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惊世魔后:魔尊宠妻无度 第十九章 下山历练七

时间:2019-12-16作者:豆沙包子

    “啧啧……我想你怕是有事没有和城主说清?例如…书房底下的血祭锁魂阵……”叶凌一字一句间,黑袍人脸皮抖动,心惊胆战!

    “什么血祭锁魂阵,还有道友为何夜闯城主府,还伤我府中之人??!”水原紧皱着眉,心里似翻山倒海:书房里的事情已经被发现,那吾儿……

    “也罢,既然这人不愿意说…”她意味深长的看了地下缩成一团的邪修一眼,“那我今天就好心告诉城主,这血祭锁魂阵,乃是邪修阵法,至于城主你府上这人嘛……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绿色身影向前一步,紧盯着水城城主,不放过他眼中一丝一毫的神态,她就是想知道,这城主是真不知?还是……假装不知呢?

    “血祭锁魂阵又称锁鬼阵,需八名少男少女以死为祭,死镇八门,乾卦——开门——西北

    坎挂——休门——正北

    艮卦——生门——东北

    震卦——伤门——正东

    巽卦——杜门——东南

    离卦——景门——正南

    坤卦——死门——西南

    兑卦——惊门——正西,日夜折磨阵中之魂,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别说了!!住口!”水原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真是如此,吾儿岂不是日日夜夜不得安宁!!枉为人父!!

    他一伸手,地上的邪修一把被吸了起来狠狠掐住脖子,憋的一张脸青筋暴起,面色紫红。

    “你不是说是转生阵法?你不是说保证可以复活吾儿?!!”水原瞠目欲裂,连带着整只手都在颤抖。

    “城主,我……我…”邪修说不出个所以然,眼底尽是心虚,若不是因为这女子,这傻子怎么可能发现!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说谎的是谁,一目了然,就是他蠢!!被一个邪修耍的团团转!!手上一个用力,咯嘣一声脆响,脖子断裂,邪修死不瞑目。

    “哈哈哈……”水原扔垃圾一样把人扔出去,整个人无比悲戚。“我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这么邪性的阵法怎么可能是转生阵法,当真就是昏了头,害了无辜之人,也害了吾儿!!”

    “噗…”一口心头血喷涌而出,体内五行不稳,灵气乱窜,受到的打击太大,刺激五脏六腑移位重伤。

    “城主!!”

    “城主大人!!”

    “来人快去找人救城主!!”

    一群属下万分焦急。

    “站住!”水原虚弱的声音响起“谁也不要动,今日会发生此事,全是我一人自作自受,轻信奸邪,万死难辞其咎!日后这水城城主你们另选他人吧,我对不起这水城百姓,无颜面对。更对不起浩儿,从他出生就没有好好关心过他,现在……我要去陪陪他。”

    脑海中稚子从前一句句话回荡耳边:“父亲,今日还有如此之多的公务要处理吗…?”

    “父亲,明天是我的生辰,您能不能陪我一天……”

    “父亲,这药好苦,浩儿不想喝了……”

    “浩儿的病真的会好起来吗??到时候浩儿就能帮父亲分担了,父亲是不是就有时间陪陪浩儿了……”

    “父亲……”

    水原眼底是深沉的慈爱:浩儿别怕,爹爹来陪你了,爹爹有很多很多的时间陪你,这次不会再食言了……拖着重伤之身踉跄进山洞,石门死闭……

    余下众人面面相觑,叶凌也不知何时不见踪影……

    一艘离开水城的画舫上,叶凌独自坐于船头,眺望前方江河,也不知在看什么。

    说到底这水城城主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佛说,世间之事,因果循环,这城主结交奸邪,枉害无辜之人性命,这是因,独子困于锁魂阵日夜折磨,直到城主赔上自己性命。这是果!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一念成仙!一念入魔!全因放不下执念,放不下忘不了。

    她不知道她此时整个人的状态就好像融于天地之间,缥缈不可寻。时而为风,时而为水,捉摸不透,这是进入顿悟了。

    到底是多有天分才会进入顿悟,这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但凡顿悟,收获绝对是巨大的。顿悟突破往往就是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或者看到某些事物,甚至是自己想清楚了某件事,才会有顿悟出现。这对修行者来说,乃是大事喜事,出现顿悟后除非是生死仇敌,否则一般情况不会有人去打断顿悟者。

    这是修行界的大忌。

    这一刻天地灵气纷纷涌入体内,如溪流汇入大海,灵气归一。

    她睁眼,眼中灵气菡萏,比之前更是气势大变,整个人似乎返璞归真,收于平静,仔细用灵识观察便会发现灵力已经上窜到另一个高度,更为精纯,不可同日而语。

    踏踏实实的练气九层!!五系同修,战斗力更强横,五倍提升!

    “姑娘此去金城可是有事要办?”划船的老翁此时才说话,刚刚看这红衣姑娘似乎在想事情,便不好打扰,他载客渡江这么多年,是头一回见着这么俊的姑娘,跟那画儿上的人一样美。

    叶凌笑意写在脸上,心情还不错。“老人家,我呢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到处走走,见识见识!”

    老者也是笑着“原来姑娘是去游玩啊,这江河渡口尽头是金城,正巧这三天举行花灯会呢,姑娘若是不急,可以去凑凑热闹。呵呵…”

    “花灯会?很热闹吗?”

    “那可不是?每年金城的花灯会都是人山人海呢,街上各种彩灯,赋诗,对对子。老朽之前去过一次,都不想走了……”

    叶凌笑吟吟的站在船头,一袭红衣穿在她身上生动万分“看来老伯也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正巧我也是,去都去了,肯定是要去看看的,多谢老伯提醒…”

    “该去,该去,呵呵……年轻就是应该多走走…”老者一边划船一边和叶凌聊着天。

    “哈哈,瞧老伯这话说的,我就是年老了,我也一样会到处走走……”唔,坐在船舷托着下巴:出来快半月有余了吧,这次去看了金城花灯会就该回云霄剑宗了,不知道这金城有没有墨阁拍卖会的分阁,之前拜托的事……

    就这样一边打趣唠嗑,在夜色降临的时候抵达金城渡口。

    老头临走的时候还在嘱咐她,小姑娘一个人在外行走,还需多注意安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也不缺好人不是么…”她自说自听,迈步踏上金城渡口的石阶。

    烟火气息环绕周身,十里长街,人群络绎不绝,灯光辉煌,栩栩如生的兔子灯,娇艳欲滴的荷花灯,古朴典雅的三层宫灯……装饰考究,美轮美奂……

    “可真是热闹,好久没有这般轻松过了…”朦胧的灯光衬的叶凌眉目如画,笑颜如花。就像诗句所说,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那些打打杀杀的事虽然依旧随时发生在身边,难道就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破坏原本的心情?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是非且再谈……

    “快走啊,前面钱家公子举行的赋诗大会开始了!!”耳边一声女子的尖叫,吓的她一个激灵!发生什么事儿了?什么赋诗大会?看着满街原本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的世家千金一个个伶起裙角,呼朋唤友的朝前方小跑而去……

    叶凌看着这场面有些愕然:这世界怎么了???钱家公子?莫非是四大世家之一的钱家?暴发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