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道圣手在都市 第一百七十五章接人

时间:2018-08-10作者:青梅煮酒

    在赵致远所认识的几个医生当中,焦阳应该是年纪最的一位了,相对来跟赵致远的共同语言更多一点,所以两个人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都还没有聊尽兴,焦阳就从食堂叫了几个菜送到办公室,跟赵致远边吃边聊,吃完了之后继续接着聊,一直到下午三点钟,焦阳还有其他事,才“依依不舍”地把赵致远送下了办公楼。

    赵致远也通过这次接触,对焦阳的印象大为改观,认可了岳中平所的这是一个“可造之材”的法,所以到最后的时候,言谈之间也就不再保留,把该的话也都了出来。而焦阳也不是完全盲从赵致远,在有的问题上还会和赵致远争论,这些争论对赵致远来,正是他所欠缺的东西。所以俩人之间已经有了一丝惺惺相惜的意思了。

    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赵致远还是一如既往的守在病房里,不过这次却多了一个任务,那就是陪焦阳“聊天”,焦阳只要一有时间,就跑到金宇的病房,追问着各种问题,甚至有一些赵致远都不知道或者是还没搞清楚,赵致远就如实相告,越是这样,焦阳就对赵致远越是敬佩。每次俩人聊天的时候,就连躺在床上的金宇都是听的“津津有味”,虽然云里雾里的没有听懂多少。

    一个星期之后,金宇已经能够正常活动了,身上各处的疼痛也基本消失了,只是身子还有一点虚弱,赵致远就又改变了一次药方,这回赵致远就很肯定地告诉母子二人,再有一个星期的时间,就可以痊愈出院了。

    而赵致远也在王颖的再三劝之下,离开了医院,当然也是严词谢绝了一个不知道装着多少现金的袋子。离开医院之后,除了去看了一趟王冰瑶,婉言推辞了王冰瑶想让他住到她家里的要求,其他的时间赵致远都是待在静南驻京办,认真地看起了从焦阳那儿借过来的几本有关西医方面的书籍。

    不过这次赵致远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到了第三天的晚上,范文强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是王冰瑶已经有了要生产的迹象,并且已经派了车来接赵致远了。赵致远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只是带上了自己留在驻京办的银针,就赶紧下楼到路边等着。

    驻京办的刘主任正好也要出门,看到赵致远站在路边,就赶紧停下车,跑过来问赵致远:“致远,你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刘主任对赵致远这么殷勤,不但是因为赵致远和赵利国的关系,这一点刘主任都没搞明白这俩人具体是什么关系,主要是因为常年不离酒桌的刘主任,浑身上下都是些不大不的毛病,结果半信半疑地吃了几副赵致远给开的药,这些毛病虽没有完全消失,也是好了个差不多,而且赵致远还给了他一个“秘方”,每次喝酒前喝上一点,无论喝多少都没有醉过……

    “没事,刘主任,你有事去忙吧,我等一个朋友……”赵致远笑了笑,很客气地对刘主任道。赵致远对刘主任还是很感激的,因为在这儿,刘主任对他真的是照顾有加——他第一次来住的那个房间,刘主任后来就一直给他留着,从来没有给别人住过,并且他喜欢吃的几样菜,刘主任都记得清清楚楚。

    “嗨,我能有什么事,还不是请别人吃饭……你有什么事就跟我,千万不要客气。”刘主任在自己快没有头发的脑门上抹了一把,自嘲似的笑笑道。

    “我真的没什么事,刘主任你跟别人吃饭也是很重要的工作嘛,不过刘主任,吃饭归吃饭,酒还是尽量少喝一点,真的对身体不好……”赵致远现在也搞清楚了这个刘主任是做什么工作的了,感情陪人吃饭还真的是他的一项重要工作,不过看着快五十岁的人了,好几次都是喝的东倒西歪的回来,那个难受劲,看的赵致远心里也不是滋味,所以好言相劝着。

    “唉……你以为我想喝酒啊,还不是身不由己,唉……一言难尽啊……”刘主任连着叹气,语气当中有一种不出的萧瑟。

    这话赵致远就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而刘主任似乎也不打算提前走了,就站在赵致远旁边,陪赵致远一起等着赵致远的“朋友”。

    没等两分钟,刘主任就看到一辆挂着军牌的黑色a8l快速的开了过来,刘主任还在想象着这又是哪一位大领导的车的时候,车子已经听到了他跟赵致远的前面,接着从驾驶位下来一个身着军装,看上去异常精干的年轻人,跑步过来拉开了后面的车门,赵致远很“友好”地跟他挥了挥手,然后跟司机点了点头就上车了,不过那位司机在关上车门之后,非常犀利的眼神扫了刘主任一眼,刘主任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

    等到车开出去好一会了,刘主任才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在京城工作了将近十年,见过以及听过不少的牛人牛车牛牌,但是刚才那个白底,红色字母va打头,并且非常靠前的车牌号,还是让他吃惊了一下,更为关键的是,刚才那个开车的“司机”,好像是大校的军衔,这样的车,这样的人,怎么会是来接赵致远呢?这个赵致远到底是个什么人……看着车已经没影了,刘主任才吧唧了几下嘴,带着许多的疑问,上车去办正事去了。

    其实来接赵致远的,是范文强父亲范铭的司机,至于范铭是做什么工作的,赵致远还真不知道,只知道是一名军人,在第一次去范文强家里的时候见过一次,一个黑脸大汉,话很少,只是跟赵致远不咸不淡的了两句话就走了,这位司机也就是那次见的,至于姓什么叫什么赵致远就不知道了,所以赵致远上车之后,什么话都没,一脸平静地看着车窗外的景物。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