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5章 只会算计自家人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阳桂芝也跟着道:“可不,爸,这就是你的不对,你天天跟这明老头在一起,知道他家中这么有权势,你也应该跟我们说一声啊,害得我们枉作了一阵小人。”

    白培德瞪了两个媳妇一眼,道:“我也不知道他的来历。”

    张成慧在旁边,脸上堆着假笑,却是一声不吭。

    她可不相信老爷子的这句话。

    果不然,朱淑芬道:“这话你骗鬼啊,你要是不知道他的来历,你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他?”

    白培德心下烦燥,将手中的烟杆一甩:“你以为,个个都象你们这么精明能干?算计过去算计过来,除了算计自家人,还有什么本事?”

    这话,是将所有人都给骂了进去。

    毕竟,白建国白建军这两兄弟,可都是被媳妇挑得不合,至于对老幺白建设,更是各种不顺眼。

    白建国听着父亲连自己也骂了,有些不自在。

    当年,他作为家中的长子,也是被白培德寄予厚望的。

    白培德让他去省城读书,让他去省城增长见识,也要他在省城工作。

    无奈后来,白培德作为资本家,被抓去批斗劳改,家中少了顶梁柱。

    而白建国的母亲林云就是鼠目寸光,只看着她带着孩子苦,非要在省城读书的白建国回来做农活挣工分。

    那时候,白建国在学校,也谈了一个同样读书的女同学,爱得死去活来,结果楞生生的被母亲逼着回这儿做农活挣工分,还谈了朱淑芬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村妇当媳妇。

    白建国当时也抗争过,他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份子,爱的就是有着共同语言的女同学,回来娶这么一个五大三粗的村妇,肯定不乐意。

    奈何林云当时就是看中了朱淑芬,感觉她能种庄稼,能挣工分,一苦二闹三上吊,非逼着白建国娶了这么一个粗鄙的村妇。

    朱淑芬一进门,就立刻翻脸,不仅不帮着带一家老少过日子,反而闹着分家,将家中值钱一点的东西,全给收了过去,让下面的白建军跟白建设小小年纪,吃了不小苦头。

    所以,白培德后来,从西山农场给放回来,看着大儿子娶了这么一个粗鄙不堪不识大体的媳妇,心中也是极度反感。

    奈何白建国不结婚也已经结婚,连孩子白利民也有了,白培德只好作罢,由得他们去。

    为此,白建国再怨,也只能怨母亲林云,可也不敢怨白培德半句不好。

    毕竟,白培德当年,可是不顾一切阻挠,都要坚持送他去省城读书的。至少他后来的命运,白培德数落他的话就是:“你作为家中的长子,作为一个大男人,我这么供你读书,连自己的一点决断都没有,还能成什么大器?”

    这话,彻底将白建国击得无话可答。

    想想,确实是他自己没有硬骨,没有白培德的这种骨气,妥协了母亲林云的安排,妥协了命运,最终,只能在这地方,当了一个大队会计。

    幸好,他还当了这儿的一个会计,否则,他更是心里不平衡。

    现在,见得父亲发怒,他起身,瞪着朱淑芬一眼:“你在这儿闲得很,还不回去生火煮饭?”

    朱淑芬还硬着头皮,不打算走,白建国怒了,作势要打朱淑芬。

    白培德难得看他们在自己的面前打架,直接道:“你们要打架,出去打,别在我这儿,打烂了坛坛缸缸,又要拿钱买。”

    朱淑芬气哼哼道:“你现在还知道这些东西要钱买?那送上门来的发财机会,你自己不抓住,随便找明家的人,要点什么不好?”

    心下骂着,可也知道,于事无济,人家明老头已经被接走了,以后,说不定再也不会见着了。

    大家可惜的,只是白白失去了这个机会。

    不仅是白家的人可惜,整个蔬菜队的人,都替白培德可惜。

    不过想想,白培德做过的糊涂事,也不是这么一桩了,大家茶余饭后摆一阵龙门阵,也就事情渐渐的平息下去。

    队里的风波平息下去,可白童,却是感觉到了来自同学们的各种异样。

    她在上课的时候,被两个当兵的来教室直接叫走,这可是没多久,就传遍了整个年级。

    她们初三这个年级的所有人,都知道,白童被两个当兵的带走了。

    偏偏,校长也没有说什么。

    倒是班主任但红扬,第二天问了白童一句:“白童,昨天那两个当兵的找你什么事?”

    白童无奈的抽抽嘴角。

    她能说,这么一本正经严肃的在课堂上公然将她带走,就是为了回去跟明爷爷做怪味葫豆吗?

    这理由,太过鬼扯。

    何况,真要提起这事,又要牵扯着,为什么明爷爷会在她们家的事,为什么武装部的人要找来这事。

    她努力轻描淡写:“没什么,就是问我一点小事罢了。”

    但红扬点点头,同意了这个解释。

    她教了白童三年,不多不少对白童是了解一些的。

    知道这个学生,平时安静沉默,不多言不多语的,她不可能是去惹事生非的主。

    真要惹事生非了,校长早就找她谈话了。

    白童回了教室,同学们也好奇的打听,究竟什么事。

    白童用着刚才的借口,就说只是一点小事,避过这个话题。

    她极为淡定,可余莉莉,不淡定了。

    她私下跟项红道:“项红,你说,白童真的没事吗?没事会两个当兵的来找吗?”

    项红因为上次的事,对白童心下早就不舒服,轻声回答道:“这说不好,不过,我们还是不要随便说了。省得一说,又成了我们眼红她嫉妒她。”

    这越是不说,余莉莉心中越是不舒服。

    晚上回家的时候,余莉莉将这事,跟她的妈妈秦冬梅说了。

    秦冬梅在县文化馆工作,还担任的是副馆长职务,平时也是一个能说会道自诩有文化有知识有见解的女人。

    “你说,你们班上的同学,居然被警察带走了?”她问。

    “对啊,上课的时候,直接来了两个警察,黑着脸,强行将白童带走。”余莉莉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