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1章 她是不是突然开窍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猪肝,用泡椒炒的,味道还可口,吃下去,并没有以往感觉中那么难吃。

    白童淡然的吃着,甚至末了,还自己主动再挟了一些猪肝吃。

    张成慧有些意外的看着白童。

    她还以为,白童会使小性子,不吃了,回房间生闷气,到时候,张成慧也好跟白建设说,白童挑食什么的。

    毕竟这年头,评价哪家的姑娘不好,口头禅就是“又懒又好吃”。

    但现在,白童却是乖乖的吃掉了。

    甚至吃完后,白童还冲着张成慧客气的笑笑:“谢谢妈,我吃饱了,本来,我想帮你洗碗来着,但你也知道,我前阵子流血太多,头太晕了,我得回去躺躺。”

    这样说着,她搁下碗,又回了房间。

    学张成慧母女俩装面子上的好人,说点客气话,谁不会?

    张成慧母女俩面面相觑,感觉这阵子的白童,似乎大变样。

    以往的白童,内向得有点象个闷葫芦,老老实实受气,老老实实做事,实在被欺负狠了,也最多是关在自己的房间生闷气赌气不吃饭。

    但现在,她不仅跟着这么主动的叫人,说话也好听了,让人不好反驳。

    白巧巧看了看白童的房间,又指了指自己的头,对张成慧道:“妈,你说,她是不是这儿……”

    言下之意,不是白童受刺激了,就是白童突然开窍了。

    “不管她。”张成慧低声道。

    她可不信,白童这样一个半大的小姑娘,真要开窍,又能开窍到哪儿?

    白巧巧吃了中午饭,背着她的书包,高高兴兴的返校了。

    白建设下午四点半左右,下班回家了。

    八小时高强度的工作,他确实够累。

    回家后,他只脱了外衣,就回房间躺着,只想歇歇。

    张成慧坐在白建设的旁边,一边清点着卖菜的钱,一边跟白建设说话:“老白,今天卖菜,就只卖了这么多钱,今天行情不好,卖白菜的人太多了。我又考虑着白童生病在家,总得有人照顾,所以,就将菜便宜了卖,只想快些回来照顾白童。”

    “嗯。”白建设躺在闲上闭着眼,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张成慧又道:“巧巧去上学,我从菜钱中,给了她十块钱当生活费。”

    听着这话,白建设才睁开眼,对张成慧道:“你怎么才给巧巧十块钱呢,孩子大了,正长个,就算我们节衣缩食,也应该让孩子先吃饱。”

    张成慧强笑道:“我这不是也看你辛苦嘛,巧巧也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不想让你太过辛苦。”

    “没事。”白建设道:“我再苦再累,也得供她们将书读下去。”

    当初,他看着白童还小,自己又要三班倒的上班,就想快些再个女人来将家料理着,也帮着照顾白童。

    毕竟白建设已经是工人,再找个工人,还是能成的。

    但他听厂里的那些女职工没事碎嘴,说有后妈,就有后爹,白建设就多了一个心眼,他不求女方是什么成份,只求女方能好好对他的孩子就成。

    所以,媒人就谈了张成慧。

    张成慧一听白建设是工人,二话不说,就立刻同意了,并拍着胸口保证,不会亏待白建设的女儿,一定会把白建设的女儿,当自己的亲闺女对待。

    白建设看着张成慧,都还能说会道,象个聪明人,一个女儿白巧巧,也养得白白胖胖,就感觉,这样的女人来照顾自己的家,应该不会差。

    所以,两人就这么半路夫妻过起了日子。

    张成慧会装,嫁给白建设后,真的在外人面前,一副对白童极疼爱的样子,白建设也就放了心,整个家都让张成慧当。

    当然,别人都把自己的女儿当亲生女儿对待,白建设这样老实的人,也就全心全意的,把白巧巧当自己的亲生女儿对待,努力一碗水端平。

    白童掐着时间点,也知道白建设回来了。

    她从房间出来,见得白建设躺在他的床上歇脚,张成慧只在旁边的椅子上清点钱,甚至提醒着白建设:“老白,菜地里那边的青菜,按淋糞了,晚点,你挑两担粪,去将菜秧淋了,免得菜秧子都发黄。”

    “嗯。”白建设道:“我再歇一会儿就去。”

    白童在外面听着,心痛自己的爸,真的是外面忙了,忙家里,而且全是重体力的活。

    “爸,我给你弄点饭吃,你吃了再去做活吧。”白童对白建设道。

    以白建设这么高强度的活,再不伙食跟上,铁打的人,久了,也拖不下去。

    “不。”白建设立刻拒绝:“你都还有伤。”

    “没事。”白童笑笑:“爸,我也躺了这么几天了,炒个炒饭,还是可以的。”

    白童就自己去了后面的小院,将中午吃剩的那些猪肝还有瘦肉丝,全混和在一起,和着一些饭,给白建设炒了一大海碗不伦不类的猪肝炒饭伴肉丝炒饭。

    以现在的话来说,肯定油脂多了。

    但在那个年头来说,白建设这么高强度的工作来说,补充这么多的脂肪,也才有能量消耗。

    看着白童主动帮着自己去做饭,白建设有些感概:“哎,以前总感觉童童不懂事,好象这几天,倒变乖了。”

    张成慧听着白建设夸白童好,心下不舒服极了,要夸,也应该夸她的女儿白巧巧好。

    于是,她不动声色的对白建设道:“哎,好是好,要是她肯多用些心思在学习上,就更好了。”

    虽然张成慧文化水平不高,也就一个高小水平,但她可是深谙说话艺术。

    她这话,就是明夸暗贬。

    表面上是顺着白建设的话,夸着白童变乖了,实际上的意思,却是变相的暗示着白建设,白童不爱学习。

    当白童真正去看书学习时,她又会有意无意在白建设的面前提,白童一点也不懂事,不知道心疼大人辛苦。

    反正不管白童做什么,怎么做,都有张成慧的话说。

    她这样不动声色的时不时的给白建设上眼药水,久而久之,连白建设都误以为自己的女儿,真的不好,跟白巧巧一比,更是处处落了下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