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欲总裁,撩一送二! 第119章 霍霆琛禽兽起来总归不是个人

时间:2018-06-18作者:东家少爷

    ,!

    霍霆琛拧着眉心,眼底眸色深深。

    他试探着唤了一声。

    “微微?”

    下一秒,莫微羽忽然猛地扑到他的怀中,双臂环住他的后背,像是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紧紧地抱着他!

    感觉到她的紧张与无助,惊吓与惶恐,霍霆琛抬起手,正要安抚她受惊的情绪。

    却听莫微羽在他耳边压抑着声音,小声地啜泣。

    “桑夏……别丢下我一个人,我好害怕……”

    骤然间,霍霆琛的手停在了半空。

    心脏像是被突然扼住,刹那间停止了跳动,连全身的血液都仿佛在刹那间冻结凝固!

    好半晌,他才哑着嗓子,低低地反问。

    “你刚刚……叫我什么?”

    莫微羽仍旧沉浸在挥之不去的梦魇当中。

    她紧紧地收拢双臂,仿佛眼前的男人是她唯一的救赎和依靠,她像是攥着救命稻草般死死地抱着他,指间用力得深深地陷入了他的皮肉。

    悲声啜泣中,声音还在不可抑制地微微颤抖。

    “桑夏……别丢下我,求求你……”

    闻言,霍霆桷然勾起嘴角,竟是莫名地想笑。

    他就在她的面前,就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但是她竟然看不到他的存在。在她最恐惧最无助的时候,她的第一个反应不是找他,而是口口声声叫着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以前,他不知道有桑夏这个人。

    现在,那个叫桑夏的男人回来了,她是不是……就不要他了?!

    一直等到莫微羽哭累了昏睡在他的怀里,霍霆琛始终保持着先前的坐姿,宛如一尊冰冷的雕塑,酷寒的面庞上没有一丝表情……眼神是冷的,连心也是冷的。

    把莫微羽抱上床,霍霆琛没有跟着睡在她的身边。

    打开阳台的门,他坐在那儿吹了一会儿冷风,直至指间的火星烫到了手背,才重重地摁灭了烟蒂,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你打算什么时候过来?”

    “明天。”

    “好,我让人给你收拾一个房间。”

    “谢谢琛哥。”

    夏思绮没有多问,哪怕霍霆琛简单说了两句就径自挂断了电话,但她的心情依然无比雀跃!

    她激动地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解开身上的裙子,露出一双白皙修长的双腿。

    十七岁的她,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娇花,虽然不如莫微羽那样美艳成熟,却依然有着令男人无法抵御的……独属于少女的青涩与魅力。

    更何况……她还有必杀的秘技!

    晃了晃手里的一个蓝色小瓶子,夏思绮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搬去霍霆琛的别墅,她的腿伤早就已经好了,她的生日也不是在一个月后……再过几天她就真正成年了,她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献给她爱到骨子里的那个男人!

    只要她能怀上他的孩子,他就一辈子都别想甩掉她!

    ……

    清晨。天还没有大亮。

    霍霆琛醒来的时候,莫微羽正半蜷着身子,以一种自我护卫的姿势缩成了一团……她像是在做噩梦,眉心紧紧皱着,双手抱在一起,正牢牢地攥着挂在胸口的那枚戒指。

    这就是她最本能的反应和姿态。

    在她心里,恐怕对他一丝的信任和依赖都没有。

    以前,他还自欺欺人地骗自己,以为她只是自我封闭,当现在看来……仅仅只是因为能给她安全感的那个人,不是他。

    “微微……”

    伸出手,霍霆琛轻轻地拿指尖抚平她蹙起的眉心,低问道。

    “你告诉我,我应该放手吗?”

    莫微羽还没有醒,自然听不见他的问话,但似乎被他的动作干扰了梦境,嘴唇轻轻动了两下,呓语道。

    “桑老师……对不起,我把桑夏弄丢了……他再也不要我了……”

    话音未落。

    霍霆桷然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她的唇,不想再从她的嘴里听到关于那个名字的半个字!

    他蛮横地抵进她的口中,撬开她的贝齿,强迫她的唇舌迎合自己的侵占和索取,搭在一起的双手也被他强行分开,一根一根掰开蜷缩在一起的指头,直至和他掌心相对,十指相扣。

    他把她的双手牢牢地按在床上,不给她任何挣扎与反抗的机会。

    莫微羽直接是被吻醒的,身上的男人突然像是发了疯一样,咬得她特别疼,她睁开眼睛,略显迷蒙的眼里带着几分薄怒。

    “霍霆琛……”

    她艰难地吐字,骂了一句,“你是不是有病?!”

    一大早就发情,跟禽兽有什么区别?!

    见她醒来,霍霆琛也没放慢动作,更没有放过她的意思,湿热的吻自她的唇边缓缓滑向耳际,混合着情慾的沙哑声调透着危险的气息,听在耳里,令人止不住胆颤。

    “微微……你知不知道?你喊别的男人的名字……喊了一整个晚上……”

    莫微羽陡然怔住。

    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霍霆琛的眸色更为诡丽了三分,他抬起头,亲了亲她的额头,目光深深地看进她的眼里。

    一字一顿,低问道。

    “你脖子上戴着的那枚戒指,就是那个男人的……不是吗?”

    莫微羽无法否认,哪怕事实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可是再多的解释,在他看来……大概也只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心虚和掩饰。

    见莫微羽不做声,霍霆琛瞳色渐深。

    “你爱他吗?”

    听到他这样问,莫微羽忽然就笑了,她扯了扯嘴角,眼角勾起几分凉薄。

    “这种问题……有意思吗?”

    霍霆琛跟着也笑了,“是没什么意思。”

    要到了答案又能怎么样?不过是种折磨。

    她说是,他就会死心吗?……还是她说不是,他就会相信她对桑夏没有感情?!

    霍霆琛没有继续纠缠这个话题,只狠狠地占有了她!

    一次,两次,三次……身上的男人像是有用不完的气力,一次比一次要得凶,要得狠,就差把她生吞活剥,拆吞入腹!

    连吻都那样用力,紫红的吻痕遍布了她的全身,脖子上,锁骨上,连大腿的位置都不放过……仿佛要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烙下灼热的记号,只属于他的记号。

    只有这样,才能宣示他那变态的独占权。

    莫微羽被他折腾得没有一点力气,连去浴室洗澡,都是被他抱着去的。

    霍霆琛禽兽起来总归不是个人,在浴室里又强行要了她一次,才寒着一张千年冰山的脸,坐在床头点了一根烟。

    “小绮今天搬过来住,你要是看她碍眼,可以搬去云水涧。”

    听他改了称呼,莫微羽的心尖细细拧了一下。

    她停下穿衣服的动作,回过头看他。

    “你这是……在赶我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