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欲总裁,撩一送二! 第205章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毁了霍氏集团!

时间:2018-06-18作者:东家少爷

    ,!

    深夜。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缓缓驶出市区,开到了城郊的一座山脚下。

    夜里凉风习习,随着季节的变化,气温逐渐上升……经过白日里艳阳高照的曝晒,夜晚的温度也跟着上升了起来,即使是凌晨的夜风,吹在脸上也没有那么冷了。

    在行驶到山脚后,车子就渐渐放慢了速度,随后停靠在了一旁的树荫下,没有继续往上开。

    打开车门,霍霆琛从车上走了出来。

    今天晚上的月色十分明亮皎洁,银白色的月光铺洒在地面上,宛如清澈的湖面一般。

    他没有迈步走开,就只是侧着身子斜靠在车窗边,随手从裤袋里摸出了一包烟,打开,抽出其中的一根叼在嘴里,尔后点亮打火机……深深地吸了一口,又烟雾缭绕地吐了出来。

    朦胧的白色烟雾中,看不清楚男人俊脸上的表情,只依稀看到他指间的红色火星明明灭灭。

    微微扬起下颚,霍霆琛抬头看向山顶,远远的……仿佛能看到月光下那几幢灯火微亮的房子。

    这座山不算很高,但也不低,距离隔着有点远,再加上山上林木茂密……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其实很难看到什么,只隐隐捕捉到一簇簇的光线。

    但莫名的,看到那几簇灯光,男人烦躁的心情顿时就沉静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她就在那上面。

    就在那几簇灯光之中的一簇里面。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在陆铭的劝说和封季然的当头棒喝下,他虽然强忍着把莫微羽从封季然怀里抢回的冲动,主动给出了三天的期限,答应在三天之内不去打扰她……然而,就只是一天没有看到她,他就觉得心里好像突然落空了一样。

    那种空荡荡的感觉,什么都摸不到、抓不到,让他有种莫名的惶恐。

    生怕莫微羽这次离开他的身边,他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所以,一天二十四小时的时间都没到,他就忍受不住那样的煎熬……开车找了过来。

    没有她在的卧室,他根本连呆都不想呆。

    床上没有她的温度和气息,他闭上眼睛也睡不着,干脆就开车到了这里……一直等到看见了山顶上的那几簇光线,他才感觉到那种熟悉的安宁和静谧。

    她是他的毒药,他中毒已深,这辈子都戒不掉了。

    更何况,他也不想戒掉。

    …

    山顶上。

    一直等到莫微羽睡下之后,封季然才关上灯,离开了房间,

    然而……

    房门一关上,莫微羽就缓缓睁开了眼睛。

    她转过头,看着窗外皎洁的月色,还有那轮高高挂在夜空中的月亮……那么亮,那么圆。

    这让她想起了小时候。

    她的养父养母重男轻女,从小对她十分苛刻,有时候连饭都不让她吃饱,就更别提零食糖果之类的了。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吃到月饼,就是桑夏给她的。

    “微微!今天是中秋节,我妈买了好多月饼,甜的、咸的什么馅都有……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口味,就每样都给你拿了一个!喏,这个是芝麻馅的,这个是蛋黄莲蓉,这个是五仁的……不过我觉得五仁可难吃了!我最喜欢吃的就是这个,枣泥味,很甜……”

    还有过元宵的时候,桑老师也会邀请她去他们家吃汤圆。

    那个时候,桑夏就会给她端一大碗过来,也不管她吃不吃得下。

    “微微你多吃点,你看你这么瘦……你看汤圆多可爱,白白胖胖的,你多吃几个,说不定也能变得白白胖胖!哈哈,你不要生气……我不逗你就是了……不过你确实太瘦了,来,再吃两个!”

    ……

    而如今,圆月依旧。

    人却再难团圆。

    斯人已逝,再也没有醒来的机会……然而,该为此付出代价的罪魁祸首,却没有受到一星半点的惩罚!

    想起封季然离开之前跟她说的那些话,莫微羽不由收拢五指,紧紧攥起手下的床单。

    他说得没错,她还不能死,她要让霍家为他们曾经犯下的错事——

    付出应有的代价!

    她不要他们死,也不要他们用命偿还,霍家二老对她不薄,霍宁笙和霍司麟待她也很好……在名义上,他们毕竟是七宝和北北的爷爷奶奶、叔叔姑姑,所以,她不想做得太极端。

    但是桑老师和桑太太不能白死,当年霍老爷子和霍老夫人就是看在家族的名誉和利益上,为了不影响霍家和夏家的关系,才颠倒是非黑白,把所有的责任推到了桑老师身上!

    所以,她唯一能做的——

    就是毁了霍氏集团!

    霍老夫人这辈子最看重的就是霍家的家业,因为那是她和霍老爷子拼尽一生打下来的江山,为此牺牲了无数人的利益,甚至以桑老师的白骨当作垫脚石!

    那她就把霍家的产业,碾碎给她看!

    …

    虽说给了三天的期限,但实际上……霍霆琛的极限就只有一个晚上。

    说三天那都是高估了他自己!

    第二天一早。

    封季然看着客厅里一脸阴沉闯进来的男人,还以为他是山里来的土匪,准备打家劫舍,强抢良民——

    噢,他大概确实是来抢人的,抢的还是压寨夫人!

    剔着眉梢,封季然显然没那么容易放他上楼,他没有关门放狗就已经很不错了。

    “你来干什么?不是说在微微恢复之前不来打扰她的吗?三天时间……这才过了三分之一都不到,你又想怎么折磨她?”

    霍霆琛面色沉郁。

    本来自己的老婆住在别人家就已经让他很不爽了,结果要见老婆一面,还得经过情敌的同意?!

    这特么是什么世道?!

    “我找她说件事,不耽误时间,说完就走……你要是不放心,可以在边上呆着。”

    见他来势汹汹,一派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封季然虽然想拦下他,但也知道靠拦是拦不住的,到时候事情闹大了,难保不会惹恼他!

    为了避免横生枝节,封季然沉吟片刻,到底还是松了口。

    “那好,我就给你十分钟。”

    话音落下。

    霍霆琛就抓着之前在水岸瑶琳做家务的那个小保姆上了楼!

    ‘啪!’

    扬手一推,霍霆枇不留情地把小保姆推到了莫微羽的床前,口吻森然,宛若地狱判官。

    “说吧,是谁让你在粥里下药的?!”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