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36章 送去全校广播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但老师此刻开心的神情,根本不象在说谎。

    要是白童写得不好,那不是应该生气吗?

    作为愣头青的代表,李伟当众开口:“但老师,白童的作文很好吗?那怎么没听见你当范文念,现在,连作文本都没看见?”

    他这话,是问出了白童的心声,也问出全班同学的心声。

    平时大家都讨厌李伟,感觉他说话完全不分场合地方,不顾及别人的想法。

    但此刻,大家奇迹般的不讨厌他,感觉他代表自己问出了这话。

    白童作为当事人,她比所有人,都更在意这事。

    她也一脸紧张不安的,看向讲堂上的但红扬。

    但红扬微笑着,再度伸手,示意大家少安毋躁。

    “白童的作文,这一次,确实写得很好。”但红扬说。

    白童吊着的心,随着但红扬的这句话,落回了心口。

    但老师能说作文写得很好,那一定是真的好,当老师的,不可能来这些上开玩笑。

    相比白童的放下心,项红,心却提了起来。

    白童的作文,真的写得很好?

    不止一次写得好?

    “那但老师,白童的作文本呢?”项红不甘心的问出声。

    “这一次白童的作文,不仅是我一人看着好,办公室的其它语文老师,都感觉不错。所以,年级主任已经将白童的作文本,拿去学校广播站了,会广播播放,让全年级的学生,都参考一下。”

    但红扬不慌不忙的说出结果。

    这结果一出,全班都激动了。

    “哇?白童这么厉害,全年级的老师都说她写得好?”

    “居然要全校广播?这是让大家都学习的节奏?”

    “这意思,我们班终于有人上广播站了?”

    毕竟整个三班的成绩,在全年级的评比中,都算是处于下游水平,什么事,都是别的班出风头当代表。

    现在,班上有同学的作文,居然能压下其它班,拿去广播站播报,这真的是大快人心。

    但红扬心情不错,所以,现在全班同学这么激动,她也没有说什么。

    “白童好厉害。”

    “这真是给我们班争光了。”

    同学们继续夸着。

    早前一心还想看白童笑话的项红,听着这些话,简直是刺耳极了。

    她不由拿出她语文科代表的威风,冲着全班大吼了一声:“别闹了,专心听讲。”

    她这么一吼,全班同学都噤声。

    偏偏有个同学,刚才的话,才说到一半,没有及时的闭嘴,后半截话,就这么清清楚楚的传了过来:“这下不可能再说白童是抄袭的吧?”

    本来,她只是在跟旁边的同桌说,声音并不是很大。

    可刚才,项红大吼一声,让全班同学闭了嘴。

    有全班同学的安静作衬托,这同学的声音,虽然不大,也足以让全班同学给听清了。

    她说完后,还后知后觉的看了一下左右,怎么大家都盯着她。

    这话,但红扬也听见了。

    她不由蹙起了眉:“你站起来,刚才在说什么?”

    那个无意间成为众矢之箭的同学站了起来,苦着脸道:“我没有说什么。”

    但红扬瞪了眼,这是欺负她耳聋眼花,没听见刚才说什么了?

    “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否则,就自己站到后面去上完两堂作文课。”但红扬说。

    这么一说,那同学立刻就焉了。

    偏偏陈劲松这个好事学渣大声道:“老师,我告诉你嘛,他刚才说的是,白童是抄袭的。”

    他声音又大又洪亮,这是所有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话一出,但红扬的脸色都变了。

    抄袭这事,可不算小的罪名。

    考试考得差不重要,要是弄出抄袭这种事,这比零分还让人丢脸。

    被陈劲松一告状,那个同学立刻认怂,指着项红道:“老师,这不是我说的,这是项红说的。”

    但红扬将黑板擦往讲台上一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都不哼声,只看着项红站在那儿,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

    又是陈劲松这个学渣,站起来洋洋自得的道:“但老师,我清楚。上一次白童的作文得了你的表扬,贴在后面的黑板上,项红就眼红别人,说白童的作文是抄的。甚至还说,虽然她没有证据,但是,只要这一次白童的作文要是写不好,就能证实白童是抄的。”

    他洋洋得意的打着小报告,全然不管项红那涨得象猪肝色的脸。

    他成绩差,又捣事,平时受够了这些所谓成绩好的学生的白眼,现在,有机会整一下项红,他当然不肯放过这个好机会。

    但红扬紧紧盯着项红,声音不由严厉起来:“真的是这样的?”

    “我没有……”项红本能的就想抵赖。

    “有。”陈劲松继续煽风点火:“当时班长还带头给她们打了赌的,要是这次白童的作文写得不好,就彻底证实白童抄袭这个事。刚才全班同学,都是等着看白童的作文呢。”

    他这是不仅要将项红给告了,连刘磊这个当班长的也一齐给告了。

    刘磊气哼哼的瞪了陈劲松一眼,偏偏陈劲松毫无自知之明的,得意的笑了,对这一眼,根本不在意。

    但红扬努力压抑住自己的火气,质问项红:“你真的是说白童是抄袭的吗?你有证据吗?”

    作为乖乖学生代表,项红什么时候被老师这么质问过,她涨红着脸站在那儿,此刻恨不得地上有道缝,她好钻进去。

    但红扬心下烦燥。

    她带了这个班三年,同学们是哪样的个性,她当然是清楚。

    白童的作文,她也差不多批改了三年,以往,白童的作文,都不算差,只是,不如项红这样顶尖而已。

    但白童的文风,渐渐的形成,她是清楚的,包括白童在作文中,经常“的”“地”“得”这几个词分辨不清,她都还要时刻帮白童纠正。

    同样上一次的作文,白童也是范了这么一点错误,但红扬依旧批注出来的。

    现在,被说抄袭,但红扬作为语文课老师,当然,得弄清楚真相。

    她努力要做到公正,即不包庇抄袭的,但也不能无凭无据就指认白童是抄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