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惊世魔后:魔尊宠妻无度 第六十三章 算她多管闲事【二】

时间:2019-12-16作者:豆沙包子

    叶凌嘴角邪魅一扬,朝黄衣女子看去,笑意似笑非笑,似讽非讽。

    听闻黄衣女子所言,妇人朝后方看去,见一少女和老者,老者看起来甚是德高望重,饱经世事。原本就迟疑不决,惊疑不定的妇人,更是张皇失措,局促不安的朝着叶凌开口“多谢小姐,只是宝儿再不能有任何危险了,小妇人就不看了……”

    说着抱着孩子的手紧了紧,后退了好几步,明显相信了那少女说的话。眼前这位小姐看起来也不过就十五六岁,哪里又有什么真的本事呢?难道真的想把宝儿拿来练手?

    叶凌不由得笑着摇摇头,原本就是看这妇人独自一人带着孩子,动了恻隐之心,现在看来倒是她多管闲事了,人家这是明显把她当成行走江湖的骗子了。

    “大夫,能不能请您帮我看看我的孩子。”她抱着孩子,满含希冀,把所有希望都放在这位老者身上。

    “帮你看看?不过一乡野妇人,本小姐凭什么让人给你看?你可知青叔可是中央帝国数一数二的神医圣手?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的!本姑娘好心提醒你,你倒想赖上我?”鹅黄纱裙的女子,眉清目秀,只是那一双眼睛都要长到头顶上去了,傲慢至极,满是不屑的语气,字字诛心。

    听到这话,妇人心中一惊,脸色煞白,这位大夫不肯救宝儿……

    她双目泪潋潋,声泪俱下“求大夫救救宝儿吧……宝儿拖不得了……求求小姐了。”

    黄衣女子目光在妇人身上上下下打量,满是嫌弃“若是谁都这么求一求,哭几下,青叔就救了,那青叔还不得累死?”

    老神在在淡然而坐的青叔,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以他的本事,自然想救什么人就救什么人。

    一楼的低阶修士们喝酒聊天的,或者是闭目养神的这一刻倒是不约而同的看起戏来。

    谁也不会去出这个头,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凡人去得罪中央帝国的圣手,毕竟自己将来还有可能会求到人家身上,神医保命,自然是不能轻易得罪的。

    包厢内,叶凌悠闲的端起酒杯轻抿,饶有兴致的看着下方的戏剧一幕。

    即使下方再如何悲凄,夜沉渊狭长的凤眸一直锁定着叶凌,低沉笑意“阿凌,是不打算再出手了……?”

    他看着叶凌之前出手碰了一鼻子灰,不由得戏谑调侃。

    “夜沉渊,我可没兴趣拿热脸去贴别人冷屁股。”叶凌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淡然出声。

    “自然,是别人贴阿凌的热屁股。”夜沉渊一双明亮璀璨如星河的眸子凝视着叶凌,笑意满满。

    “……且不说这个,她要做什么都是她自己的选择,既然她不信我能救那襁褓小儿,我又何必多此一举。”叶凌美目光华流转,神情悠然,声音淡得不能再淡。

    夜沉渊眸光染上一丝笑意,满满的欣赏溢于言表。

    阿凌一定不知道,她此刻侃侃而谈的模样是怎样的璀璨明丽,如一抹云霞散开,铺撒九重天际。他清楚的听到了自己心里重重跳了两下,须臾,他掩饰住眸中的痴然,邪肆一笑“阿凌自然是对的,那本王……就陪阿凌一起看戏。”

    夜沉渊这一笑,如血莲绽放,一刹那美到极致。

    叶凌看着夜沉渊,一双明亮的眸子有一瞬间染上痴然,心狠狠动了动,她一惊,猛的移开视线转过头,掩饰般的端起酒杯“谁要和你一起看戏,我看我的,和你有什么关系!”

    夜沉渊深深看了叶凌一眼,一脸满足,嘴角慵懒微微一勾“怎么办呢,阿凌这么聪明,不好骗呢。”

    夜沉渊修长白皙的手指宠溺的刮刮她的琼鼻。

    若是别的女子,只肖他随便勾勾手指,无数的姑娘主动送上门来,踏破王府大门,唯独这丫头软硬不吃。

    不过,他定会让她做夜王府的女主人!

