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最高手 第0615章 叶天中毒

时间:2018-08-10作者:诸葛叶少

    “啊?枪?”胡飞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毕竟他没有亲眼看到韩军庆带过来的部队规模。

    不过,听到汪涛说起了枪,顿时倒吸了口气,他此时伤势还没有全好,而且体力和真气也消耗了不少。他没有叶天那么逆天的功法以及疗伤技能,真气花完了,要过一天半日才能完全恢复,那么一来,他想要对付那些拿枪的,躲过子弹,还是有点困难的。

    于是,三人快速地往回逃跑而去。一来是逃跑,二来是快点去通知薛空将货物销毁,不然等会证据就被警方给找到了,到时天蚕就算是完蛋了。

    韩军庆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到一阵真气波动在慢慢的远离他们,眉头一皱,觉得有点不对劲,急忙吩咐道:“大家,全速前进。”

    “是!”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轰隆!”万绮的掌力惊人,饶是薛空是七段实力,也要被震飞了出去,还好,他早就有防备,顺着掌力飞行,而不是死命地战斗,他的目的只想销毁证据。

    于是,趁着万绮不注意,直接一个闪身来到了货物前,然后一脚踢在了一个大箱子上,顿时,整个箱子直接飞入了河里,紧接着,他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回踢,将起来的两个小箱子也踢到了河里去。

    剩下的还剩下一个大箱和一个小箱。薛空冷冷一笑,只要他将剩下的这两箱踢了下去,天蚕基本上就可以保住了。这些毒品如水即溶,到时想找证据,除非,将整条河黑堵死,然后提炼出来。

    不过,这跟海底捞针有什么区别。想到这里,薛空直接一掌将大箱上面的小箱打入了河内。那么剩下最后一箱了,此时,万绮已经飞步过来,起初,她还不太知道薛空的意图,照道理说,这些是他们的东西,不可能破坏才对,却没有想到,此人要销毁。

    “哈哈哈,看你们能耐我何?”薛空准备一脚将大箱子踢入河中,此时,更是嚣张无比,等会证据销毁,警察过来,拿不到把柄,对天蚕也没辙,到时,形势就逆转了,凭这天蚕在外面的势力,这点事情应该是可以搞定的。

    “降龙拳第三式!”

    突然在薛空的背后传来一声叫喊声,薛空回头一看,只见叶天使用了一种神秘的步伐,移动速度极快,瞬间就到了他的跟前。薛空还来不及出招,眼前就出现了三个拳头,这是第一次接叶天的降龙拳,所以,也有些手忙脚乱,随意接了两个拳头。

    “砰!”正当薛空接住了叶天发过来的两个拳头的时候,剩下的第三个拳头直接打在了他的胸口上,一阵火辣辣的,虽然力道不是很足,不过,在无防备的情况下,他还是倒飞了出去。

    而在他的身后,正是那条小河。

    “噗通!”薛空掉入了水里,瞬间不见了。

    不过,正是如此,叶天才会担心,如果此人真的是叶空的话,他的水性好得不得了,怎么可能会沉入水底。那么,现在人不见了,很可能是想趁机躲起来啊,然后给他们来个偷袭。

    此时,叶天看着河边的箱子,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走了过去,奋力一搬,大箱便起来了,然后快速地往仓库这边走去。只是,刚走两步,突然“哗啦”的一声,从小河中窜出了一个人身影来。

    没错,那就是薛空!

    “嗖嗖嗖…..”此时,从薛空的手中飞出了好几把飞镖,而叶天正抱着箱子呢,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飞镖已经到了身前,他急忙一转身,想要躲避,却突然发现,在前面几把飞镖过后,薛空还发了最后一把。

    “嘶!”飞镖正中叶天的右边胸口,一阵疼痛之后,叶天差点没跪倒在地,不过,这是唯一的证据,他必须安全送往仓库,等待着大部队的到来。

    万绮看到情况不妙,急忙一个箭步跑了过去,然后朝着从水里跳出来的薛空一掌拍了过去,轰隆一声,薛空再次倒飞了出去,这次显然受了不轻的伤,不过,他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冷笑,显然,这次任务虽然失败了,但好像完成了一件很愉快的事情一样。

    “咳咳咳….”叶天刚走几步,突然发现胸口一阵痛痒无比,急忙往上面一看,顿时看到伤口上流出了黑血。

    “糟糕,飞镖上有毒!”叶天顿时大惊,急忙将箱子放了下来,然后在胸口处点了几下,暂时封住了这里的穴位。

    不过,他知道,这次中毒,并非普通的毒,要是普通的毒,肯定对他没用,只是刚才用了疗伤口诀,不但没有将毒逼出来,而且貌似更加严重。

    所以,叶天急忙将大箱子搬到了仓库门口之后,开始打坐疗伤,他要找出这种是什么毒。不过,研究了半天,始终无解。

    “叶天,你怎么了?”马小玲似乎看出了什么蹊跷,叶天不仅是受伤,好像还有问题,于是跑到叶天的身边,却发现,他的胸口处正在流血,急忙大吃一惊道:“叶天,你….你出了好多血。”

    还没等叶天回答,马小玲就讲身上衣服的一块布撕了下来,女孩子的外衣都比较长,所以她撕下来之后,对她没有多大的影响。

    “叶天,我先帮你包扎吧。”马小玲显然非常的担心,看着血淋淋的伤口,心中有些疼痛。

    “小玲,别动!”万绮一眼就看出了叶天伤口上有毒,而且这种毒,她认识,蚀心蛊。

    “啊?奶奶怎么了,叶天受伤了,流了好多血,我要帮他包扎呀。”马小玲疑惑地问道。

    “他的伤口有毒,而且这种毒非常厉害,如果你受伤有什么伤口,很容易就被传染过去,到时,就完蛋了。”万绮眉头紧皱,刚才那个叫薛空的到底是什么人,天蚕和忍者门又是什么关系,这毒已经失传已久,唯一听说的就是,岛国那边的忍者门门主薛天绝使用过。

    “薛空?薛天绝,难道他们是一路人?”万绮突然想起了什么,心中一阵无奈,这毒实在是难解,当年薛天绝就是靠着这个毒,将各大家族给收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