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5章 找学校讨个说法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建设听着这话,心下更是欣慰,看样子,张成慧嫁给自己后,一直对白童好,白童也终于被感化了,都愿意开口叫她妈了。

    有什么比自己重新讨了老婆,让孩子心甘情愿接受更开心的事?

    这样大家就成为真正的一家人。

    转头周末,读高一住校的白巧巧回来了。

    白巧巧只比白童大一岁,高一个年级,刚好读高一。

    原本她不姓白,只是张成慧带着她改嫁给白建设后,才改名叫白巧巧。

    她的人,就如她的名,长得漂亮,嘴又甜,说话极会讨人欢喜。

    原本白建设想让她去读中专,那年头,中专还是很吃香,又能解决工作,又能解决户口,再读两三年书,就可以出来工作挣钱了。

    对于他们这种菜农身份的人来说,最好不过,毕竟,城镇户口,就意味着高人一等了,不用再当菜农,背朝黄土面朝天。

    可白巧巧考中专、中师都没有考上,只能改选读高中。

    这生产队的人都说,女孩子,读那么多的书做什么,不如在家,多帮父母做点事,毕竟大人们忙农活,真的够累够呛。

    可白巧巧,硬是凭着她的那张甜死人不偿命的小嘴,哄得白建设让她去读高中,白建设更是累死累活的忙完厂里忙家里,好供白巧巧跟白童读书。

    一进门,白巧巧就立刻高声叫道:“爸、爸,我回来了。”

    白建设刚好跟着张成慧忙完菜地里的事,扛着锄头回来,听着白巧巧脆声声的叫着他,立刻答应了一声:“哎,我在这儿。”

    白巧巧立刻奔过去:“爸,你回来了,瞧,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她这么说着,将手中的一块小小的茶叶包,递到白建设的面前:“爸,这是我同学从国外带回来的茶,我专程带回来给你尝尝。”

    听着白巧巧的这么用心为他着想,白建设的那张黝黑的脸上,立刻笑开了花。

    “乖。”白建设夸奖了白巧巧一句。

    张成慧立刻在旁边道:“可不,你看,巧巧眼里就只有你这个当爸的,连我这个当妈的,都不放在眼中了,有什么好东西,只想着给爸。”

    这话,当然令白建设更爱听,这个老实耿直的中年汉子,笑着点头,感觉自己没有白痛白巧巧这个继女。

    白童在屋子里,听着他们几人的对话,感觉,似乎她们三人,才象是一家人,自己只是外人。

    虽然都说,有后妈,就有后爹,可白童还是想努力的争取一把,至少,让她的父亲,不要那么快的抛弃她。

    有时候白童就不免胡思乱想,就算当初,她没有被***染上艾滋这种丑闻出来,怕是他爸一样会渐渐被张成慧母女俩哄得团团转,跟自己的关系越来越疏远。

    记得前一世,她被白建设赶出家门,流落街头,最终被砍断双手双腿当乞丐。

    而白建设完全将白巧巧当成亲生女儿看待,拼命挣钱,供白巧巧读了高中读大学。

    最后白建设劳累成积,落下一身的病。

    可白巧巧大学阶段找了一个富二代,以嫁人为由,以跟白建设并没有血缘关系为由,拒绝付白建设的赡养费。

    最后白建设只能靠着拾荒过日子,没多久,也病死了。

    白童决定,不论如何,她要将他爸爸争取过来,至少,不能让他再被张成慧母女俩当不要钱的劳力,拼命给她们挣钱用,等老了没劳动力了,再被无情的一脚踢开。

    想到这儿,白童从床上坐起来,从她的那间小屋子走出来,对白巧巧道:“姐,你回来了啊?”

    这一声姐,也把白巧巧叫得愣了一下,随即,她笑嫣如花的向着白童走过来,一脸的惊讶:“童童,你这是怎么了?怎么额上有伤疤了?”

    白童无谓的笑笑:“没事,就是在学校的时候,不小心摔了,跌破了头。”

    “在学校摔倒了?”白巧巧再度追问一声。

    “嗯。”白童点点头。

    白巧巧的关注重点,根本不在白童的身上,已经快速转到了学校:“你在学校摔倒了?那学校有不有给说法?”

    白建设跟张成慧,都是没什么文化的人,听着这话,有些奇怪:“给什么说法?”

    毕竟这个家,目前文化程序最高的,就是白巧巧,自然就成为大家心目中,最有见识的人。

    白巧巧确实很有见识,她替大家分析:“你们想,白童是在学校摔倒的,而且看样子,摔得还不清,这种事,怎么也应该要找学校要个说法啊,我们好好的一个人去上学读书,结果带着伤回来,学校不可能完全没有一点责任吧?”

    白建设跟张成慧都连连点头:“好象有这么一点道理……”

    白童听着这话,立刻道:“不关学校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可白巧巧,已经站在白童的身边,很是替她考虑的模样:“童童,你不用怕,这事,我们会替你撑腰,我们明天就去学校,替你讨个说法。”

    为了表示她的友善,她甚至叫着“童童”。

    这样子的白巧巧,令人真的以为,她是很关心这个妹妹,一心想替她讨个说法。

    可白童听着这话,心里却是冷笑。

    上一世,她发生那么多的悲剧,白巧巧当时也是这么一副打抱不平的模样,要替白童讨个说法。

    白巧巧不仅唆使着白建设跟张成慧去学校闹,还叫上生产队的队长和书记,一块儿去学校,找校方要说法,说白童这么大的一个女孩子,不检点,乱搞男女关系,还染上艾滋病,学校有责任,一定是学校的人,将白童带坏了。

    原本就感觉蒙羞的校方,再被众人这么一闹,更是下不了台,所以,一气之下,将白童开除。

    这一闹,白童就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

    一传十、十传百,一个小县城本就没有多少人,这么东传西传,原本是受害人的白童,成了众人口中不知羞耻的破鞋,整天就是跟那些男人乱搞,连孩子都打过好几个了。

    所以,白建设最终受不了众人的指指点点,再被张成慧刻意挑唆,狠着心肠,将白童赶出家门。

    当年要不是去讨什么说法,可能事情,不会恶化到那个地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