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38章 你来替我们评评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上晚自习回家的时候,白童从北门口经过。

    现在,经过这儿,她已经不再害怕。

    有了路灯,身后不远处有王国进,前两天,还有部队在这儿训练。

    潜藏在心里两世的阴影,不知不觉中被消去。

    只是,从路灯亮起的那一天起,蓝胤带着他的那只小部队就没有在这儿训练了,白童心中有些小小的失落。

    虽然她跟蓝胤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可听着蓝胤那铿锵有力令人听着都忍不住热血沸腾的口号声,她也会小小的激动一把。

    第二天周末,白童记挂着爷爷酒壶中的酒,差不多快完了。

    她翻出自己好不容易攒下的一些零用钱,提了酒壶,去小酒坊给爷爷打酒。

    子欲养而亲不在,经过上一世的悲痛,白童只想在爷爷有生之年,好好孝敬爷爷。

    拎着酒壶回去,隔得老远,就听得黄桷树下传来一阵吵闹声:“你还要不要脸?居然悔棋?”

    “我悔一次棋就叫不要脸?”

    “对,下棋不悔真君子,你悔棋,当然是不要脸。”

    “那你上次,不是一样悔了的?我没说你不要脸?”

    “我就悔过一次,你已经连着悔过两次了……”

    白童看见她的爷爷跟明爷爷在黄桷树下的石桌子边,叉腰争得个脸红耳赤。

    白童心下看着好笑又好气,这下个棋,居然这么脸红脖子粗了?

    “爷爷。”白童快步走过去。

    白培德见得白童来了,拉着白童的手道:“童童,你来得正好,替爷爷评评理。有他这样的人吗?居然悔棋。”

    白童还没说什么,明爷爷已经不高兴了,将棋往棋盘上一搁:“她是你孙女,她帮着你是正常的,我也要找我孙女去,我孙女也会帮我评理。”

    白童无奈的看着自己爷爷,眼神瞅了明爷爷一眼,又指指自己的脑袋。

    这意思,很明了,就是问爷爷,明爷爷的脑子,有不有清醒。

    白培德叹气:“感觉他跟我下象棋什么的,脑子倒是清醒得很,可别的,一提起,依旧是糊涂着。除了找孙女,别的什么也不记得。”

    这一提,旁边的明爷爷倒象提起伤心事,老泪纵横:“我的孙女啊,爷爷没本事,居然将你搞丢了,这么多年,爷爷都没找着你啊。”

    见他哭得伤心,白童没办法,只好哄着他:“明爷爷,不哭啊,刚才我爷爷还说你下棋很厉害的呢。”

    可明爷爷却是背过身,继续擦着眼泪。

    这果真是老小孩,越老越象小孩了。

    白童再度好脾气的哄着他:“明爷爷,你看,我给你们带什么来了?我可是刚刚去打的高粱酒哦,你不想喝喝?”

    这勉强,将明爷爷给哄住了。

    他住了哭,道:“光有酒不行,得有下酒菜。”

    “好,我给你们准备下酒菜。”白童说。

    “一定得有那个什么葫豆,酥酥脆脆,又辣又麻又甜的,很好吃。”明爷爷继续提着要求。

    “好。”白童再度应了一声。

    答应了这话,她才将石桌上的象棋,给两老收起,扶着两老回去。

    白培德看着白童,也有些奇怪自己的小孙女。

    他的小孙女脾气好,老实本份,这一些,他是一惯知晓,可刚才,看着白童耐着性子愿意哄着明老头,他才感觉,似乎他这去省城半年回来,白童可是变了许多。

    以前的白童,心眼实在,但就是有些木讷嘴笨,哪会这么哄着别人开心高兴。

    他哪会知晓,白童在明老的身上,是仿佛看见上一世的他。

    几人回到白培德的老屋,白童去取下酒菜,柜子中一看,呵,两老还真能吃,明明前几天,她记得还有一大包的花生米和怪味葫豆,现在都没有了。

    “乖孙女,跟我再做怪味葫豆吃吃呗。那怪味葫豆下酒,爽得很。”明爷爷跟着白培德一样叫着她,嚷着要吃怪味葫豆。

    白童的大伯妈朱淑芬此刻刚刚走进来。

    大伯妈朱淑芬是个肥肥胖胖的五十出头的村妇,一看就是有些劳力的人。

    见得明老头这个来厉不明的老头依旧还在这儿,身上穿的还是老爷子白培德的中山服,还要白童做什么给他吃,顿时有种火冒三丈的感觉。

    这是真的赖在这儿骗吃骗喝?

    朱淑芬上前,直接就叉腰问道:“喂,老头,我问你,你家究竟是哪儿的人?你还不回去?故意装作不知晓住哪儿,好在这儿混吃混喝?”

    白培德听着这话,顿时脸一板:“人家住哪儿,关你什么事?他吃你的了?喝你的了?由得你在这儿指手划脚。”

    朱淑芬不岔的道:“你有钱给外人吃吃喝喝,怎么不管管你的孙子的事?现在你孙子要买车,都还差钱,你不帮一把?”

    她今天来,就是想找白培德说说,想白培德给点钱,给她的大儿子买个小货车。

    谁让老爷子每个月都有一笔不小的退休工资,而且每个月,都有不少的劳保品,医药费什么的,也全是单位报销。

    白培德听着这话,冷笑起来:“你记到,当初嚷着要分家的可是你,这家,早就分了一二十年,我凭什么,还要来管他买不买车的事?”

    “凭什么不来要?白利民不是你的孙子?你凭什么稀奇白童,就不管白利民?”朱淑芬撒泼:“大家都知道你偏袒老幺,你的班,让老幺顶了就算了,你的一点工资,顾着白童也就算了,现在,连外人都可以来家中混吃混喝,白利民当着你的孙子,你居然不管他?”

    这一说,白培德更是冷笑不停:“你这会儿来说白利民是我孙子了?当年,我才从西山农场放出来,是你教他堵着门,不许我进你家的门吧?他现在,也快结婚了吧?他这二十多岁了,你平时教着他,什么都不管我们,我这个当爷爷的,没抽过他一根烟,也没喝过他一口酒,现在要我出钱买车的时候,就记得是我孙子了?”

    朱淑芬纯粹是听不进这些话,挥着肥胖的大手,道:“不就是要抽烟吗?喝酒是吧?我让白利民现在就去给你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