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掌上明珠:爵爷,节操呢! 第【1】章 流言蜚语

时间:2018-08-10作者:清风逐月

    黄昏,晚霞在河面上耀出了一层金光,正映照着少女明媚娇艳的面容,她有一双狭长的凤眼在眼尾处微微上挑,带着一丝天然的媚态,鼻梁高挺雪白,红唇不点而朱,叶茂的美放在现代也不是那种端庄大气型的,而是祸国殃民的绝代妖娆,加上她十四岁的年纪已经发育得极好,胸口鼓鼓得撑着衣服,更显得小蛮腰不盈一握。

    这样的美貌和身段在村里自然是鹤立鸡群万里挑一的,只是美中不足的是,叶茂的额头眼下缠着一条白白的细布,布上浸透出了一团血迹,只是这血迹早已经干涸暗淡,像一块抹不去的红疤。

    叶茂皱了皱眉,伸手轻抚额头的伤处,一双眼睛沉郁而冷肃。

    就在这时,不远处洗衣服的刘二婶啐了一口,横肉一抖,骂道:“呸,这小破鞋竟然还敢出来?”

    “不要脸的狐狸精,自己堂姐的未婚夫都敢勾引!”

    “就该去浸猪笼!”

    “妖里妖气,就是个小骚货!”

    “……”

    刘二婶得到附和,心中得意不由骂的更来劲,“这小贱人怎么就没死干净,你们可要看好自家男人了,当心……”她话未说完,一转头发现原本洗衣服的少女不见了,刘二婶纳闷地正要回头去找,忽觉后背一疼,她重心不稳一头扎进了河里。

    “救命啊!”刘二婶胖,满身肥肉在水里抖得直哆嗦,她扑腾着想往岸边游,一时之间水花四溅。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旁边的人看的目瞪口呆。

    “叶、叶茂!你、你疯了吧……”李婶子蹭的一下站起来,就看到叶茂正叉腰站在刘二婶的位置上。

    刘二婶,就是被她踹下去的!

    “谁敢救她?!”叶茂冷笑一声,手里的洗衣捶紧紧地握着,夕阳微光之下少女的面容也像覆上了一层淡金色,无端得生出一种威严和气势,大家看的目瞪口呆,满脸骇然。

    叶茂,不一样了!

    以前的叶茂怯弱胆小,可站在这里的叶茂,哪还有半分怯弱?

    大家都站在岸上不敢伸手去拉刘二婶。

    “叶茂,你这个小贱人……”刘二婶仍然在水里叫骂道:“你不得好死!”

    叶茂洗衣捶一敲,刘二婶扒拉在岸边石头上的手就是一缩,原本已经要上岸的身形“噗通”一声又跌回了水里。

    “刘婶子,我是死过一回的人,不怕死……你要是不相信,就试试!”叶茂居高临下地看她,目光淡淡,全身却散发着森然冷气,“看看我们谁命大?!”

    “你……你死又不是我害的你……”刘二婶肥胖的身体在说话时不停地噗通着,也许是被叶茂的气势给唬住了,不敢再朝岸边靠近,“明明……明明就是你自己撞的墙!”

    “撞墙也是你们害的,是不是今日又想再逼我跳河?若我不死还好,死了我就阴魂不散缠着你,看你能有什么好下场!”叶茂狠狠地盯着李二婶,原本的叶茂是怎么死的,就是被这些长舌妇给害死的!

    好好的一个姑娘,不仅被诬陷成勾引未来堂姐夫的坏女人,还被说成与村里的无赖王二麻子有染,叶茂一气之下想不过这才撞了墙。

    这傻姑娘是死了一了百了,但d亚洲区总裁叶茂却替她活了下来。

    “今天这是第一次,往后再让我听到有人嚼舌根,就不是泡水那么简单了。”叶茂说完目光冷冷一扫,那些村妇被她这目光一盯着赶忙闪避开来不敢直视,叶茂冷哼一声这才离开。

    刘二婶在水里又是一阵哆嗦,倒不是给冷的,而是怕的。

    大家想救又不敢,好不容易等叶茂衣服洗好走了,这才合力将刘二婶给拉上来。

    “这事不能算,那个贱人给我等着!”刘二婶也不顾自己一身狼狈张口就要找叶茂算账,却无人敢接话,余下的村妇们纷纷端着盆逃也似的走了,连刚才出声的李婶都不敢再多话。

    叶茂那架式她们可是亲眼瞧见了,谁还敢不要命地陪刘二婶发疯?

    “你们……都是一群怂货!”刘二婶气得面色铁青,趴在地上歇息了好半晌,才顺了气。

    ……

    落日炊烟,村里各户人家都开始烧火上灶,叶茂端着木盆沿着河边走着,这河仿佛有什么吸引力似的,在对着她无声地招手。

    跳下去吗?

    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还真能穿越回去,当然,若是运气不好,很可能就会成为这河底一滩再也捞不上来的淤泥。

    叶茂闭了闭眼,双手紧紧的揪住衣服的裙摆,她不甘心,她的骨子里就有一股执拗,别人不想她过的好想她去死,她偏要活得春风得意,就像荒野里生长的杂草,坚韧而顽强,不屈的伸向天际!

    “咕咕咕!”

