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6章 将她跟少年犯划上等号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些年,民警换发的83式橄榄绿警服,这是一种与同期军装相似的警服。穿在身上,显得很威风,能给群众安全感。

    这也造成了这些孩子,大部分还不能正确分辨警服跟军装的区别。

    余莉莉就认为,将白童给带走的是警察。

    秦冬梅这下可上心了。

    这两天,她才按上级的指示要求,组织全馆职工,重温了一遍《少年犯》这部电影。

    当初,《少年犯》这个电影,在国内有很大的反响,主题曲更是唱遍大江南北。

    这电影,并不是拍摄手法有多技巧,也不是鼓吹炒作得有多厉害。

    更多是从一种社会角度,呈现了这么一群孩子的犯罪历程跟心理。

    大部分孩子,都是缺少父母的关爱跟照顾,才走上这一条道。

    秦冬梅现在,第一想法,就是将白童,跟《少年犯》中那些犯法的孩子想提并论了。

    “她是犯了什么法?”她追问余莉莉。

    余莉莉皱着眉,对这个,答不上来了:“这个,我也不清楚了,她回来后,说话也躲躲闪闪,只是说是小事,不想多提。”

    这一说,秦冬梅更担忧了,她询问着余莉莉,将白童的家世、出身、成绩什么的,都一一询问了一个遍。

    这越问,她越惶恐了。

    菜农的孩子啊,相当于是农民了,相当于是没文化的人了,相当于没人管教的孩子了。

    整晚,秦冬梅都没有睡好。

    潜意识中,已经将白童跟少年犯划上等号了。

    白童是少年犯不打紧,关键是,不能让余莉莉跟少年犯成为同学啊。

    自己家的孩子,跟这样的孩子是同学,肯定会被带坏。

    不行,一定得去学校,找学校领导,不能让白童这样的害群之马,留在学校,祸害同学,祸害自己的孩子。

    一大早,秦冬梅风风火火的,就去了白童所在的明寿中学。

    作为县文化馆的副馆长,她在这县城,多少也算是人物,跟学校校长这些,在一些文化交流活动中,见的面也不少,颇为熟络。

    在校长办公室等了一阵,校长处理完他一大早的各种事务,才提起茶杯,进了办公室。

    见着秦冬梅在这儿,倒有些意外,还以为是县上文化馆有什么活动要来找着学校。

    大家客气寒喧一阵,又推让着分宾主落座,秦冬梅直接说了来意:“校长,听说,你们学校,有个叫白童的,上课期间,被带走了?”

    “嗯。”校长点头,承认这事。

    毕竟,武装部的人,先来找的是他。

    “她是犯了什么事?你们是怎么处理的?”秦冬梅问。

    校长有些尴尬。

    他一天到晚学校的事多,似乎当初人家找了人后,也没有听说什么,他也谈不上什么处理不处理。

    他这个脸色,秦冬梅当然是明白,这校长,大概没将这样的事放在心上。

    她正色道:“校长,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以文化馆的副馆长名义来找你,我纯粹是以一个家长的身份来找你。既然,学校中的同学,出了这样的事,你怎么能这么睁只眼闭只眼?要知道,任何队伍里,不能出现害群之马……”

    她一番说辞,颇有官腔,校长还是好脾气的微笑着听着。

    “这种学生,绝对不能容许,她再留在学校,要将她开除才行。”秦冬梅说了一阵官腔,将事情提到这个层面上。

    校长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下去了。

    他阻止了秦冬梅的话:“秦馆长,这个要求,是不是过份了?”

    似乎,也没听到哪儿汇报,自己学校的学生犯了多大的错,怎么就要求开除了?

    “这要求,怎么过份?我这是替全体同学考虑,是怕大家被带坏了,近朱者红近墨者黑,这点道理大家都明白,由得这样的学生留在学校,这不是带坏大家?”秦冬梅咄咄逼人。

    校长对这事,其实没有太大的印象,他让旁边的副校长,去将白童的班主任但红扬叫了过来。

    校长让但红扬说说情况。

    但红扬也一头雾水,能有什么情况?

    当时白童被带走,谁也没有听到一个具体的说法,然后白童又平安回来,只说一点小事,大家都不介意了。

    毕竟,白童真要有什么问题,会有人找到学校,找到校长的。

    现在没人找,自然是没有问题。

    “这是小事吗?但老师,你作为班主任,意识也太薄弱了。虽然警察那边没有给什么说法,说不定,各种小偷小摸也有可能,只是考虑着还不够入刑,所以教育了事。你们不能因为警方没有追究,你们就跟着和稀泥。”秦冬梅很生气的说。

    校长打了哈哈,纠正着秦冬梅的说法:“秦馆长,这不是警察带的人,是武装部来找的人。”

    他当校长,当然了解,带走白童的是什么人。

    否则,随便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来将他学校的学生给带走,他这个校长,也太失职了。

    秦冬梅才不管,她道:“就算是武装部找的人,又怎么了?大家都是国家机关,由他们出面,很正常。总之,这种有污点的学生,你们不能这么轻易的包庇,一定要将她开除,否则,我会在报纸上抨击你们这种官僚作风。”

    她口口声声说别人官僚,可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什么问题。

    校长无奈。

    这开除一个学生,若不是有重大问题,岂是随便说一句话就可以开除的?

    这又不是自家的厨房,想放多少盐,就放多少盐的问题。

    要是别人随便一句话,要求开除一个学生,他就开除,他这校长,也是当到头了。

    但红扬听着这样的要求,也有些傻眼。

    以往,开家长会,她也跟秦冬梅这些沟通交流过,当时感觉吧,这个家长素质还是挺高的,平时很重视孩子的学习和思想。

    可现在,似乎,这是太过武断了。

    仅仅因为担心,别人有污点,怕带坏了她的孩子,就要求将别的学生开除?

    只是,当着校长的面,也轮不着但红扬出面说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