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七星浮世 第49章 ,备战

时间:2018-08-10作者:鬼火莹光

    七盘玑帝国今年倒是热闹非凡,虽然候家的演武迎来了不少人的瞩目,但是更加让人期待的还是五河家与三花石家的争夺之战,因为这次争夺有修道境修士的参与。

    在帝国,最常流动的修士为修气境,属于帝国的新生力量,而到了修道境,就极少待在帝国之中,多数人都选择外出历练寻找自己的机遇,五河家就因为有弟子加入了了不得的宗门,此次回来势必是强势而归,带领强者参与比试,也是帝国之人最为关注的一点。

    “馨兰我们快到候家了,你在坚持一会,等下我就叫侯家之人来帮你查看状况。”方哲温柔的对着馨兰道,原先抱着馨兰的姿势也换成了背着。

    “不用,我不想惊动任何人,在候家之外有一条路,无人知晓,你带我从那里进去,我的伤势他人帮不了。”馨兰在方哲的背上摇了摇头,轻声道。

    “好。”方哲应和了一声,顺着馨兰的指引,走到了一处水潭之处,周围并无任何人影。

    “跳下去,这水潭的另外一端就是馨兰花园。”馨兰罢,便将方哲抱的更紧,脑袋也贴在方哲的脖颈之处。

    “扑通”一声,方哲跃入水池之中,到是没有因为馨兰的动作而起什么心思,此时的他满脑子都是对馨兰的愧疚,要不是他的执着,馨兰也不会耗费神魂之血使自己元气大伤。

    馨兰花的池水倒是干净清澈,方哲借助着光线来判断出口之处,没有多久便背着馨兰爬上了岸,随后利用符箓清除了二人身上的池水,倒是馨兰在到达了馨兰花园之后,一番要昏过去的样子,让方哲看着十分的心痛。

    “将我放在水池中间便可,馨兰花会慢慢恢复我的神魂,等我恢复了再来找你。”馨兰对着方哲完,便睡了过去。

    方哲抱着馨兰,再次进入了池水之中,让他意外的是,周围的馨兰花竟然衍生过来,将馨兰托在水面之上,而馨兰仰面朝天,只有一半的身体沉浸在水里,眼见着被馨兰花层层包围的馨兰,方哲打算就在一旁守护,一直等到争夺战的开始。

    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争夺战就来临了,方哲自然不会虚度光阴,正好借着这个时间,修炼一下符箓之术,符箓之术求的是精,一时半会倒是刻画不了什么,这次倒是一个铭写符箓的机会。

    六符之术,借用六张符箓,将真气极其符箓的奥义都铭写其中,让修为低的修士也可瞬间使用,在同一水平,铭写的六符之术能传送的距离倒是远高于五行遁符,只不过五行遁符能自由控制,也算是各有利弊。

    方哲拿出了普通的符纸,是方清玉给他留下的,这么久不见,方哲倒是有些想念方清玉,渐渐的陷入了回忆一般,回忆他们在七彩沙滩之上的奔跑,回忆他们一起抓捕红色肉蟹的时刻。

    “唉”略微叹了口气,方哲回过神来,专心于符箓之术,符笔,也是方清玉为他准备,手握符笔,方哲还没细看六符之术的书籍,倒是来了兴致,想画一幅画,转了转眼珠,方哲动了动手中的符笔。

    今夜景是好景,花是好花,唯独留馨兰一人池中伤,方哲画的女子正是馨兰,笔起笔落,花费了一个时辰,一个亭亭玉立的羞涩少女出现在了方哲画中,少女穿着正是蓝色薄纱裙,边上还有方哲写的一行字迹,缘是今生。

    将这画放在了一旁的馨兰花中,方哲翻开了六符之术,六张符箓每张符箓之中的线条均不相同,但是同样的是,都有一个类似于汇聚的图案,这个图案的作用正是将五张符箓之中的真气,一起汇聚到想要激发的那一张符箓之上。

    一笔一画,一长一短,传送的距离因铭写的线条长短觉得,若是线条不顺,有一丝的停顿,或者是图案不符,那会导致传送失败,或者无法激发,以方哲此时的修为,全部的真气铭写在一张符箓上,可以传送很远的距离,但是普通符纸并不能承载他全部的灵气。

    方哲看了看空间之石中的堆妖兽之皮,这是在候家宝库获得,本就是准备铭写符箓只用,方哲取出了一张黄色妖兽皮,这里最差的也是一阶妖兽,至于更好的妖兽皮,方哲担心以自己的修为和符笔无法留下痕迹,更别是铭写符箓了。

