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3章 昨晚北门口出事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虚弱的靠着墙,将一切,都收尽眼底。

    她只想小小的摔倒一下,可以有理由不上晚自习早些回家,哪料得,居然摔得这么严重。

    幸好,她遇上这么一名年轻正直的军官,否则,一路上过来,她不死也脱层皮了。

    蓝胤……她心中默默念了念,记住了这个别致的名。

    “我部队还有事,先走了。”蓝胤回过身,关切看了白童一眼:“她流的血太多了,你们得多注意观察,有什么不对的,还是住院输血。”

    “好的好的,我们注意观察着。”张成慧满口利索的答应着。

    但红扬也不想继续留在这儿多些麻烦,她道:“白童家长,既然你们来了,那我就先走了,学校那边,我还没有跟校领导请假,我还得回去看着。”

    “好的,老师慢走。”张成慧又满脸堆笑的,弯腰恭送走老师。

    等这些外人一走,张成慧脸上的假笑也不想再维持了。

    还住院?还输血?这都要钱,这简直是要她老命一样。

    “我说,老白,你看,白童都能在这儿坐着,情况并不是很糟糕。不如带回家去,我天天杀只大母鸡给她补补,比这住院吃药强多了。何况,这输外面的血,谁知道那些血干净不干净啊,别倒惹些病。”张成慧这样劝说着白建设。

    耳根子软的白建设,最终被张成慧说服,背着白童回家了。

    一路上,张成慧抱怨着白建设:“既然今天白童不想去上学,你非要拿着扫帚赶着她去,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高兴了?”

    白建设也是懊恼:“我怎么知道她早上说人不舒服,是真的?不都是你经常在我面前说,她经常装病偷懒不做事嘛,所以,我就以为她又在装病。”

    张成慧听着这话,脸色变了变,立刻偷眼看白童。

    白童趴在白建设的背上,当然将这些事都是悉数听在耳中。

    但她只是闭上眼,假装昏睡过去,什么都没听见。

    她现在,不想计较继母张成慧的口是心非,也不想计较她的淡漠寡情,她只是紧张的担忧着,她的命运之轮,跟上世,会不会不一样。

    白童回家安稳的躺了一晚,这一次真的有伤在身,白建设也没有再拿扫帚赶她去上学,让她在家好好休息,让张成慧在家杀只老母鸡,好好给白童补补。

    昨天医生都说了,白童失血过多,这不补,后遗症很严重的。

    白童躺在里面的小屋中,听着张成慧在后面小院里杀鸡炖汤。

    忙碌中,听得有人过来窜门,隔壁王二嫂那中气十足的嗓音就传了过来:“哟,白家嫂子,这是炖什么好吃的,这么香,我在隔壁都闻见了。”

    张成慧迎了出去:“哎呀,王二嫂,快进来坐。我这不是在忙着杀鸡嘛,昨天白童在学校撞破了额,我得炖点汤给她补补。”

    王二嫂道:“你这个当妈的,对孩子可真爱,大家都知道白童不是你亲生的,可看你对白童,比对你的亲闺女还亲。”

    张成慧谦虚道:“哪有,你们把我夸得太好了。”

    两人客气了几句话,就在堂屋里,坐下亲亲热热的拉家常。

    听得王二嫂压低了声音,神秘问道:“白家嫂子,你听说了吧?”

    张成慧道:“听说什么?”

    王二嫂的惊讶了:“昨晚,北门口那儿出了事。”

    在里屋迷迷糊糊躺着的白童,惊得一下竖起了耳朵。

    上一世,她就在昨晚,在北门口那儿出的事。

    北门口,就是城内与城外的区分性标志,那儿,是这县城古老的城门口,早就年久失修,只剩下一垛墙城在那儿。

    她们这蔬菜生产队的人,进进出出,都要从北门口经过。

    “没听说,昨天我们去医院照看白童了,不知道。”张成慧说。

    于是,大嘴的王二嫂,立刻就神彩飞扬的讲了起来:“是这样的,朱五的媳妇,昨晚去城里亲戚家喝了酒回来,回来就晚了点,经过北门口时,结果突然就从城墙口上跳下来一个臭流氓,拉着朱红的媳妇就要亲嘴,啧啧……”

    白童在里屋,心都悬了起来。

    张成慧也连声追问:“那后来怎么样了?”

    要知道,她们这些妇女,茶余饭后,也就只能靠着这些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消遣了。

    “哎呀,朱五家的媳妇,她跟着朱五不是一块儿杀猪嘛,力气本来就大,再加上昨晚喝了酒,酒壮人胆,就将那个臭流氓摞翻在地,一顿狠打,将那个臭流氓给打跑了。连耳朵,都给他扯掉了半边。”王二嫂说。

    她说得绘声绘色,仿佛她亲眼在场一般。

    末了,她撇了撇嘴道:“今天,公安局就派人去了,等我知道这消息,准备去看热闹,已经散了,就只看见那地上,还有几滴血。”

    白童靠着床头,眼角,不知不觉中,有泪水缓缓流下。

    上一世,她就是太过内向太过懦弱,险些被人**后,一声不吭的忍了,至到死,她都还不知晓,当初想**自己的人是谁。

    可这一世,不一样了,那个臭流氓遇上了朱五媳妇那种粗犷的女人,不仅被暴打一顿,扯掉了半边耳朵,甚至,朱五的媳妇也不怕丑,将这事闹这么大,还报了警,连公安局都出面了。

    白童没敢指望,能立刻将这个臭流氓抓获归案。

    毕竟这才九十年代初,一切侦察设施落后,没有天眼,没有监控,甚至连dna检测都没有。

    但至少,公安在关注这事后,那个活该千刀万剐的臭流氓,应该会消停一段时间。

    白童摸着额上的伤,这伤,还是值了,她躲过了昨晚的那一劫。

    张成慧跟王二嫂又拉了一阵家常,快到午饭时间,王二嫂起身要回家煮饭,张成慧假意挽留了几句,让她留下来喝鸡汤,王二嫂笑道:“不了,我还得回家给我家的那个煮中午饭,省得他回来看着锅冷冰冰的,又发脾气。”

    王二嫂走了,张成慧也回厨房去看她弄的鸡汤。

    早前鸡汤就在蜂窝煤炉子上炖着的,这么半天的功夫,也差不多了,那浓郁的香气,一阵阵的往外窜。

    张成慧拎开锅盖,不留神,锅盖没拿稳,掉在地上,发出“光”的一声响。

    躺在床上的白童,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不由从床上爬起来,站在窗口向后院望了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