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23章 大晚上出现的队伍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好,同学,请问一下,你们班的王国进呢?”白童拦住一个四班的同学问话。

    “他刚才已经走了。”后面一个过路的同学,懒洋洋的答了一句。

    “走了?”白童一惊,甚至来不及道谢,立刻背着书包就往外面追。

    校门口,此刻蜂涌而出下晚自习的学生太多,白童个子娇小,也挤不出去,只能随着大流,慢慢的往前走。

    等终于从人流中挤出来,白童赶紧撒开腿,向着前面追。

    她得快些追上前面的王国进,就算王国进再给她几个白眼,她都接受。

    比起象上辈子那样出意外,接受王国进的几个白眼,完全。

    可白童一路追赶,都没有看见王国进的身影。

    不知不觉,她已经又快走到北门口那个位置。

    那个位置,一直是白童心中巨大的阴影。

    哪怕昨晚蓝胤陪她走了一程,并不能抵挡来自上一世残留那么久的阴影。白童不由放慢脚步,再度摸了摸书包中的那截小木棍。

    这小木棍,作用并不大,也就是给白童壮壮胆而已。

    白童拿着木棍,慢慢往前走。

    耳中,隐约听见口号声,似乎又象有无数的跑步声。

    白童竟有些疑心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可是,这声音,越来越响亮,伴随着有节奏的一致的脚步声:“一二一,一二一……”

    似乎,有部队在这儿跑步训练?

    白童向着北门口那儿再度望了一眼,果真,那儿,有十几二十人,正沿着那一坡的梯坎跑着步。

    白童好意外好意外。

    不管是上一世也好,这一世也好,从来都没听说过,有部队在这儿训练过的,而且还是晚上在这儿训练。

    可现在,白童顾不上想这么多。

    这儿都有这么多的人,有这么多的兵哥哥,哪怕依旧黑灯瞎火,可白童一点也不怕了。

    她赶紧快步向前走,在经过那群训练的官兵时候,她甚至还好奇的张望了一眼。

    这一眼,她看清楚了,那带头喊着口号指挥着全队人员跑步的,不正是蓝胤?

    他跟那些兵一样,穿着白色的棉质背心,下身是宽松的迷彩裤,带头跑在前面,喊着口号。

    他的身姿矫健,现在又仅仅穿着白色的棉质背心,那健硕的身材,更是好到爆。

    此刻,他目不斜视的训练着他的这一支队伍,对过往的行人,根本不多看一眼。

    人家在执行公事,白童也不好意思现在跟他打招呼。

    她背着书包,一溜小跑的快点往家走。

    甚至隔了老远,她都还能听见蓝胤那铿锵有力中气十足的口号声,仿佛能撕裂这穹苍下的一切黑暗。

    白童就这么一路连跑带蹦的回了家。

    此刻已经晚上十点,白童身上,却是满满的充斥着力量。

    军人要保家卫国,这么晚的时候,都在拉练长跑,她一个学生,自然应该好好学习。

    开着灯,白童继续在灯下复习。

    张成慧半夜起来上厕所,见得白童房间的灯还亮着,以为白童是忘记了关灯,敲了敲白童的房间门:“白童,把灯关了。”

    白童在房间里漫声回答:“好,我将这一页书复习好了就关灯睡。”

    张成慧心下嘀咕着,这大晚上的,这么晚了,还复习什么?再复习,也就这个样。

    第二天,白童起床,自己准备了两个烤玉米棒子,就出门。

    一出门,好恰不恰,看着王国进从门前经过,白童立刻追上去,询问一声:“王国进,你早。吃了早饭没有?我这有玉米棒子,给你一个吧。”

    “哼……”王国进鼻腔中哼了一声,对于白童的示好,完全无视。

    他背着书包,照例一溜烟的跑开了。

    白童无语。

    看样子,要跟王国进搞好关系,让王国进愿意跟她一块儿下晚自习,还不是一两句话的问题。

    白童依旧只能自己背着书包去上学。

    今天周末,有两堂作文课。

    语文课代表项红抱着两叠厚厚的作文本进来,随后,但红扬跟着走了进来。

    但红扬是个年轻老师,家境不错,对衣着容貌比较讲究。

    现在,她就吹着当时很流行的“一片云”,就是额前的头海吹得又高又翘,象一片云,然后用摩丝发胶之类的,固定住。

    “今天,我们上作文课,现在,我先给大家念一篇作文范文。”但红扬说着,从那叠作文本中,抽了最上面的一本出来。

    “上一次,我们的作文要求,是写街头一景,大家大部分就写成公园一角广场一角,但这一篇作文,视线别出心裁,观点也令人耳目一新,很值得大家品鉴。”但红扬说完这些,就开始念那篇作文范文。

    白童在下面听着,却是惊奇的发现,这篇范文,是她写的作文。

    但红扬在上面,将范文念完,然后,将这范文,作了高度的表扬:“这篇作文,写得很真情实意,也紧扣了题目要求,中心思想明确,她同样是写街头一角,但是,她的视线,是停在街头那些残疾乞讨的人身上,不仅充分体现了对这些残疾人士的怜悯,更让人有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让我们对这些街头乞讨的人,有更多的了解与同情。”

    白童在下面,听得诚惶诚恐。

    她不过,就是对上一世被打断双腿双手,被迫在街头乞讨的事情有感而发,写了出来。

    可没料得,居然老师给的评价这么高。

    “这篇作文,我给了九十八分,全班最高分。白童,上来将你的作文本领下去。也希望大家努力向白童学习,虽然平进白童不声不响,但一直很踏实努力,现在,她就是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有了这么一篇惊艳的作文,希望大家向她看齐,努力在作文上求新求精。”但红扬看向白童。

    同学们也一齐望向白童,齐唰唰的鼓掌。

    白童站起身来,在全班同学的目光注视下,上台将作文本领了下来。

    一直都是在班上作为一个不怎么出众的小透明,都被无视惯了,突然被这么多人注视,白童还是有些窘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