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9章 生物课上的意外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只当没有听见这话,继续对白建设道:“爸,我不会有事的,在学校,我保证不去参加那些剧烈的体育活动就行了,课间时分,也不跟同学打闹,不会有事的。”

    见她这么坚持,白建设也点头同意:“好吧,你明天就去学校上学,记着跟老师说说你的情况,要是真的头晕得厉害,或者有什么不舒服的,也别硬扛着。”

    白童淡淡点头:“知道了,爸。”

    她当然会照顾好自己。

    身边有这个随即会拆自己台坑自己的后妈,她会打起十分精神,照顾好自己。

    她要求不多,只需要改变上一世悲惨的命运与结局,好好读书,争取让爸过上好生活。

    至于张成慧跟白巧巧母女俩,她们愿意真的安心跟爸好好过日子,最好,否则,她会照顾好他爸的未来。

    毕竟,再过几年,就有席卷全国的工人下岗大潮袭来,老实巴交的白建设,是躲不过被下岗的命运,而他所在的砂砖厂,没多久,也破产了。

    ****

    第二天早上六点,白童就早早的起床,捅开蜂窝煤炉子,给自己下面条吃。

    在七点二十的早读课前,她赶到学校。

    但红扬站在教室门口,见得白童过来读书,询问了一下白童伤势情况,就让她回她的位置去了。

    毕竟白童平时都是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学生,在她没来学校的这几天,老师同学都没有谁过多的关注她的事。

    “白童,你的卷子。”生物课代表走过来,将一张卷子放到了白童的面前。

    这还是前阵子考试的生物卷子。

    “不错嘛,白童,看不出,你对生物还挺懂的,居然考了九十四分。”生物课代表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

    白童平时的成绩,在班上就是这么不打眼,都是在七八十分左右徘徊,现在突然考了九十四,比他这个生物课代表还高两分,总会惹人意外。

    白童默默收下卷子,并不多话。

    这重活一世,她都比别人多活了二十几年,要是连点生物课上的东西都不懂,才真是白活一世了。

    一上午,就这么平平静静的过去了。

    下午的课程,就是一堂生物课,上课的老师是个略胖的中年妇女,叫陈汝辉,她留着齐耳的兰花头,昂首挺胸的走进来,开始上课。

    这种课程,同学们都有些不放在心上,许多调皮的同学,都开始在下面搞小动作。

    白童正在专心的整理着笔记,不知哪儿突然飞来一架纸飞机,直直的向着她的脑门飞来。

    这纸飞机,是纸做的,但飞机头,却都是尖尖的流线型模样。

    她的额上,可是有伤痕的,这才拆了线,要是被这纸飞机戳一下,肯定痛死。

    白童想也不想,立刻就伸手一抓,将纸飞机给攥在手中。

    正在黑板上书写的陈汝辉,刚好转过身来,恰好看见白童拿着纸飞机的样子。

    陈汝辉将备课本往讲台上重重一搁,踩着高跟鞋,得得得的几步,走到了白童的面前:“你,站起来。”

    白童默默的站了起来。

    陈汝辉又道:“现在都初三了,你们上课居然不认真听讲,站教室后面去去。”

    站教室后面角落,这是陈汝辉一惯喜欢惩罚人的手段。

    白童并没有乖乖的走到教室后面去站好。

    以往的她,内向沉默,从来不懂争取自己的权利,但现在,她不会了。

    她只是站在原地,平静的道:“陈老师,我在认真听讲。”

    “你……”陈汝辉板起了脸,这是公然跟她顶嘴?

    白童拿着纸飞机继续道:“初三了,我知道我们的时间不多,刚才我正在认真记老师的笔记,不知道谁飞了这么一个纸飞机过来,如果我不伸手抓住,这飞机,就要戳到我头上的伤口处。”

    她额上的齐刘海,全用橡皮筋扎了一个小辫子上去,那光突突的额头上,伤势自然是明显的。

    瞎子也能看得明白。

    要是因为这个理由惩罚白童,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陈汝辉心下拿不准实情了。

    不惩罚吧,又确实看见白童抓着纸飞机,惩罚吧,这带伤的孩子万一说惩罚出了什么问题又麻烦。

    陈汝辉念头一转,问白童:“好,既然你说你刚才在专心听讲,那刚才,我讲的什么内容?”

    “神经元跟内耳结构。”白童回答。

    “什么叫神经元?”陈汝辉紧紧追问。

    “神经元也叫神经细胞……”白童有条不紊的回答。

    “人的听觉是怎么形成的?”陈汝辉又问。

    白童答:“外界的声波经过外耳道……”

    两人快速的一问一答,陈汝辉努力想考倒这个学生,好证明,白童确实上课没有专心听讲。

    可每一个问题,白童都一字不漏的照着背了下来,连陈汝辉听着,都暗暗称奇。

    她怎么从来不知道,这班上,还有一个生物课学得这么厉害的学生?

    “泌尿系统由哪几部份组成?”陈汝辉又问。

    只是,这问题刚一问出,陈汝辉就暗自后悔。

    这题,明显已经超纲了,这部分的内容,根本没有讲过。

    果然,那些同学,听着这问话,都不由面面相觑:“你知道吗?”

    “好象没有讲过吧?”

    “应该问问课代表,我纯粹一头雾水。”

    陈汝辉也有些后悔,不该拿这种还不曾讲过的内容来抽问学生。

    只是,问题已经问了出来,现在再说不答,并不合适。

    哪料得,白童却是面不改色的一口气回答上来:“泌尿系统是由……这几部分组成。”

    她答得是一字不差,刚才还有些担忧的陈汝辉,意外极了。

    望向白童的眼光,她带上了不少的欣赏之意。

    “叫什么名字?”陈汝辉问。

    “报告老师,我叫白童。”白童镇定的回答。

    “上次考试,得了多少分?”陈汝辉又问。

    “九十四分。”

    陈汝辉紧追了一句:“这分数,有水分吗?”

    有水分,就是暗指考试抄袭作弊。

    “没有。”白童气得有些胀红了脸。

    为什么,她考得有点好的分数,老师会这样的认为,会认为是有水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