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7章 暗指白童扣留了钱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最可笑的是,居然还让部队那么多的人看见。

    但现在,白童知道急不得,这伤势,得慢慢养,否则,要是一不小心留了疤,就难看了。

    白童洗过了锅碗,又回房间看书了。

    这一看,就是下午四五点钟,她连白建设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知晓。

    张成慧今天留白童一人在菜市卖菜,心里还是有点发慌,怕白建设回来,到时候埋怨自己居然将白童一人留在菜市卖菜。

    所以,回家后,张成慧就急急的煮饭,努力的忙得不可开交。

    直到吃晚饭时,白建设才有空问了一句:“听杨麻子说,今天是白童在那儿卖菜?”

    反正生产队那么多卖菜的人看着,张成慧也知道抵赖不过去。

    她道:“医生说了,白童现在没事,不能整天呆在屋子里,要多出去走走,晒晒太阳,我这不是看着外面太阳挺好的,而且白童自己说要留在菜市卖菜,我又想着地里的活多,前阵子耽误太多了,想补上嘛。”

    “哦。”白建设应了一声。

    以往,太忙的时间,也时常派白童出去卖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只是感觉,这孩子,才在医院拆了线,就去菜场卖菜,会不会不妥。

    不过既然医生都说了没事,也就没事了。

    张成慧偷眼看着白建设的脸色,见他并没有发火的前兆,知道他并没有为这事动肝火。

    也对,这生产队,哪家的孩子不出去卖卖菜?要说没卖过菜的,也就白巧巧了。

    白建设不生气,张成慧的底气就壮了。

    她现在,就开始来清问白童卖菜的情况了。

    “对了,白童,今天卖菜卖了多少钱?”张成慧有意无意的问:“你还没有跟我们说呢。”

    白童知晓,这当然是要自己交钱出来。

    看来,蓝大哥也有先见之明,知晓她卖菜的钱必须回来交帐,所以死活不肯收下她的钱。

    白童早就将卖菜的钱清点好了。

    毕竟是卖给部队伙食团,给钱虽然也有整有零,但不至于象自己零售那样,掏出来全是皱巴巴的各种零票硬币之类的。

    白童就将钱,递给了张成慧。

    毕竟这家,当家的是张成慧,经济大权都在她的手上。

    张成慧接过钱,数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看,然后,她又数了一下。

    白童默不作声的看着。

    “怎么才这么一点钱?”张成慧的声音,都有些高了。

    白童淡定的回答:“就是这么一点钱。”

    张成慧道:“不可能,今天的那一挑白萝卜,少说也有一百四十斤。”

    白童不得不佩服张成慧,还真的是估算得八九不离十。

    她诚实的回答:“嗯,一共一百四十六斤。”

    仅凭肉眼,张成慧就能估算出这挑萝卜有多少斤,只有几斤的出入。

    张成慧转头,望向白建设:“老白,你今天走的时候,跟人打听了一下菜市的行情吧?”

    白建设点点头。

    他们菜农见面打招呼,除了问一声吃了没有,另外问得最多的就是“今天菜卖多少钱一斤哦?”

    张成慧深吸一口气,才道:“你也应该知道,今天的萝卜,应该卖得到一毛五一斤对吧?”

    白建设不作声,默认这个行情。

    张成慧继续道:“可你看看,现在白童才缴了十来块钱上来。”

    她说着,将手中的钱,递到白建设的手上:“本来,我也不想乱猜,女孩子嘛,嘴馋了,想吃点零嘴,买支汽水什么的,我能理解,可现在,差不多少了这么多钱,这能理解嘛?”

    这是直接一来,就直接暗示,白童克扣了钱,暗自留了小金库的意思了。

    白童心下冷笑,并不急着辩解。

    她倒要看看,张成慧还能说出些什么来。

    张成慧果真,跟白建设利落的分析:“你想,一毛五一斤,一百四十六斤,我们估且抹掉那点零头,一百斤,就有十五块钱,那四十斤,一四得四,四五二十,这就是六块钱,合起来,差不多就是二十一块,就算再抹去些零头,二十块钱吧,这总该有,可现在,差这么多。”

    生产队的这些菜农,文化水平,虽然不见得很高,但这算帐的水平,都不低。

    那年头,没有计算器,大家卖菜,全靠心算口算,大家都是算得溜溜熟。

    白建设皱着眉,道:“这卖菜嘛,也不见得都是按一毛五的价格算。”

    既然卖菜,大家都兴讨价还钱,随着市场价格随时波动,这钱的数额上,当然有差错。

    张成慧可不依了,她立刻就对白建设道:“老白,你这分明就是偏袒你的女儿。你自己说过,既然在一起过日子,就要全心全意的将这个家,当一个家,不要存了二心。可现在,分明是你们父女俩存了二心啊,现在,你就开始纵容你的女儿,开始弄私房钱了,存小金库了。”

    说到这儿,她还越发委屈的哭了起来:“老白,你自己说,自从我嫁给你后,不是将这个家料理得好好的?左邻右舍哪一个不夸我将白童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痛。结果现在倒好,我巴心巴肝的付出,居然得到这样的结果,你们就瞒着我存小金库,白童小小年纪,就会私吞家里的钱,这些钱,可都是我起早摸黑在地里一锄头一锄头的挣出来的啊。”

    她这么一阵数落,白建设也只当白童真的吞了钱,毕竟,白童只缴了十五块钱上来。

    白建设叹着气,对白童道:“白童,你想吃啥,跟爸说,爸当然会买给你,但你还是小孩子,就不要留什么私房钱了,你们拿着,也是乱花。”

    “没有,我没有留私房钱,我每一分钱,都是上缴了的。”白童对于张成慧所演的这一套把戏,假装没看见,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说辞。

    “你看,你看。”张成慧还哭得越发的委屈了:“老白啊,这孩子大了,都生二心了,自己私自扣钱,留小金库不说,还居然这么理直气壮的撒谎了。亏得我把她当亲生女儿一样,平时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可这不打不骂,她还居然越来越忤逆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