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8章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门口的同学见势不对,将她拉了回来。

    被这么阻了一阻,白童还是安静的回了自己的位置上课。

    已经有人来学校闹,要开除她。

    她要是上课的时候,不守学校校规,跑去校长办公室,不是更留些把柄,让人污蔑她?

    白童就这么心上心下的坐在教室,人在教室,魂早就不在,已经飞到校长办公室了。

    她想不明白,她这阵子,处处小心,努力让一切正常化,为什么,还有人不肯放过她,非要校长将她开除。

    她就这么魂不守舍的,看着书本发神,连老师的提问是什么也不知道。

    教室门被敲了几下,三长两短,极为节奏,大家都能听见。

    数学老师过去打开教室门,德育主任站在教室门口,道:“麻烦叫白童出来一下。”

    所有的目光,齐唰唰的望向白童。

    白童摇摇晃晃站起来,脸色刹白。

    这是,真要开除她了?

    心突突的跳了几下,紧张得快要跳出来,她还是强迫着自己冷静镇定。

    重活一世,她的命运,决不能再这么窝囊。

    捏了捏小拳头,她倒突然之间,有了勇气。

    不管怎么样,她绝不轻易妥协,没有绝对性的罪名,学校不能这么随便的开除她。

    白童雄纠纠气昂昂的离开位置,向着校长办公室去,那浑身的气场,如同学们事后笑言的:“好强大的小宇宙。”

    谁让那年头,圣斗士星矢那么火呢,大家处处都是天马流星拳,处处都是小宇宙。

    在校长办公室,白童看见了秦冬梅。

    她对秦冬梅有印象,知道她是余莉莉的妈妈,来学校,替余莉莉送过好几次早餐还有雨伞什么的。

    白童甚至一度私下感觉,秦冬梅是个好妈妈,很爱自己的孩子。

    “你就是白童?”秦冬梅上下打量了一下白童,对校长道:“总之,校长,就算是今天说出天大的花来,我还是认为,学校不适合留着这样的学生,就算不让她退学,也得让她转学。”

    白童听着这话,终于意识到了,原来,要让学校开除自己的,就是这个同学的好妈妈。

    “我想问,为什么要开除我?我究竟是犯了什么错?”白童迎着秦冬梅,冷声反问。

    她自问,她真的是个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学生,不招惹任何人,也没有得罪任何人,就因为,她平时默不作声,所以,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欺负到她的头上?

    “呵,犯了什么错,你自己不清楚?”秦冬梅诮声讥讽。

    只是,迎着白童那冷洌的目光,后面的话,她竟说不出口。

    她不认识白童,从余莉莉的嘴里只知道,白童是个菜农的女儿,平时闷声不作声。

    可这会儿,她才意识到,对方的目光,太过骇人,带着浓浓的恨意,直瞪得她心头阵阵发虚。

    “你……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秦冬梅纵是一个大人,也不由退后两步。

    白童当然恨。

    上一世,她险些被人侵犯,最终被学校开除,她同样什么错也没犯,却最终,一步一步沦落到那么悲惨的命运。

    这一世,她同样什么过错也没犯,凭什么,这些人,就敢跳出来,要学校开除她?

    她的悲惨命运,就是这些人,一步一步的推动。

    现在,秦冬梅又要她再重复上一世的命运,她怎么会甘心,自然而然,所有的仇恨,就冲着秦冬梅而去。

    “我只想问,我究竟犯了什么错,你非要逼着开除我,让我不能上学。”白童再踏进一步,逼问着秦冬梅:“我不偷不抢,在学校,也不多言不多语,只想好好的读个书,你凭什么,就这样轻易的毁我的前途?只因为,你是县文化馆的,所以,你需要这么高高在上,随意拿我的前途跟命运作威作福?”

    但红扬在旁边听着,也极为赞同白童的话。

    确实,在她的眼中,她的这个学生,不偷不抢,平时也不多言不多语,凭什么要开除别人,或者,要将别人转去校风极差的一中?这分明就是在作威作福嘛。

    校长出声提醒着白童:“同学,你冷静一点。”

    “我怎么冷静?”白童掉头望向校长:“校长,你是一校之长,我们是你的学生,我不说表现得多优异,能为学校增光,可是,我也是循规蹈矩,努力学习,并没有给学校丢脸,给学校抹黑,为什么,就因为别人的胡说八道肆意污蔑,就轻易的否定了我的一切,将我随意开除?”

    说到这儿,她几乎是撕心裂肺的控诉。

    上一世,被开除,有各种原因综合在一起,可也说明,校长,并不是彻底的大公无私,愿意站在一个学生的立场,替她们设想着一切可能。

    校长被她这样的控诉,也有些讪讪:“白童同学,你不用这么激动,我们也没有说要开除你……这不是让你过来了解情况吗?”

    白童听着这话,紧咬了下唇。

    毕竟这一世,确实与上一世,有些不同了。

    至少,她没有险些被**。

    至少,她现在,没有满城风雨。

    仅仅是一个家长跑来要求开除她,情况,并没有糟糕到不能挽回的地步。

    她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适当的作了示弱跟妥协:“谭校长,我相信你,我相信你是一个好校长,你会替我主持公道,不会让我无缘无故被勒令退学。”

    她都将话说到这样了,要是谭校长还要执意将她退学,这就是太没有担当了。

    谭校长道:“当然,我当然会主持公道。”

    白童顺利解决完校长这边,才将矛头,对准秦冬梅:“余莉莉妈妈是吧?我想问问,我究竟是犯了多大的过错,你要来找到校长,要开除我?”

    “你……你……”秦冬梅你了几声,也说不出口。

    亏她之前,理直气壮的来找学校校长,要将白童开除。

    来之前,她是理直气壮,坚定认为,白童这同学,有问题,决不要让她成为害群之马。

    可刚才,电话也打过了,武装部的雷部长,也不悦的说,白童并没有什么大事,什么小偷小摸这些事都没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