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医道圣手在都市 第一百七十四章三件事

时间:2018-08-10作者:青梅煮酒

    到了办公室,焦阳先让几个实习生出去,然后把赵致远让到办公桌前的椅子上坐下,给赵致远倒了一杯水之后,又搬过来一把椅子,坐到了办公桌的侧面,才心翼翼地问道:“赵大夫,你是不是就是去年在医科大学给学生上课的那位老师?”

    “是我。”赵致远稍微思索了一下就简单地道,在没有弄清楚焦阳的具体目的之前,赵致远都是不会多什么,要不然他也不会到办公室的路上,一句话都没有。

    “对不起,我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没有认出来你,其实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你,只是没有机会见你,更是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焦阳双手作揖,语气很是诚恳,就好像赵致远真的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一般。

    “你这有什么好道歉的,不认识我很正常,你找我就是这件事?”赵致远轻轻地摇摇头,不以为意地道。

    “不是,不是,你不知道,你现在在中医学院的知名度很高,听学生特别喜欢听你讲课,我本来也是想去听的,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焦阳摆了摆手,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我找你其实是有好几件事情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为我前几天的言论,郑重地向你道歉,我的想法还是太狭隘了一些……”焦阳话的时候,已经站了起来,并且还给赵致远微微地鞠了一个躬。

    赵致远被焦阳的这一举动吓了一跳,不知道这是唱的哪一出,焦阳可是比赵致远大了十几岁,并且行医的资历也比赵致远高了很多,所以这个道歉赵致远肯定是不能接受的。

    赵致远赶紧站了起来,诧异地打量着一脸正色的焦阳,想了好一会,才想起来焦阳的应该就是那天在会议室的时候,的要为医院负责的话,苦笑了一下就对焦阳道:“你要是因为这个道歉的话,没有必要,这也不完全是你的错,虽然我不认同你们的这种法,但还是能够理解的……再我那天也是因为对病情着急,所以话的语气也不好,我也应该对你道歉……”

    “不,不,不,错的完全是我,你教育我教育的很对……句不怕你笑话的话,你那天对我了之后,我就一直在想,但是还不是很明白,直到前天回家,跟我父亲起这件事情,被他劈头盖脸一顿训斥,然后才告诉我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医德和医术究竟谁更重要一些,我才渐渐地明白了,所以不但要向你道歉,更要对你一声谢谢……”神情庄重的焦阳,在完了这些话之后,又露出了一丝丝的轻松。

    在焦阳话的时候,赵致远一直是盯着焦阳的眼睛在看,通过那清澈的眼神,赵致远就知道焦阳这不是在作伪,而是真心实意的,心中不由得对这个人佩服起来,要知道要让这么一个已经成名了的医生,对赵致远这么一个默默无闻的人出这番话来,可见他的心胸有多么宽广。

    别人敬他一尺,他就敬人一丈,赵致远从来就是这样的性格,所以赵致远轻轻地点着头,缓缓地道:“你你之前就听过我,其实我也是很早就听过你,是从岳中平岳教授那儿知道的,他对你的评价很高,认为你在年轻一辈当中,属于是领头的几个人之一,所以那天听到你的那番话之后,我就有一点失望……但是刚才你的这番话,却是让我高看你一眼,让我想到了那句话——一个人的成功,一定是有道理的……”

    “谢谢,谢谢……”焦阳听完了赵致远的话,面带喜色,甚至有点激动,又是双手合十,对赵致远道:“谢谢你的坦诚相告,我知道我之前有些骄傲自大了,这次见到你,才知道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了……”

    “既然你到坦诚相告,如果你不反感的话,那我就多一句……”赵致远也放松下来,微笑着道:“既然你学过中医,那么想必你应该知道清代名医吴鞠通的那句话——天下万事,莫不成于才,莫不统于德。无才固不足以成德,无德以统才,则才为跋扈之才,实足以败,断无可成。有德者,必有不忍人之心,不忍人之心油然而出,必力学诚求其所谓才者。医也,儒也,德为尚矣。虽然现在的很多人都做不到这些,但是你真的想要在医学上有一番建树,成为像焦老那样的名医,这句话你是一定要记住的……”

    “受教了,我一定铭记于心。”焦阳脸色严肃,郑重地点点头道。

    “没有那么严重,既然咱们把话开了,就不要这么客气,你不是还有其他事情吗?”赵致远摆摆手,随意地问道。

    “坐,坐,咱们坐下……”焦阳这才反应过来,两个人站着了好一会了,看到赵致远重新坐下之后才道:“第二件事情,就是想问问你,你现在在哪个医院上班,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儿,想来的话,我去跟领导,肯定没问题的……”

    “可能你还不知道我的实际情况……”赵致远喝了一口水,想了一会,才笑着道:“我呢,从就没上过学,是一天学都没有上过的那种,中医也是跟着师父学的,行医资格证还是去年的时候,岳中平岳教授帮我办的,所以,要去医院上班没那么容易……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我自己,从自由散漫,根本受不了医院的那种束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现在这个年纪,用中医看病的话挺尴尬的,很多人可能都不会相信,你也知道,要是病人不相信医生的话,这病就更加难治了……再一个,就是我现在手上还有些事情,可能把这些事情做的差不多了,有机会的话,肯定会做医生的……”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这件事情咱们就不了,等到以后再……”焦阳虽然还有很多疑问,比如赵致远的师父是谁,赵致远跟岳中平什么关系,赵致远现在在做什么等等,但是他也知道,他今天才算是跟赵致远缓和了关系,问这些肯定不合适,所以就有些忐忑地到最后一件事:“还有两件事情,其实是一件事,就是这次治病的有些问题,我还没有搞清楚,想向你请教,并且我以后也想跟你学习中医,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完了之后,一脸紧张地看着赵致远。

    “这有什么不愿意的,不过你跟我学习就有点言重了,有问题咱们可以互相探讨,很多问题我也还没搞清楚呢……”赵致远笑了笑道。

    “谢谢,谢谢,你这是太谦虚了,你的中医水平绝对是在我之上的……”焦阳喜出望外地感谢着,没想到自己忐忑地很久的事情,赵致远就这样轻松地答应了,并且没有丝毫犹豫,关键是还这么谦虚,比现在有些所谓的专家强的太多了。

    “你以后真的别这么客气,我是最怕别人跟我客气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客气……”赵致远摆着手,真心实意地道:“你先这次治病的问题吧……”

    “好,那我就真的不跟你客气了……”焦阳也是实在人,看到赵致远的是实话,所以着话就站起来,从办公桌上找到一个笔记本,翻开来递给赵致远道:“你看看,这是我做的一点笔记,上面有几个问题……”

    赵致远接过本子一看,就知道这是焦阳做的非常完整的一个病案,上面非常详细地记载了从接诊那天开始的每一个细节,包括病人家属的叙述,他自己对病人的诊断情况,以及西医的检查结果等等,密密麻麻地记了好几页。

    看了将近十分钟,才抬起头来,赞许地对焦阳道:“你这个记的非常好,我也记了一份,跟你这个稍微有点差别,完了给你,你可以对比一下……我跟你你下面的这几个问题:治这个病的关键就是扶正与攻邪一定要并举,同时还要补虚泻实,调平阴阳,具体来就是……”

    一时间,办公室里面就只有赵致远时而高亢,时而低沉的话声,以及焦阳在纸上记录的沙沙声,间或才有焦阳还是不明白的地方,询问着赵致远的声音。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