    肚子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叶茂面色沉沉地揉了揉肚子,从她重生在这具身体里清醒过来之后,她一天都没有吃过东西。

    家里根本就没半个人影,躺了半天她只能撑着头疼自己起来,换掉身上这件夹杂着泥土和血迹的衣服。

    除了出门洗衣服,其实叶茂还打算找点吃的,她把自己家里厨房都翻遍了,除了几个缺了口子的土碗,米缸里连一粒米都没有,换了一个时空,叶茂不得不为开始为衣食操心。

    “嘎嘎嘎……”

    远处的芦苇荡像被风拂过的裙摆,露出了几只野鸭子的行迹。

    叶茂眼睛一亮,这不是现成的食物吗?她没把握自己能够抓到一只野鸭子,但若是趁其不备偷走几只野鸭蛋填填肚子应该还是能行的。

    想到这里,叶茂将洗好的衣服放在一边,猫着身子轻手轻脚地向芦苇荡摸了过去。

    夜风带着一股咸湿之气吹拂在叶茂的脸上,饥饿却扩大了她的想象力,此刻越近芦苇荡她的脑中越是浮现出了各种美食的画面。

    金灿灿的糯米蒸香酥鸭,油爆爆的北京烤鸭,还有香焖鸭、啤酒鸭、咸水鸭……各种关于鸭肉的美食竞相浮现在她的脑海中,叶茂觉得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几只野鸭子在河边扑腾嬉戏,叶茂拨开了芦苇荡对着鸭子猛咽口水,眼睛都快要冒出绿光了,这对她来说哪里是鸭子啊,分明是一盘盘未上桌的鸭肉。

    再次看了几眼后,叶茂不甘地收回了目光,凭她如今的体力只怕还没到鸭子跟前这些家伙便飞着跑开了,她根本逮不住的。

    这一点自知之明她还是有,叶茂转头咬了咬唇眸中闪过幽暗的光芒,她早晚要喝上鸭子汤吃上鸭子肉,但眼下先捡几只鸭蛋才是正理。

    拨开人高的芦苇荡,叶茂向深处寻去,野鸭子都在不远处,那么野鸭蛋应该就在附近。

    也许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当然更可能是饥饿带给她的指引,叶茂甚至觉得自己都能闻到那鸭蛋缝里飘出来的味儿,带着咸湿和腥香混杂的味道……

    突然,她眼前一亮,前面那被干草挡着却仍然透出几许白亮的东西不就是鸭蛋么?

    叶茂激动地几步上前拨开那些杂草,好家伙竟然有五颗鸭蛋,每一颗都有她掌心大小,捧在手里竟然还有些温热的感觉。

    看着这几颗鸭蛋,叶茂差点热泪盈眶,看来她今天的伙食有着落了。

    “嘎嘎嘎!”

    几只野鸭子发现了这边的动静,气势汹汹地赶了过来。

    叶茂根本不敢多做逗留,用裙摆兜着鸭蛋便往回跑,因为跑得太快,脚下没留意便滑了一跤,这一跤就让她直挺挺地滑倒在了河岸边上,一截裤管都浸透在了水里,感觉到那股冰冷的凉意漫延而上,她止不住打了个冷颤。

    因为要护着鸭蛋不被摔坏,叶茂是后半身着地,背部仿佛刮过了什么,此刻有些火烧火燎得疼,可鸭蛋总算保住了没摔坏一只,几只赶到的野鸭子见她这副模样趁机围了上来,扑腾着翅膀似乎还想要啄她。

    “滚开!”叶茂哪里能放弃到手的鸭蛋,捡起身边的石头凶悍地就朝那些野鸭子扔去。

    “砰”的一声,没想到竟然打中了一只,那一只野鸭子痛叫了一声而后几只鸭子竟然都哄然而退。

    “连你们也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成功地护住了到手的鸭蛋,叶茂冷哼了一声,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古人诚不欺我,对待恶人就不能良善!

    “哗啦啦!”

    身后突然想起一阵破水的声音,叶茂警觉地回头,这不看不好,一看她的目光便凝住了。

    落日夕阳下,连温度似乎都在灼热中冒着烟火气,夜风轻轻吹拂而过,芦苇荡便跟着无声地摆动了起来,与河水的湿气形成了的一层氤氲朦胧的光线,一个男人就这样逆着光从她身后的河里慢慢走了出来,仿佛威仪的河神。

    他的上身未着寸缕,腰上穿了一条灰色的长裤,此刻打湿了的裤子包裹着他一双修长有力的腿,紧实的肌肉纹理若隐若现,还有裤裆中间渐渐现出形状的……

    叶茂脸上一热,赶忙将目光往上移去,男人的身材很好简直能够媲美超模,关键是这脸也长得不差,飞扬冷峻的眉眼,高昂挺拔的鼻梁,不苟言笑的薄唇,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禁欲系男神的美感,让她一时之间看呆了眼。

    ------题外话------

    时隔两年再回潇湘开文,月的心里很忐忑,不知道从前支持月月的亲们还在不在,我回来了,希望能够得到你们一如继往的支持:)请亲们收藏留言推荐,这本文先挖坑,月先努力存些稿子后开始持续更新,记住看文的姑娘们顺手收藏,收藏涨得快说不定会提前开更,谢谢大家的支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