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道圣手在都市 第二百二十一章真话假话(2)

时间:2018-08-10作者:青梅煮酒

    回到客厅,赵致远看到夏楠已经坐在沙发上开始打电话,自己就慢慢地转悠到了厨房的位置,先是从餐边柜里拿出来了一个普通的玻璃杯子,用自来水冲洗了一下之后,拿出兜里的白色瓷瓶,往杯子里倒了四五滴类似于白酒一样的液体,又拿起来房子鼻子前闻了闻,确认没有任何异味,就从饮水机里接了大半杯水,端着杯子回到了客厅。

    把杯子放到茶几上,就听到夏楠在电话里道“嗯,嗯,好,那我在这等你,你快点过来……”可能是为了装的像一点,夏楠在话的时候,是一副非常害怕的语气。

    夏楠挂了电话,先是看看茶几上的杯子,然后又看看来回走动着的赵致远,自嘲似的苦笑了下道:“唉,我都不知道我在做一件什么事情,这要是让他知道了,我估计我得死无葬身之地……”

    看到夏楠有点想打退堂鼓的样子,并且对于这件事把夏楠这样一个女人牵扯进来,赵致远确实有点于心不忍,想了想就道:“我过我会保护你的安全,就一定会做到,即使这件事情做不成,我答应你的事情,依然是有效的……还有,如果你真的不想做这件事情,就不要勉强,要不然破绽会更多,你现在还可以选择退出,我来想其他办法……”

    夏楠先是盯着赵致远看了好几秒钟,好像是在判断着赵致远的话的真伪,看到赵致远那古井不波的神情,似乎有点烦躁地把手机往沙发上一甩,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道:“算了吧,人生难得疯狂一次,我就是因为胆怕事,才落到今天这么一个下场。即使最后我赌输了,那我也就认命了……”

    “你赶紧上去吧,左手边第一间房,他大概有二十分钟时间就到了。”夏楠往前走了两步,又对赵致远道,然后就头也不回地进了卫生间。

    赵致远站在原地想了想,似乎这会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看夏楠的样子,应该也是下定了决心了,就转身上了二楼,进了夏楠所的房间,不过赵致远并没有把门完全关上,而是留了一条缝,以便能够听到楼下的动静。

    等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古建国就急急忙忙地赶到了别墅,刚一进门,就问夏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刚刚在卫生间洗了把脸的夏楠,因为别墅里面有点冷,再加上看到古建国确实有些害怕,脸色有些泛白,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古建国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就找上我了,我问他想干什么,他也不,他就想跟我认识一下……”

    “来,你别紧张,仔细地给我把事情……”古建国走到夏楠的身旁坐了下来,轻轻地拍了拍夏楠的肩膀道。

    被古建国这么一拍,夏楠的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这会的她是真的紧张了,双手使劲地紧了紧自己的衣服,想了一会才道:“大概是一个星期前吧,这个人通过我原来的一个学生找到我,是有两幅画,想让我看一下……”

    “我本来是想应付着他,想知道他找我做什么,所以就收下了他送的这幅字,并且跟他一起去了芙蓉广场,但是……但是当我看到他把陆哥两下就打晕了的时候,我……我就不敢了,赶紧跑了回来……”花了将近十分钟时间,夏楠才断断续续地把整件事情叙述了一遍,然后就双手抱着肩膀,前倾着身子,身体因为紧张而微微颤抖。

    古建国听完了之后,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看夏楠,又看看夏楠放到桌子上的那幅字,似乎是不太相信夏楠的话,但是一时又找不到什么破绽,沉默了好一会,才伸手扶着夏楠的肩膀,把夏楠的身子扶直了,轻声地问道:“你的都是真的?”

    夏楠嫌弃似的甩了一下胳膊,把古建国的手从肩膀上甩开,往旁边挪了一下位置,鄙视地瞪了一眼古建国道:“我倒是想假的,你给我找出来一个啊,你们一群大老爷们,都来欺负我一个女人,有意思吗?”可能是出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也是她真正伤心的地方,夏楠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掉了下来。

    躲在楼上的赵致远,能够清晰地听到这俩人的对话,甚至从门缝里能够看到夏楠伤心的样子,但是此时此刻,除了在心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之外,赵致远确实没有任何的办法。

    “嘿嘿,那可不好,不定是我们这几个老头子现在满足不了你,你又想找一个年轻呢,是不是?”背靠在沙发上的古建国,突然不怀好意地笑着,意味深长地道。如果夏楠能够看到古建国的表情的话,肯定就能够看出来那是一种非常奸诈的笑容,每次在算计别人的身上,都会出现这种笑容。

    “古建国,你还是不是人……”听到这样的话,夏楠就如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顺手拿起在商场买的衣服,砸在了古建国的脸上,指着古建国的手指也因为极度气愤而颤抖着,咬牙切齿地道:“古建国,你信不信我就是死也会拉着你?”

    相反地,古建国不但不气恼夏楠这样,反而腆着脸,笑嘻嘻地道:“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看你太紧张了,跟你开个玩笑吗?来,喝口水,消消气……”

    看到古建国端着那杯水递了过来,夏楠是不出的紧张,但是只能装作生气地把手一挥,好像要把水杯打掉一样,怒骂了一句“滚一边去……”,然后就坐到沙发的侧面,侧过脸不看古建国。

    “我跟你真的,这个年轻人我听过,去年正泰县的事情就是这子搞出来的,并且老二那儿的陈狗剩,也是他打伤的,好像在医院躺了好几个月才出来……”古建国并没有把那杯水放到茶几上,而是继续拿在手里,收起了笑容,若有所思地道。

    夏楠这是第一次听到有关赵致远的事情,因为对赵致远有着极大的好奇,又听到陈狗剩这个在她的印象中,好像在安远可以“横着走”的人物,竟然被赵致远送到了医院,所以也顾不上生气了,就转过头来,看着古建国。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