    “滋滋”轻微的书写声不断的在馨兰花园响起,是方哲铭写的声音,不知不觉方哲铭写了很多六符,距离有长有短,符箓材质也有好有坏,一个好的符箓师,可是需要浪费很多材料才能培育,在方家高阶符箓师也很稀少。

    “六符,开。”方哲取出的是普通符箓,这个符箓上的距离极其之断,就是馨兰园的一端传送到另一端,至于远距离的六符,方哲还未尝试,如若在候府不断使用六符之术进出,定会被候家之人发现,惹来麻烦可不是方哲想要的。

    就算是如此短距离的传送,方哲也失败了许多材料,剩下的六符,方哲将好坏整理而出,不然一个失败的六符之术,不定在关键时刻就能要了方哲命。

    方哲陷入了持续不断的铭写符箓之中,普通符纸逐渐被他用完,用完之后方哲开始使用一阶的妖兽皮,其中有一张皮材倒是引起了他的注意,那是一张黑色皮毛,黑色的妖兽皮之上带着一丝丝的绒毛,而方哲的符笔无法在上面留下痕迹。

    当时在侯家宝物殿获得之时,就发现了它的不同,时隔一段时间倒是忘记了此事,这次我制作符箓再次拿出,倒是要好好研究一番,方哲的心中暗自想到。

    “不知到底是什么妖兽的皮毛如此奇特,无论我如何把弄皆不能在皮毛之上留下痕迹,火烧,刀切,就连滴血我都试过了还是不行,奇怪。”查看不出个所以然来的方哲,索性收起了黑色皮毛,继续使用一阶妖兽皮铭写六符之术。

    时间所剩不多了,不知道多少个阴晴圆缺,方哲清醒之时就在铭写符箓,累了会爬在馨兰花中憩片刻,有时也会游到水池之中,看看馨兰恢复的如何。

    “馨兰,明天就是争夺战了,我准备今天就去三花石家,倒是你不知何时能够恢复,六瓣萤花我会去拿到,只不过顺利的话,倒是不知你我何时还能再见,保重。”方哲此时正在水池之中,对着在恢复的馨兰道,同时取出一枚玉佩放在馨兰的怀中,玉佩极为简单,是方哲在方家外出时所购,陪伴他也有好几个年头,随后方哲变从原路而出,向着三花石家走去。

    在水池之中的馨兰并非没有意识,她反而很清醒,方哲在馨兰园发生的一切她都知道,此时的她不知为何默默的流下了一滴泪珠,“滴答”一声落入水池之中。

    云自然早就通知了方哲,因为地莲的缘故,三花石家倒是知道方哲的动向,而来到三花石家时,接待方哲的正是云自然。

    “花妙悠倒是神秘,明天就是争夺战了,在此之前我竟连她的身影也没看见。”方哲对着云自然打趣道。

    “妙悠可没你想象的复杂,天生莲花妙体的她,年纪就是三花石家的下一任家主,现在已经开始负责三花石家的事物,倒是因为天生对莲的喜爱,一直在培育她的各种莲花。”云自然听方哲起花妙悠,不由得解释一番,花妙悠从便和她认识,也不希望旁人对她有所误解。

    “那云姑娘对明天的争夺战可有什么了解。”方哲询问到,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虽然方哲极其自信,但是天下能人异士之多,还是要心一番。

    “河阳容,出战六人皆为他的师兄弟,河阳容从便被大日阳宗看上天赋,精心培养,被候家候若山击败,那是因为候若山也并非简单之辈。”云自然缓缓道。

    “大日阳宗的师兄弟六人。”方哲喃喃道。

    “大日阳宗是远方帝国的宗门,距离七盘玑帝国倒是有一段路程,但是一宗之力就远超七盘玑一个帝国。”云自然看着远方,不知道在想这些什么。

    “不知大日阳宗使用的是什么手段。”方哲询问道,心中却在暗想,五河家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他们料定三花石家不敢对大日阳宗来的修士痛下杀手,仗着大日阳宗狐假虎威,难怪花妙悠有时会露出一副愁容。

    “不知,这是大日阳宗的修士第一次在七盘玑帝国展露实力,但是听闻手段极其凶狠,就在最近几日,已经伤了很多势力家中子弟,也没有见那个势力出来话,你若是觉得不妥,在决斗之时,不立生死状即可。”云自然对着方哲道。

    “多谢云姑娘告知,明日的战斗,我方哲定然全力以赴。”方哲毕竟答应了三花石家,男子汉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方哲所应之事,定然不会反悔。

    云自然随后便带领方哲去了住所,调整精力,准备明天的争夺战,战斗一触即发,而众人都不知道的是,五河家的目的不只是在争夺战上打败三花石家,而是另怀鬼胎。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