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37章 有证据就拿出来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再度追问了项红一句:“你说白童是抄袭的,你有证据吗?”

    只要有证据,她绝不护短。

    从来没被老师批评过的项红,现在被但老师这么追问了两句,她眼眶一红,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哭了起来。

    这一下,全班同学都看好戏一样的看着。

    说是小女生,小学时候被老师批评了哭一下鼻子好理解,这都初三了,被老师问一下,还当众哭鼻子,那就够丢人了。

    但红扬看着这一幕,心下更烦燥了。

    她很想拍桌子,说,哭,哭什么哭?有证据,就亮证据。

    又是陈劲松站起来说:“但老师,项红根本没有证据,她上周就说过的,她没有证据。但就是因为白童的作文写得好,所以,她怀疑白童是抄袭的。只要这一次的作文课成绩出来,就能知道真假。”

    但红扬正在气头上。

    对于一惯乖乖学生代表的项红,人家女孩子不好再狠着脸批评,但批评陈劲松这样成绩不好又捣事的调皮学生,但红扬就没这么客气了。

    她冲着陈劲松道:“不需要你多嘴说这么多,自己去办公室罚站,晚点我再来批评你。”

    陈劲松一副无所谓的态度,离开座位,去了办公室。

    但红扬看了一眼依旧还在小声哭的项红,还是将声音放低了一点:“项红,你先回位置。”

    项红抽噎着,回到她的位置上,往桌上一趴,将整个头都埋在了桌子上。

    但红扬感觉,趁着今天这个事,有必要跟大家谈一谈。

    她道:“你们之间发生的这件事,我一点也不知情,没有同学来告诉我。”

    “我想说,抄袭,是一件很耻辱的事,哪怕大家的成绩差一点,只要是大家努力了的结果,我都不会批评大家。但对于抄袭,这已经是人品的问题。”

    白童听着这话,有些不安的抬头看向老师。

    同学们都怀疑她是抄袭,会不会,老师听见刚才那番话,也怀疑自己是抄的?

    但红扬的视线,从全班缓缓掠过:“抄袭可耻,但是,造谣,也是同样可耻。不能因为同学学习进步了,成绩打眼了,就随意怀疑别人的成绩,否定别人的努力成果。凡事,要讲证据,没有证据就是污陷别人,这是更值得批评的。”

    说到这儿,她的视线,落在了项红的身上。

    虽然不是点名批评,但这跟点名批评的效果,是一样的。

    全班同学都大声不敢出,知道老师真的生气了。

    “大家初三了,都随时要有一种保持学习的冲劲,不要因为初一初二自己的成绩不错,就沾沾自喜,以为这位置很稳当了。毕竟,事事皆有可能,否则,奇迹就不可能产生。特别是以后你们升入高中,你们会发现,可能以往你们没看在眼中的留级生,都能以坐火箭的速度,蹭蹭蹭的超过你们,甩掉你们。你们得自己有危机感才行。这一次白童的事情,希望你们敲一下警钟,不能因为白童表现优秀了,就这样的抵毁她。”

    说到这儿,她望向白童:“白童。”

    被点名的白童,诚惶诚恐的站了起来。

    但红扬道:“把你的书包打开,将书些拿出来。”

    这话,有些无头无脑,白童有些不知所措,倒是旁边的同学,立刻将她的帆布书包翻出来,将那些书全部堆了出来。

    “哇。”刚才还鸦雀无声的教室,又是一声惊叹。

    大家分明看见,白童的书包中,除了学校的书籍外,还格外多了好多的参考资料书,语文的、数学的、英语的、作文的……

    但红扬道:“大家也看见了吧?白童,一直在班上,作为一个不声不响的人物,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她,包括我,也是这段时间,才注意到她的。她沉默安静,但一直在努力学习。现在,她的努力,渐渐有了回报。大家应该向她学习,争取拿个漂亮的成绩出来,让人耳目一新,而不能停留在以往的老印象中,感觉差生就是差生,一辈子就是差生。”

    这番话,说得激越,却又是那么的充满鼓励,白童的双眼,不知不觉中,湿润起来。

    老师肯定了她,她这段时间的努力,老师都是悄无声息的看在眼中的。

    同学们也拍起手掌,热烈的替白童鼓着掌:“白童好棒。我们要向你学习。”

    白童擦了擦润湿的双眼,才道:“谢谢大家,我会努力,也希望大家都一起努力。”

    “坐下。”但红扬伸手,示意白童坐下后,又道:“本来,我今天准备好了教案,是让大家写景的作文。但经过刚才这些事,我想,可能大家都静不下心来写作。所以,今天的作文,就以刚才的事情为例,大家好好反省,写一篇作文给我,不管散文也好,议论文也好,题材不限。”

    交待完这些,看看,一堂课的时间差不多了,但红扬对着趴在桌上,依旧在嘤嘤啜泣的项红道:“项红,跟我来办公室。”

    至于但红扬将项红叫到办公室怎么批评的,大家都不知晓。

    直到两堂课后,项红才红着眼睛回来。

    平时跟她交好的余莉莉,约着项红一起上厕所,就一路在花园那儿安慰着她。

    “项红,你别哭了,今天这事,我们知道你很冤枉,全怪陈劲松,没事就挑些事出来。”余莉莉将责任,全怪在陈劲松的身上。

    要是没有陈劲松挑事,就不会发生这么多的事。

    项红摇摇头,道:“我没事。”

    经过老师批评后,她不管真的认识到错误,还是假的认识到错误,反正现在她的态度得端正。

    “老师说得对,我们要有危机感,不能以前成绩好,就以为成绩也会好,就象白童,不声不响的追了上来。现在,她的作文追上来了,下一次,可能就是超过你了。”项红说。

    这么一说,余莉莉徒地升起了几许的危机感。

    白童要超过她了吗?

    余莉莉作为班上的文娱委员,性格开朗外向,唱歌跳舞处处都有她,再加上平时上课爱积极举手回答问题,很耀眼的一种存在,也就给人一种她成绩很不错的错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