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欲总裁,撩一送二! 第120章 霍霆琛陡然大步上前,一把攥住她的手腕!

时间:2018-06-18作者:东家少爷

    ,!

    她不知道昨天夏思绮跟他谈了什么,但能猜到多少跟她有些关系。

    而霍霆琛今天一大早之所以这么反常,想必也不全是因为她念了桑夏一整个晚上的缘故。

    理由可以有很多,解释也可以有很多。

    莫微羽并不执着于原因。

    她只是没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竟然这样薄弱……比她想象之中还有更加脆弱一点,像是一个被肥皂水吹出来的泡泡,轻轻碰一下,就毫无意外地破掉了。

    她甚至并不觉得难以接受。

    别人是情深缘浅,他们呢……缘浅,情也浅,还远远不到撕心裂肺的程度。

    “你要留下来也可以,”霍霆琛淡淡开口,声音里没有温度,但还是补充了一句,“跟之前一样,还是跟我一起睡这个房间。”

    “不用了。”

    莫微羽毫不犹豫地打断他,口吻不乏嘲讽。

    “我确实看她挺碍眼的,厌巫及巫,你跟她住一起……过不了两天,说不定我连你都觉得碍眼了!所以……你们最好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丢下一句话,莫微羽拉上裙子的拉链,便就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看她走得干脆,不带一丝留恋。

    连生气和质问都没有。

    霍霆琛的脸色顿时阴郁到了极点,他突然跳下了床,大步流星地追了出去!

    一下楼。

    莫微羽就看到了坐在客厅的夏思绮,来得倒是挺早……看到她过来,没有发育完全的胸脯抬得高高的,像是在故意宣示着什么,看起来还挺滑稽。

    她忍不住就笑了,笑里还带着几分轻蔑。

    夏思绮像是被她脸上的笑刺了一下,她故意拔高声音,强调道!

    “琛哥已经把这栋房子送给我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个房子……唯一的女主人!”

    莫微羽轻启唇瓣,淡淡嗤声。

    “关我p事。”

    没想到她是这个反应,夏思绮白了白脸色,“你……”

    莫微羽直接打断她。

    “从今天开始我就不住这里了,所以……这栋房子是送给阿猫,还是送给阿狗,都跟我没有关系!我这个人比较矫情,喜欢住新房子,这种别人用过的二手房……坦白说,还真是住不习惯!”

    一边说着,莫微羽不以为意地勾了下嘴角,拔腿便走。

    夏思绮比不过她的牙尖嘴利,一时气恼,却又回不上话!

    直到抬眸瞥见墙上那幅油画,夏思绮才缓缓上扬了嘴角,对着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句。

    “去把那幅画摘下来,画得真难看……给我丢了!”

    “是。”

    闻言,莫微羽脚步一顿。

    又听夏思绮柔柔地唤了一声,“琛哥,你下来了!”

    莫微羽转过身,幽幽地看着那个男人走到夏思绮的身边。

    “你要把画丢了?”

    夏思绮一脸委屈,怨念道。

    “谁让她刚才欺负我,我就是看着碍眼!琛哥你答应过我的,把房子送给我……那房子里的东西就都是我的了!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们处置,不是吗?”

    不等霍霆琛开口,莫微羽忽然迈步走了上去,从仆人手里拿过了那幅油画。

    她昨天才挂上去,今天就被取下来,还真是……短暂。

    “夏小姐,有些东西……不是说丢了,就会彻底消失的。”

    抬起头,莫微羽凉凉地看了霍霆琛一眼。

    突然‘嘶啦’一下拆开了画框,取出了里面的那幅油画!

    “比如这幅画,就算丢了,它也还是完好无损的……可以再捡回来,还能继续用……”

    一边说着,莫微羽便就随手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打火机,‘啪嗒’一下点起火焰,凑到了油画的一角,笑盈盈地看着不远处的那两道人影……红唇张合间,火焰已经燃上了油画的画布。

    “不如……我帮你把它烧了吧?!”

    猝不及防的一瞬间,油画已经彻底淹没在了火焰当中。

    霍霆琛紧紧盯着女人手里的那幅画,黑眸中倒映着熊熊火光,像是能把人的眼睛灼伤!

    她的动作那样快,他根本来不及阻拦!

    那幅画,明明在昨天……还被她视若珍宝般爱惜,被人弄脏了弄坏了,她都要小心翼翼地擦拭,竭尽全力地补救……可是现在,她说烧就烧,毁得干干净净。

    看着那幅画在火光中逐渐化为灰烬,霍霆琛陡然大步上前,一把攥住她的手腕!

    指间用力得像是要把她的手骨拧碎。

    他冷冷地盯着她,声音比冰还寒凉刺骨。

    “拿画出气,有意思吗?”

    “霍先生,我想你理解错了,”莫微羽轻轻一丢,把剩下的一个角落丢到地上,任其燃尽在火焰之中,“我不是在出气,我的东西……我自己亲手毁了,总比让人作贱了好……你觉得呢?”

    看着女人清澈的眸子,明亮而坦荡,放肆而张扬。

    显而易见的……底气十足!

    霍霆琛突然心尖一刺,像是意识到了什么!

    他之前,为什么就不明白呢……那幅画,在她心里是特别的存在,于她而言有着特殊的含义,她承认了那幅画,就等于是承认了他,她接纳了那幅画,就意味着接纳了他。

    哪怕她无法立刻爱上他,但至少……她在努力地尝试,尝试着信任他,依赖他。

    那样的信任和依赖,对一个寻常人而言或许很简单。

    但是对她而言,经历过人性最大的丑陋和恶意,要她接纳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她还是试着去接受他。

    结果呢……

    他却可笑地质问她,她爱的人是不是桑夏?

    ……

    一个小时后。

    “莫老师!”

    门口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紧接着奔进来一个欢天喜地的小身影!

    一接到莫小七的电话,封之彦几乎是踏着风火轮赶了过来,还不忘时时刻刻带上他家那个风骚绝代的小叔叔。

    经过一段时间的疗养,封季然的腿伤虽然没有好全,但只要不进行剧烈运动,已然没有什么大碍。

    看着一大一小走进门的两个身影,霍霆琛的表情瞬间就不好看了。

    “谁让你们过来的?”

    “我啊,”莫小七毫不心虚,爽快地承认了下来,“我早就说了,你要是表现不好,我就帮妈咪物色新的男盆友……哼!你以为我只是说说而已的吗?”

    霎时间,霍霆琛的脸色更黑了!

    莫小七却是不搭理他。

    本来看在宸哥哥的面子上,她是很想撮合他和妈咪的,要不然之前也不会让宸哥哥装病把妈咪留下……但是这个霍大傻简直无可救药啊有没有?!

    他竟然让妈咪最讨厌的女人住进家里来,呵呵……别说妈咪了,她这个小可爱都快被气炸了好吗!

    “宸哥哥,”

    走到霍北宸的面前,莫小七一本正经地问。

    “你是要留下来,还是跟妈咪一起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