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欲总裁,撩一送二! 第204章 十年前的真相——在这里!

时间:2018-06-18作者:东家少爷

    ,!

    看到夏思绮眯着眼睛,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邢慕泽不由勾了勾嘴角,好奇道。

    “这一次,你又打算怎么对付她?”

    “我还没想好。”

    “呵呵……”

    轻笑两声,邢慕泽眼角微扬,一派游戏人间的姿态。

    随手拿出一支录音笔,他口吻幽幽,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也许,这个可以启发一下你的灵感。”

    闻言,夏思绮微垂眼角,看到他递来面前的东西,不由开口问了一句。

    “这是什么?”

    “录音笔。”

    “里面……是谁的录音?”

    “你母亲服药自杀之前的——临终遗言。”

    听到这话,夏思绮眸光轻烁,转而抬起头撇开视线,看向了其他地方……白皙的小脸上面无表情,没有太多的悲伤,也没有太多的痛苦,仿佛她所有的情感,都葬送在了十八岁成人礼的那个婚宴上!

    拜莫微羽所赐,她从极乐的巅峰重重跌落,摔入无尽深渊……粉身碎骨,万劫不复!

    从那一刻开始,她的人生就彻底陷入了黑暗!

    她活着的唯一目的——就是把那个女人一起拉下地狱!

    至于其他的事……

    “我没兴趣。”

    “不,你会有兴趣的,”邢慕泽幽幽一笑,“因为这只录音笔一旦落到了霍霆琛的手里,让他或者莫微羽听到了里面的内容,那么他们两个,很有可能就会和好了……”

    夏思绮拧了拧眉心,“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打开听一听就知道了。”

    随手把玩着那支录音笔,邢慕泽捏着它在桌面上轻轻地戳了戳。

    眉眼间勾着一抹玩味的笑,像是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有关十年前那件事的真相,不在你让我给莫微羽看的那份旧报纸上,而是在——这里。”

    …

    温泉山庄。

    封季然把莫微羽接过来之后,就把她安置在了一幢独栋的小别墅里,打开门就是一个楔园,周围种满了各种花花草草,看起来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这个山庄是封氏集团旗下的产业,因为山上有天然的温泉,所以是个非常适合休养生息的地方。

    让莫微羽住在这里,对她的情绪安抚多少有些帮助。

    封季然虽然长了一副看起来好像很会撩人的俊美皮囊,但实际上……他在女人方面是很缺乏经验的,一般都是女人自己贴上来,根本不需要他费心。

    因此,从小到大……他真正上过心的女人,也就只有莫微羽一个。

    也正因为这样,在他年少轻狂的时候,才会在莫微羽的手里栽跟头,要不然……早些年他就把她追到手的话,也就轮不到霍霆琛那个家伙在他的面前耀武扬威了!

    眼下,看到莫微羽被霍霆琛那个禽兽折磨成这个样子,封季然觉得自己快要心疼炸了!

    特别想把霍霆琛抓起来暴打一顿,给她出出气!

    他这辈子就只喜欢过这么一个女人,没能追到手就算了,还被别的男人这样糟蹋……那种自己精心呵护的花儿被野猪拱了的老父亲心态,顿时让他陷入了某种深深的自责和悔恨当中!

    坐在床头,封季然握着莫微羽纤细的手腕,疼惜不已。

    “微微,对不起……是我不好,我要是能早点过去把你从他身边带走,你就不会被他圈禁折磨,受这么多苦了……”

    莫微羽听到了他的话,却只是微微垂着眼睛,依旧没有特别的反应。

    看她这样,封季然眸光轻烁。

    不由轻轻叹了一声,转而叫来了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是个年轻的男人,名叫丁锐,他在详细地了解了一遍事情的经过之后,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种情况挺常见的,也不是什么个例……莫小姐之所以变成这样,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受到了太大的打击,所以才会失去继续活下去的慾望和动力。”

    封季然轻抬眉梢,追问道。

    “那要怎么解决?”

    “很简单,她没有活着的动力,就给她找动力。解铃还须系铃人,当年的事对她造成最大伤害的,应该就是老师的死亡,以及那些颠倒黑白的谣言,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霍家,但是……霍霆琛是她的丈夫,同时还是她孩子的父亲,所以她无法向他报仇,这才导致了她进退两难的局面。不过……”

    “不过什么?”

    “虽然她无法向霍霆琛复仇,但可以退而求其次,对霍家进行报复!”

    闻言,封季然不禁凝眸多看了丁医生一眼,“所以你所谓的‘动力’……就是仇恨?”

    “咳咳、你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

    轻咳两声,丁医生表示被封季然看得有点尴尬,立刻解释了一句!

    “我没说让她真的去找霍家报仇,这样做只是为了给她一点心理上的刺激,用复仇欲来点燃她活下去的动力……等到她‘活’了回来,我们就能对她进行进一步的开解,从而帮助她解开心里的那个死结……”

    封季然点点头,若有所思。

    “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如果只能用这样的办法,也只能试试看了!

    虽然听起来好像有点……缺德?

    酝酿许久。

    封季然重新坐回到了莫微羽的床边,先是看了一眼女人憔悴的面容,怕她真的支撑不下去,才低低叹了一口气,轻声道。

    “微微,你甘心吗?桑老师就这么死了,死后连个好名声都没有,明明他在那场车祸当中救了那么多人,明明他应该受到最高的表彰和赞誉……可是霍家的人为了推卸责任,保全自己家族的名誉,就颠倒黑白,把脏水一盆盆地往你和桑老师身上泼……他们毁掉了你和桑家,自己却活得风光体面,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恨他们吗?”

    …

    医院,精神科。

    庄颖走进丁锐的办公室,见房间里没有人,即便拿起他放在办公桌上的资料翻看了两眼。

    上面的资料清晰地写着——

    患者姓名:莫微羽。

    女。26岁。重度抑郁。需配合药物治疗。

    合上资料夹,庄颖摸了摸挂在脖子上的吊坠,打开看了一眼……里面夹着一张小照片。

    照片上是穿着学士服的一男一女,女生是她,而男生——

    则是霍霆琛。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