    叶凌避重就轻,没好气说话“看你的戏。”

    两人对话还未清,下方妇人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小姐,小妇人实在走投无路了,求你,求你救救宝儿……”说着,拿手去扯黄衣女子的纱裙。

    “滚开!你竟敢拿脏手碰本姑娘!”黄衣女子语气恶劣,嫌弃的不能再嫌弃“说了不要在此纠缠,本姑娘可是中央帝国顾尚书府的千金,将来更是夜王正妃,你好大的胆子!”

    “噗嗤……”叶凌没忍住,一口茶喷了出来。

    “谁?!”黄衣姑娘视线扫过,停在叶凌身上,“刚才是你在笑我?”

    “不好意思,没忍住。”叶凌颇为无辜的开口。

    “你……夜……夜王殿下?!”她话未说完,眸子一瞬间看到一旁漫不经心品着酒的夜沉渊,一身黑色暗纹锦袍,犹如九天之上的神邸,那么俯瞰众生,没人有资格跟夜王殿下并肩而立,这女人是谁?!

    “夜……夜王殿下。”黄衣女子面色绯红,跟之前满脸傲慢之人判若两人。

    “夜王殿下,我是顾尚书府家顾漫,您……可还记得我?”女子忐忑不安的出声,夜王殿下那样九重宫阙般的存在,就算只看一眼,也是亵渎,如今面对面说话,她紧张的心都要跳了出来。

    夜沉渊深邃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叶凌身上,就好像面前没有这么个人。

    “夜王殿下,我是顾漫啊!我们在中央帝国是见过的……”顾漫见夜沉渊一脸风轻云淡,完全忽视的态度,不由得急急出声。

    “说够了?”夜沉渊凤眸微眯,淡淡扫了她一眼,虽然薄唇仍是上扬,却是一抹森寒的弧度。

    顾漫直愣愣的点了点头,偷偷瞥了他一眼,又急忙低下了头。

    “说够了,就滚吧。”夜沉渊曲线完美的唇溢出几个字,嘴角勾起一抹冰冷邪魅的弧度,带着不耐烦的语气,直接了当的赶人。

    他吝啬的一个字也不肯多说。

    顾漫脸一下子涨的通红,脑子一片苍白,不知如何是好。

    难得在这重林镇碰上了夜王殿下,难道真的仅仅只是因为几句话就打道回府吗?她顾漫也不比夜王旁边这女子差吧,更是一国尚书千金。

    顾漫手紧了又紧,若是她主动一些,想到这,暗暗给自己打气,僵硬的脸上强自挤出一抹笑容“夜王殿下,你们也是要去重林山脉吧,不如我们结伴同行……”

    夜沉渊眼底闪过邪妄,淡淡瞥了她一眼,这一眼,杀气凌冽,冷傲孤清到极致,如暗夜魔尊,生杀在握!

    瞥的顾漫甚至生生感觉灵魂都被冻僵了一般,通体心寒,再不敢吐露半句话。

    夜沉渊看向叶凌,笑的分外妖娆,随手端过小二送上来的清粥,试了试温度,觉得应该不算烫,殷勤递给叶凌。

    “烫不烫?”他邪魅一笑,清浅温柔。

    “不烫,你也吃。”在顾漫虎视眈眈的目光下,叶凌内心腹诽,面上也是慢悠悠,淡然的用餐。

    “好。”轻轻一个好字,也只有对着叶凌时,才会如此温柔,兼暖意横溢。

    两种极大的误差,也是十分鲜明的对比。

    同样是女子,在他眼里却是一个宠上天,一个踩进泥地。

    亲眼所见,亲自对比。

    这一种心态是何等的煎熬和折磨。

    看着对面站着的女子一双手青筋暴起,脸色惨白。叶凌很想翻白眼,夜沉渊这货是在给她明晃晃的拉仇恨值……

    那姑娘都想把她给掐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