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35章 担心扣上抄袭的帽子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转天周五,下午又是作文课。

    平时,全班同学都很讨厌作文课,可今天,大部分同学,都是极度的期待。

    大家可都还记得上一次,关于项红跟白童打赌的事。

    大部分同学,都是带着吃瓜群众的心理,毕竟白童,在班上以往是不言不语,固然不讨喜,但也没有招惹过谁,对谁也构不成威胁。

    人不招嫉是庸材。

    以往的白童,就是个庸材,成绩不杂样,长相不杂样,性格不杂样,就是可有可无的存在,没人会来刻意针对她。

    可现在,她的作文被但红扬这么一点评,她一下就成了大家关注的对象。

    但关注的,就是她是不是真的如项红所说那样,她的作文,是抄的。

    项红同样期待着这次的结果。

    她不信,白童的作文,真的写得有这么好。

    要是这一次的作文,白童发挥不好,这就证明,上一次,白童肯定是抄袭的。

    白童坐在那儿,心下也有点担忧。

    她没抄袭,她能肯定。

    但作文这个东西,真的不好说。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一个作文好不好,都是见仁见智的问题。

    或者,在这个人的眼中,可以评价是返璞归真,于方寸之中见天地,在另一个人的眼中,就是平淡无奇,在些细枝末叶上费笔墨。

    这次的作文,她是用心写了的,她自己是很满意,甚至比上一篇更满意。

    但她不能保证,让但红扬也满意。

    要是但红扬不满意,给的分不高,那自己会被扣上“抄袭”的帽子的。

    白童坐在那儿,素洁的小脸上,透着紧张不安。

    坐在二排位置上的项红,不时偷偷回头,打量着白童。

    见得白童有些紧张,一幅努力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项红心里就哧笑。

    哼,抄袭狗,抄了别人的作文,现在怕了?

    她甚至拿胳膊捅了捅旁边的同学:“你看看白童,她好紧张。要是心中没鬼才怪。”

    旁边的同学看了一眼,道:“看上去,很象的。

    得到认同的项红,心下更得意了。

    她期盼作文课快些到,她要亲眼看着白童抄袭的事,被扒出来。

    在各种心态期盼中,作文课依时到来。

    但红扬站上讲台,按以往的惯例,先挑出她所认为的优秀作文当范文全班朗读。

    第一个拿出来的,就是项红的。

    作为语文科代表,她的语文成绩,一直是有目共睹,特别是作文,似乎每一次都有她,大家已经习以为常。

    读完了项红的作文后,但红扬又读了另外两个同学的作文。

    项红在下面,竖着耳朵听着。

    这两个同学不是白童,项红暗自舒了一口气。

    看样子,白童没有上。至少前三名中,没有白童。

    项红这样想着,又不由带着几许挑衅的眼神,回头看了一下白童。

    白童一边专心听着别人的范文,心下跟自己的作文作着比较,对项红挑衅的眼神一点也没有注意到。

    “好了,项红,将这些作文本发下去给同学们。”但红扬念了三篇作文后,掐着时间点,还要将后面的内容。

    项红起身,就开始按着要求,发作文本。

    她现在,就想看看白童的作文。

    她倒要看看,上一次,白童得到高分,这一次,她能得多少分。

    带着几许的私心,项红就开始翻着作文本,要偷看白童的分数。

    要是白童得了一个低分,她就可以正式向着全班同学宣布,白童这个抄袭狗的可耻行径。

    李伟这个楞头青,跟着在一边急声催问:“项红,看到白童的分数没有?她的作文得了几分。”

    项红瞪了李伟一眼,嫌他话多。

    其实她何尝不是一样,很急于想看到白童得了多少分。

    “我来帮你。”陈劲松不客气的站起来,振振有词的对但红扬道:“我这不是搞事,我是帮同学发作业本。”

    本就是学渣般的人物,偏又还捣事,但红扬看着这样的学生,也是无语。

    随着一本本的作文本发下去,依旧还没有看着白童的本子。

    那些领了作文本的同学,也在私下议论:“看样子,这次但老师都没有提白童的作文,肯定白童的作文写得不好吧。”

    “难道项红说的是真的,白童上次的作文,是抄的?”

    “一会儿看看白童的作文分数,就知道了啊。”

    “那要是白童的作文分数是八十多分,这算好还是算不好?算抄没抄?”有同学依旧在问。

    这些话,白童在下面,当然听见了一两句。

    她紧紧的掐紧手掌,心也慢慢的往下沉。

    她也看见了,项红的作文分,是九十二分。

    九十二分,就当作第一篇范文来念,那自己,大概也只能得八十多分吧。

    八十多分,同学们会不会就因此认定自己是抄袭了?

    看着项红手上的作文本越来越少,白童的心都提了起来。

    但愿,分数别太低,要不,她会被扣上抄袭的帽子的。

    李伟接到了自己的作文本,根本不关心自己的分数。

    他现在,就关心白童的分数。

    等项红手上的作文本发完,李伟一下就嚷了起来:“怎么没有白童的作文本?”

    这话,不仅是他一人纳闷,项红也纳闷,全班同学等着看好戏的人都纳闷。

    这作文本都发完了,都没有看见白童的作文本,那就不知道她得了多少分。

    大家还等着看结果呢。

    刚才下面的窍窍私语,但红扬没有听见。

    但现在李伟嚷得这么大声,但红扬听见了。

    同学们也纳闷出声:“对啊,怎么没有白童的作文本。”

    但红扬伸手,作了一个安静的动作,示意大家别闹。

    她的脸上,带着几许开心的笑意:“大家都在奇怪白童的作文?难道大家都知道,这一次白童的作文写得很好?”

    她要是知道,大家好奇白童的作文,只是因为一个赌注,她估计会气吹。

    “白童作文写得很好?”大家听见了这个重点。

    项红听着这话,心下一阵阵发紧。

    什么意思?

    但老师说,这一次白童的作文写得很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