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24章 质疑她的作文是抄的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还好,但红扬点评完了她的习作,立刻就开始讲下面的作文课。

    直到两堂作文课下了,但红扬还没离开教室,那些同学立刻围过来,对白童道:“白童,把你的作文再拿来我们看看啊,刚才老师念得太快,我还没有听得清楚。”

    “对,我也要看,白童,你突然作文写得这么好,有不有什么决窍,跟我们说说。”

    “我先看,我先看。我先过来的。”

    但红扬在讲台上,看着这一切,笑了笑,对大家道:“既然大家都这么对白童的这个作文有兴趣,那白童,你将你的作文,贴到后面的黑板报上去,这样,大家都可以下课了的时候,去观摩借鉴。”

    “好的,但老师。”白童应了一声。

    旁边已经有同学,拿了胶水过来,大家一起动手,很快就将白童的作文,给贴在后面的黑板报上了。

    平时,这黑板报,一直是学习委员他们承包了的事,都是她们摘抄一些优秀的小文章写上去。

    现在,突然白童的作文,就这么不伦不类的贴了上去,学习委员有些不舒服。

    可再不舒服,也没说什么。

    最最不舒服的,是语文课代表项红了。

    一直以来,都是她的作文,作为范文被全班评讲。

    可现在,是白童顶了她的风头,甚至还直接贴上墙了,让大家观摩借鉴。

    关键是,白童除了这作文写得好,那一手娟秀的钢笔字,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都说性格外向活泼的人,写的字就容易马虎潦草,性格内向的人,字到容易写得娟秀漂亮。

    白童前世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一手钢笔字,是写得很漂亮。

    可惜平时,她的成绩,在班上不温不火,大家的目光,一直都是盯着分数,没人注意过她的字迹。

    现在,这作文纸一贴上后面的黑板报上,有着那些学习委员的字在旁边作映衬,高下立刻就比了出来。

    “想不到,白童不光作文写得好,连钢笔字,也同样这么漂亮,看着都象印刷体,这卷面这么整洁,不看内容都想给高分。”

    “对,何况,她的作文本来就写得挺好,总比我们天天写扶老奶奶过马路新颖多了。”

    语文课代表听着后面同学们肆无忌惮的评价,别扭死了。

    白童的作文真的写得有这么好吧?

    项红甚至气呼呼的想,平时也没见着白童是个读书怎么用功的人,成绩也不出众,凭什么,能写出这么好的作文,还得了九十八的高分?

    “喂,项红,感觉白童写得比你好啊。”偏偏有些愣头青的同学,跑过来当着项红的面说。

    刘磊作为班长,自然是跟平时成绩好的学生一派,当即就帮腔项红,对那个愣头青的同学道:“你没听说过,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吗?这写作文,就是各花入各眼。有人爱苏东坡的豪迈,有人爱李清照的婉约,难道就能说,苏东坡就一定比李清照厉害?”

    作为学霸班长,说话的水平自然不一样,可那个有些愣头青的李伟同学,依旧不服气的道:“可我们没看见项红今天的作文啊,要不,把项红今天的作文拿出来比比,谁厉害不就知道了吗?”

    项红本来心下就不舒服,再被李伟一再要求着比比,更是火大了,说话语气也冲了起来:“有什么好比的。我的水平,一直在这儿,倒是有些人,突然之间作文写得这么好,倒真让人意外。”

    其实白童的作文水平不差,只是没有达到次次就第一的份,再加上她平时木讷内向沉默寡言的个性,令人不怎么注意到她而已。

    这一下突然被但红扬这么一表扬,她就成了脱颖而出的人物代表,项红有这么大的反应,完全正常。

    偏偏有些同学,听着后面半截话:“真让人意外?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白童写的这个,不好吗?”

    “我可没说她写得不好。只不过,以前没感觉她写得好,这突然间写得这么好,这进步太大,当然令人奇怪。”项红说。

    “嗯,是有些奇怪。”学习委员在旁边跟了一句:“平时不好,突然就好了,这中间,总有原因的。”

    班上最差的差生陈劲松,听着这话,直接怪叫起来:“你们不就是想说,白童的作文是抄的吧。反正你们这些成绩好的,都是这个德性,只要谁考好了一点,就怀疑别人是作弊的。”

    项红立刻就红了脸:“我有在说白童的作文是抄的吗?”

    虽然她没明说,白童的作文是抄的,可经过陈劲松那挑破的话,大家还是不由相信了这样的话。

    白童突然之间,作文写得这么好,真的是抄的?

    白童听着这话,哭笑不得。

    这写作,一半是靠天赋,另一半,就是靠着人生阅历。

    没看许多大文豪,写的都是人生百态,洞悉世事揭露人性?

    没有人生阅历,怎么能洞悉世事揭露人性?

    自己,不过是多活了一世,多了些阅历,将这些阅历,写了出来罢了,怎么就成了抄的了?

    张小渝平时跟白童关系不错,就出面维护着白童:“你们说白童是抄的,那你们倒是说说,白童是抄的谁的啊?总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冤枉人吧。”

    话已经挑破,项红也不再支支唔唔,她道:“全国有这么多的杂志,发表的作文有那么多,我怎么知晓,她抄的是哪一篇?我又不可能将所有的杂志给看完。”

    这是造谣一张嘴,劈谣的跑断腿。

    张小渝急了,她摇着白童的胳膊,连声道:“白童,你不要怕,你告诉她们,这作文,就是你写的,根本不是抄的。”

    白童很感激的看了张小渝一眼。

    她们都属于典型的在班上没什么存在感的人物,张小渝肯站在她这边维护她,她当然感动。

    但现在,她作为当事人,她倒是全班中最淡定的一个。

    她淡淡道:“清者自清,总不能别人随便编造我一点坏话,我就得努力去证明。何况,项红也没有证据,能证明我是抄袭对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