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掌上明珠:爵爷,节操呢! 第【11】章 寻人而来

时间:2018-08-10作者:清风逐月

    清晨的这一场闹剧就在叶茂机智冷静的应变中不动声色地化解,村民中有看明白的会赞上叶茂两句,有些依旧看不过眼的非得要嘲讽两句才肯离去。

    沈越一直在旁边冷眼看着,眸中的疑惑却是渐渐扩大。

    叶茂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女子?

    她拥有着惊人的美貌,却并没有恃美生娇,她甚至很是知道美并不是一个女人全部的资本,所以她依靠的从来不是美貌?

    那冷静沉着地应对,那有理有据地分析,竟然在村民们都要站在了刘桂花与叶蓓母女一边时,她还能眼尖地将他拉了出来强迫地绑上一条船做了她的证人?

    其实对于这一点沈越很是无语,他根本不想掺和进这些家长里短的争斗中,但叶茂所说的是事实他也不好否认,难道还真看着那么多人欺负她一个小姑娘吗?

    他又于心何忍?

    这个念头一在脑海中冒头,连沈越都吓了一跳,他目光复杂地看了叶茂一眼,一时之间脸色有些僵。

    热闹散场,村民们都陆陆续续地走了,甚至还有想看热闹的跟在了刘桂花身后,似乎想要看看叶家族长最后会怎么样处置刘桂花,而叶家其他人又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古代的农村本来就缺少娱乐活动,若是有这些热闹可看,足以让村里的人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话聊上好几天。

    而身为当事人的叶茂却没有跟上,转身拿了把扫帚出来。

    虽然看着是刘桂花受伤吃亏,可这院里满地的狼藉和脏污,叶茂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姐,我来吧!”叶盛想抢扫帚,被叶茂强硬地握住了手腕,“自己都受伤就别添乱,在一边呆着去!”

    “喔。”叶茂身上的气场很低,特别是那紧绷沉郁的脸色就差明明白白地写上四个大字:我在生气!

    叶盛突然就不想反驳她了,一个人默默地退开站在了旁边。

    他姐一定是因为和二婶的事情闹得不开心吧?二婶的性子本就是这样,从前她们俩也爱抢尖要强来着,可哪一次不是二婶占着便宜?

    这次看着应该是他们占上风,可为什么他姐还是一脸不开心的模样?

    叶盛哪里明白叶茂的心思,叶茂此刻是在惋惜她损失的野鸭蛋,为了捡回这些野鸭蛋,她不禁背上受了伤,还意外地撞见了沈越出浴……

    虽然冰山美男也很有料,但在温饱都没有满足的基础上叶茂也着实没有心情想其他的。

    眼下她一边扫着打碎的鸭蛋壳,一边在琢磨着自己的事情。

    那一头村长陈大海还没急着离开,看着沈越的目光一直盯在叶茂的身上,陈大海清咳了一声提醒,“沈越,你这是来干什么啊?”

    虽然沈越也算是他的世侄,是个年轻有为的青年后生,但就这样盯着一个大姑娘看算什么事?

    虽然俩人的眸中似乎都没有男女情多的意思,只一个带着疑惑,一个带着深思,可这看在那些爱八卦的村民眼中可不是那么一回事。

    陈大海已经瞧见还有些没走远的村民在往这边张望来着,他忍不住出声提醒了沈越一句。

    “我是来……”沈越愣了一愣,突然像是反应了过来脸色一肃,“我是来找白展的家人,村长,你可知道他们家是不是住这里一带?”

    他下山后也是问了村民才往这边走的,只是这头聚焦的人有点多,他刚一走过又被叶茂给拉去做了证人,一来二去之下竟然给忘记了正事。

    “沈大哥,你是来找我爹的吗?”白朗耳朵尖,听到这话瞬间就激动地蹿了过来,只是在沈越面前他还有些小心翼翼的。

    沈大哥看着好高好壮啊,不过这种壮不是村头大牛那种肥厚的壮实,反倒是显得个头很高,一举手一投足之间都给人很有力量的感觉。

    白朗说不出自己心底的那些形容词,但不妨碍他对沈越生起钦佩和仰慕,他就在他爹白展口中听说过许多沈越的故事,什么空手抓野狐,挥手劈灰狼……

    沈越的这些传奇故事在猎户们口中津津乐道,并且一点也不妨碍他成为孩子们心目中的偶像和英雄。

    “朗儿!”白婶一见白朗这样便想上前斥他两句,这孩子太调皮,让小黄狗咬伤刘桂花的事情还没有个定论,如今还敢随便和沈越说话?

    沈越是谁啊,那可是猎户中公认的实力最强的一个,普通村民不知道,可白婶生为猎户的妻子却是知道的。

    平日里白朗他爹提到沈越时都要竖起大拇指,说他有勇有谋不似一般猎户,若不是他习惯了独来独往,只怕村里好些猎户都想要与他搭档,对这样的人物白婶心中还是有些敬畏的。

    乍见沈越又知他如此年轻,白婶还在心中感叹了一番,不过沈越和叶茂又是怎么认识的,白婶心里在犯嘀咕便听他提到了自家男人白展,不由好奇地上前行了一礼,客气地说道:“沈兄弟,白展是我夫君,你找他何事?”

    叶茂也缓缓抬起了头,从沈越凝重的表情中她嗅出了几分不同寻常的味道,不由心下“咯噔”一声,又暗暗扫了白婶一眼,攥紧了扫把默默地走到了她的身边。

    对于叶茂的突然靠近白婶和白朗母子都不以为意,村长陈大海倒是微一挑眉,不过这本来就是在叶家兄妹的院子里,他们难道还能管着人家主人在院子里随意走动不成?

    沈越却不由高看了叶茂一眼,这姑娘看似已经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中,却仍然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甚至在他提到白展时便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并且机敏地抬了头,她直觉的反应已经超出了一般村姑,这不动声色地走到白婶身边,一定是想在必要的时候对白婶提供帮助,这从她此刻的站位就能看得分明。

    原本被她握在右手的扫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在了左手不使力的位置,叶茂整个人站在白婶左后方一个错位的距离,右手微微圈扶在白婶身后,似乎随时在做着接应的准备,一双清亮的眸子却是直直地向他望来,仿佛能够看进人心里似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