

    可惜,还没有上到两堂课,就被班主任但红扬叫了出去。

    在老师办公室,白童还看见了学校的德育主任。

    “是这样,白童同学,这两天,学校决定,你暂时在家休息。”德育主任说明学校的决定。

    白童心中本能的一惊:“为什么?”

    问过之后,她就猜到大概:“是因为陆世杰的事?”

    德育主任语重心长道:“你清楚就好,我们也是为你好。”

    白童瞬间愤怒起来。

    她明明做的是好事,是做的好事,为什么,反而要承受这么大的冤枉?

    “为我好?是我找人救了陆世杰,要不是我,他早就死了,可现在,居然让我不读书,要开除我?”白童心中的悲慨,简直是无可渲泻。

    但红扬皱着眉,道:“白童,你冷静点,没说开除你。”

    “可这意思,不是差不多吗?好好的,凭什么要我这几天不来学校了?是不是我不来学校,你们就商量好,怎么处置我?”白童愤声质问。

    德育主任道:“刚才,陆世杰的外婆,找到学校来吵嚷一番,校长也闹得下不了台,没办法,只好采取这么一点权谊之计。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既然你说,陆世杰是被别人打伤,你是救了陆世杰,相信陆世杰同学醒了后,自然会还你清白。”

    但红扬也道:“对啊,白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你没做坏事,不用担心。只要陆世杰醒了,就会还你公道,再说,你不是说,蓝胤就是最好的人证吗?让他出来作证就是。”

    白童紧咬着下唇。

    她现在,根本无力对抗这一切。

    明明读书,是她现在最在意的事,她还要中考,还要努力想考个好的高中,然后读大学。

    可这些人,为什么,总是跟她作对。

    上一次,是余莉莉的妈妈,跑来,要求学校开除她。

    现在,又是陆世杰的家长,混不讲理的跑学校撒泼,要她停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