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禁欲总裁,撩一送二! 第93章 如果你不爱我,那就恨我吧

时间:2018-06-18作者:东家少爷

    ,!

    莫微羽微微一怔,没来得及反应。

    男人的唇舌就和着淡淡的烟草味长驱直入地钻了进来,深深地纠缠着她的唇齿,不给她一丝逃避的机会。

    莫微羽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些许,腰际便被男人牢牢地按住……尔后用力一托,直接将她整个人举了起来,就势放到了钢琴架上。

    听到音符声响起,莫微羽才像是陡然回过神来!

    下一秒,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直接扬手给了他一个耳光!

    ‘啪!’

    清脆的皮肉交击声,骤然炸开在耳畔。

    霍霆琛的脸颊霎时被打偏了过去,侧脸上很快就泛起了微红的指印。

    一双深暗的瞳眸闪过冷冷的寒意,露出几分阴鸷的神态。

    莫微羽也没想到自己会打他,一愣之下才反应了过来,当下一把推开,立刻跳了下去,匆匆就要逃离!

    然而还没等她跑出两步,就被霍霆琛一把抓住了手腕,随即手上一用力,就将她整个儿拉回到了怀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男人垂着深不见底的眸子,再度将她按在了钢琴上,低头欲要吻她。

    莫微羽没来由地有些发慌,眼底还有没来得及散去的羞恼。

    “霍霆琛……你不能这么对我……”

    她极力地想要挣开他,却毫无成效。

    霍霆琛的力气大极了,身材又相当高大,他把她压在钢琴上,就像一座大山笼罩在身前,除非他放手,否则她根本没有任何逃离的可能。

    他阴沉着眉眼,像是听不见她的控诉,冰薄的唇瓣从她的嘴角,轻轻地划过脸颊,随后落在了她细嫩而敏丨感的颈项上……莫微羽身上的衣服早在挣扎之中滑落到了肩膀下面,露出大片雪白细腻的肌肤。

    感觉到男人得寸进尺的侵占,莫微羽委屈而又愤怒。

    “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她已经回来了,你喜欢她你就去找她……你这样又算什么?!”

    “你放开我!”

    “霍霆琛,你是变态吗?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我讨厌你,我恨你……”

    莫微羽哭喊着捶打男人的肩背,在霍霆琛进入她身体的那一刹,眼泪哗的就淌了下来。

    微温的液体顺着脸颊滑下,滴落在了男人的颈项。

    霍霆琛抬起头,看着莫微羽哭唧唧的小脸,红了鼻子,满脸梨花带雨……他微微低头,吻上她挂着晶莹泪珠的眼睫毛,喑哑的声音透着微沙,低沉道。

    “那你就恨我吧。”

    莫微羽怔住,都来不及消化他这句话的意思。

    霍霆琛继续着动作,在她的嘴角重重咬了一下。

    “如果你不爱我,那就恨我好了,这样……你和我,都好过。”

    闻言,莫微羽缓缓收拢五指,在他的背上刻下一道道深深的盂。

    他说得没错,只要不爱,就不会受伤。

    恨这种情感,往往更能让人心硬如铁,刀枪不入。

    可是……

    他有没有想过,爱和恨都是相对的,没有爱的话……又哪里来的恨呢?

    …

    入夜,莫微羽精疲力尽,很早就睡了。

    霍霆琛坐在床头,轻轻揉了揉她的脸颊,仿佛还能感觉到她眼下微凉的液体……他点起一根烟,缓缓抽了两口,随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司麟,你帮我回一趟家,对……就现在。”

    …

    一个小时后。

    霍司麟打着困倦的哈欠,完全不知道自家大哥大半夜的做什么人来疯。

    斜靠在车边,看到霍霆琛大步流星地走来,霍司麟扬手指了下身后跟着的一辆卡车,示意道。

    “喏!你要的画……我全都让人搬出来,一幅也没剩下。”

    “听小笙说你有那个女孩子的消息了?”

    “你大半夜地让我把画一幅不落地全部搬出来,该不会是要把这堆叠得像山一样高的画送给那个女孩子吧?让她看看……在你找她的这十年当中,你对她有多深情不渝?”

    霍霆琛直接没理会霍司麟的调侃,只淡然开口,吩咐了一句。

    “把画搬下来。”

    “搬下来?放哪里?”霍司麟转头看了一圈四下空旷的场地,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就放这地上?”

    霍霆琛挑眉看了他一眼。

    “不然……放你头上么?”

    “哥,你到底想干什么啊?!我怎么越来越看不懂你的套路了……”

    霍霆琛没有回话。

    一直等到货车司机把画全都搬了下来,整整齐齐地堆到了地上,他才淡淡地唤了一声修聿。

    修聿颔首应下,转身从车里拿出了一瓶酒精,对着堆满一地的油画扬手就浇了上去。

    “哎哎哎——”

    霍司麟见状大惊,当下一个鲤鱼打挺从车厢里跳了出来,急急地赶上前想要阻止修聿的动作。

    “大哥你是不是疯了?!你要烧了这些画?!”

    霍霆琛仍是默然不言。

    不等修聿把整瓶酒精倒完,就拿出打火机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尔后随手一丢,就把火光还未来得及熄灭的打火机丢上了被酒精泼湿的油画上,霎时熊熊的火光如同燎原般铺散开来,将四周的几个人影照得通亮。

    霍霆琛自始至终不发一言,就那么冷冷地看着被火焰吞噬的油画,薄唇弥漫着一口又一口的烟气。

    边上,霍司麟已经看呆了。

    他以前看过霍霆璀画,每一笔每一划,都很认真并且专注。

    通常一幅画下来,要花上他大半天的时间,这对于一个时间观念非常强并且做事干脆利落绝不浪费一分半秒的人而言,无疑是相当不容易的。

    可是他画了将近十年的画,竟然就这么草草地付之一炬,说烧了……就烧了?!

    他哥是受了什么刺激吗?才会这么想不开?!

    一直看着所有的油画都被焚烧殆尽,霍霆琛才随手将烟蒂丢进了明明灭灭的火堆里,转而迈开步子,头也不回地走离了开去。

    只剩下霍司麟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忍不住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压低声音问了修聿一句。

    “我哥他……出来的时候,脑子被门夹了?”

    …

    关于参加慈善晚宴的事,莫微羽没跟霍霆琛提及。

    对于昨天晚上发生在琴房的事,她也很难在短时间内释怀。

    所以她早早就出了门,本以为可以早点去到酒店,没想到车子开到半路,就被人‘哐’的一下砸碎了车窗玻璃!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