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4章 跟父亲搞好关系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后院中,张成慧正拿了一个海碗,从锅中将两个鸡腿捞了上来,又捞了一个鸡翅,看了看,似乎有些不妥,将鸡翅又放了回去。

    然后,再盛了满满的一碗汤,将那个海碗给盛满了,才端到里面的木质碗柜放下。

    白童只看了两眼,就折回床上躺着,她昨天失血过多,多站一阵,还是晕的。

    中午时分,白建设回来吃饭了。

    他整个人,是家中的大劳力,也是家中唯一的工人。

    那年头,兴顶班,白建设就是顶他老汉的班,在沙砖厂当了一名工人,整天三班倒。

    而家中的几人,又是菜农户口,以种菜为生,白建设往往厂里下了班,又得地里忙庄稼,劳累程度,是可想而知的。

    “老白,你怎么回来了?”张成慧有些奇怪,按道理,白建设的三班倒的工作时间,应该是下午四点才回来。

    “嗯,童童病了,怕你一个人在家照料不过来,我就抽中午这个时间回来看看。吃过饭了没有?”

    “还没?快来洗手擦擦脸,准备吃饭。”张成慧招呼着白建设,将桌上罩着菜的纱罩,给揭开。

    白建设在后院的水池中,匆匆擦了一把脸,关心询问着白童的情况:“白童呢?她怎么样?”

    张成慧道:“没事,情况好着呢,我照管着她,不会出错的。”

    然后,她来白童的屋子,叫着白童:“白童,起来吃饭了,鸡汤炖好了,你趁热喝喝。”

    “来了。”白童从床上爬了起来。

    起得急了,又有些头昏脑花,白童在床边坐了片刻,才缓过劲来,脚下发虚的往外走。

    堂屋的饭桌上,热气腾腾的鸡汤摆在那儿。

    旁边,还有几盘时令小菜。

    作为菜农,一年四季小菜当然是不愁吃。

    白建设看着白童那苍白的小脸,心下还是有些愧疚。

    他只能叮嘱道:“白童,多喝点鸡汤,好好补补。”

    “嗯。”白童语气虚弱的回答。

    此刻,她的父亲,还是一个好父亲,不是上一世,那个气急了头,将她赶出家门的父亲。

    这一世,白童决定一定要好好跟父亲搞好关系,不能再象上一世那样,惹得父亲发那么大的火,还要断绝父女关系。

    其实想想,上一世,她也没有做错什么,自幼丧母,性格内向敏感又自卑,给人感觉有些呆笨木讷的感觉,并不会很好的讨人欢心,再加上继母张成慧有事无事的在白建设挑拨,才会令白建设最后,对这个女儿失望。

    白童小心翼翼的盛了一碗鸡汤,推到白建设的面前,小声道:“爸,你整天忙里忙外的,你辛苦了,你也喝汤。”

    白建设看着面前的鸡汤,明显的一怔。

    他当然知道,他整天又累又忙,脾气并不好,时刻对女儿打骂,女儿有些怕他,连话都不敢怎么跟他大声讲。

    可现在,有了一碗鸡汤,女儿居然让父亲先吃。

    那一刻,白建设有一种女儿长大懂事的感觉。

    他很是开心的将那碗鸡汤,往白童面前推了推:“爸不累,这是专程给你补身子的,你有这份心,爸已经很开心了。”

    白童道:“爸,反正这么一大锅鸡汤,我一人也吃不了多少,大家都吃一点吧。”

    她这样说着,也主动给张成慧盛了一碗:“妈,你也喝……”

    张成慧更是愣了一下。

    一惯知道这个继女,有些笨嘴笨舌,平时极少叫自己的,现在,居然主动开口叫自己“妈”,还让汤来喝。

    “不用了吧。”张成慧有些不自在的拒绝着。

    白建设看了张成慧一眼,道:“既然孩子这么懂事,一片好心,我们就喝了吧,大不了,吃完了,我们再去宰个鸡来炖。”

    话是这么说,可他感觉,这是专门炖来替白童补身子用的,他们就这么吃了不好。

    于是,白建设就在那盛汤的海碗中,用筷子捞了捞:“白童,来,把这鸡腿吃了,这个吃了好。”

    他这么说着,可是,连着捞了好几次,虽然鸡肉不少,可就是没有看见那两只鸡腿。

    白建设有些奇怪了:“咦,怎么没鸡腿?你没装上来?”

    前面一句问话,是自言自语,后一句问话,就是问张成慧了。

    张成慧听着这话,莫名的有些心虚,她强笑道:“可能是吧,我再去盛上来。”

    她起身,就准备端着海碗,要去后面的小院。

    白建设道:“你坐着吃吧,我去盛汤好了。”

    说着,他端着海碗就去了后面的灶台边。

    张成慧的脸上闪过一丝慌乱,立刻跟着去了后面的小院。

    白建设正一手拿勺,在鸡汤锅中搅动着,连着几下,都没有看见鸡腿,见张成慧过来,不由问了一声:“怎么没有看见鸡腿?”

    张成慧作势虚假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哎,瞧我这记心,刚才我都将这些用海碗装出来,说准备等稍凉一下,给白童吃,结果忙着弄其它的菜来了,我都忘记了这回事。”

    她这么说着,还是转身,在碗柜中将早前搁在里面的海碗端了出来:“哎呀,都凉了,我再热热吧。”

    “好。”白建设并没有多疑,道:“热好了,就端出来吃吧。”

    白童在桌前,并不知晓这些,等张成慧将那装着鸡腿的海碗端上来,此地无银三两百的解释着:“瞧我这记忆,刚才将这些盛出来,都忘记了。”

    她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白童才依稀有些明白什么。

    最初,她以为,张成慧是将那些鸡腿另装了一碗,是准备留给白建设的,毕竟白建设是家中最大的劳动力,让他也补一补,再正常不过。

    可现在,张成慧这么一做,白童才依稀想起,今天,是周五,明天住校的白巧巧,应该回家了。

    这两个鸡腿,分明是张成慧想悄悄留下来,给白巧巧的。

    那一刻,白童心塞得几乎掉泪。

    昨天,她失血那么多,医生都说要输血,张成慧非要回家来好好滋补。

    可这补,哪又真的想给她补,好的一点东西,都只想着留给白巧巧。

    这后妈,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也真是厉害。

    上一世,白童就是不懂得这些道理,张成慧在人前都装作对她极好的模样,偏偏白童不懂什么虚于蛇委,只反复跟别人说,后妈不好。

    大家都被张成慧的表面给迷惑,哪会相信白童所说的话,都感觉白童心眼小,容不下后妈,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这一世,白童不会了。

    她不会再说张成慧的不好。

    白童垂着头,强行将那泪意压了又压,然后抬起头,客气对张成慧道:“谢谢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