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都市最高手 第0351章 拔针救人

时间:2018-08-10作者:诸葛叶少

    “好,我这就过去。”听到司徒惊都出事了,他非常惊讶,同时也非常疑惑,只想赶紧知道原因。

    挂掉了电话,司徒南已经带着朱小虎抵达了大堂,找了个座位,两人做了下来,而叔叔司徒惊被放在大堂正中央,此时他正在昏迷之中,可能是昨天失血过多的原因。

    大概十分钟左右,只见司徒天先到,司徒南一见顿时大喜,他本来还一直担心爹爹先到呢,这样到时他问起事情,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好一些,但是现在就不一样了。

    司徒天是他爹爹的哥哥,排名老大,而他爹爹是老二,司徒惊叔叔是老三。这样一来,他爹爹什么事情都会听一下司徒天的意见,所以,有了他司徒天这个老大在,就不用担心司徒空会大打出手了。

    “小南,你给说一下情况吧。”司徒天一到就迫不及待地问道。

    “恩,好的。”司徒南如此这般,如此这般地,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说了一遍,司徒天听后顿时大吃一惊。

    “什么?你说三弟他身上被人扎了八根银针,而且拨出来之后会爆炸?”司徒天听后非常惊讶,这种手法只有当年的那几位高人才能说到,如今,居然发生在了世俗界。

    “是的,会爆炸,所以,叔叔身上的银针被拔完之后,就全身都是被炸得不行了,要不是我们带去医院早点,恐怖有生命危险。”司徒南太过了他们拔针的那一段,直接说道:“对了,他头顶上还有一根银针。”

    “嘶…..”司徒天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快速地走了过去,看了司徒惊的身体,掀开衣服之后,看到的场景的确是让他触目惊心,每隔一寸的地方就看到一个小坑,而且似乎还看到肉,这爆炸显然非常的恐怖,由内到外,这样的话,那经脉岂不是全断了。

    司徒天快速观察了这几个窟窿处,发现正好在这个重要的穴位处,顿时眉头紧皱,伸手给司徒惊探了一下脉搏,发现,气息非常的虚弱。

    “大师叔,三师叔到底怎么了?还能治好吗?”司徒南看到司徒天的表情,知道情况不太乐观,于是急忙问道。

    “呼…..三师叔的全身主要几根大经脉基本全部这真气炸弹给炸断了,还好,头上那枚银针没有被拔下,不然你三师叔基本上就成了植物人了。”司徒天知道这银针中注入真气炸弹的威力是多么的恐怖,听说这门手法,当年就只有一个人懂,而是这个人极其恐怖,已经消失了几十年了,而且他还不是世俗界的人。

    现在这么手法重出江湖,实在让人心惊胆战。为了确定其威力,司徒天急忙将手在司徒惊的脑门银针上,用内力试探了一下,发现那股真气倒不是很强劲,如此说来,不是当年那人,毕竟那人是至尊级高手,真气不可能那么弱。

    不是当年那人,那是他的后代?

    想到这里,司徒天立刻问道:“小南,你知道不知道,这银针是出自谁的手吗?”

    “这个…..不太清楚,那天叔叔就是从鬼屋出来后,就这样了,至于是不是那小子干的,我就不知道了。”司徒南也不能肯定,到底是不是叶天干的。而且,他本来就不相信叶天会有这么大的能力,能将司徒惊弄成这个样子,毕竟他叔叔是六段实力啊。

    “哦?连你们都不知道,那就怪了,这个手法是一中比较逆天的功法凝聚了真气然后注入一阵之中,目前世俗界中,这中手法已经失传,现在突然出现实在令人惊讶。”司徒天解释道。

    “啊?失失失….失传了?”司徒南也非常惊讶,要是说真是叶天干的,那以后再惹他,岂不是给他这么你弄几下自己成了跟这个三叔叔一样的状态了,艾玛,想想都恐怖。

    “恩,是的。”司徒天点了点头说道。

    “那…..三叔头的银针能取得出来吗?”司徒南有些担心地问道,虽然说这个司徒惊叔叔有些傻,但是,毕竟是他派去帮忙的,如今人家经脉俱断就算了,等会还成了植物人,觉得真的是有些过意不去。

    “这个有点难说,等你爹爹过来,我跟他试一下吧,我自己肯定是不行了,必须有一个内力足够强的人,将凝聚的真气给吸住,然后另一个将银针拔出,这样也要配合得非常完美,不然出了差错,你三叔他就真的没救了。”司徒天将真相告诉了司徒南,一旁的朱小虎早已听得目瞪口呆了。

    此时,太行派掌门司徒空走了过来,看着大师叔在此,顿时一愣,问道:“大哥,你怎么也在?”

    “恩,先别多时候了,小南已经经具体情况跟我说过了,三弟是被一位高人所伤,你过来看看,他头顶上的银针就知道了。”司徒天说道,毕竟注入真气的银针和普通的不一样,针的末端变得有些金黄。

    所以,司徒空看了一眼,就立刻明白了出来,惊讶道:“这不是传说中的,真气凝针吗?怎么三弟得罪了什么人,竟会遭此毒手。”

    “这个….根据小南的说法,他也不知道,就是从鬼屋里面出来,他就身上满是银针,然后…….”说到这里,司徒天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些银针被谁拔下的,如果不拔下,他和掌门司徒空慢慢地将其拔下,司徒惊也不会全身经脉受损严重,于是接着问道:“小南,司徒惊师叔身上的银针是被谁拔的?”

    “嘎?”司徒南听到这里,顿时满头大汗,他一直担心事情发生了,当初如果他们不拔,是不可能将司徒惊弄回来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刚好将其的经脉全弄断了,“这个…..对,是一个叫叶天的小子拔的,当时叔叔在游乐场的广场上,他不知道利用了什么步伐,趁着叔叔不注意,直接将山上的针全部拔掉了。”

    “哦?你确定是他一个人拔的?”司徒空有些疑惑地问道,他不相信那个叶天有那么逆天,司徒惊是一个六段高手,不管是怎么个不小心,也不至于被一个人瞬间将全身所有方位的银针给拔掉,除非司徒惊是定定站着的。

    “这个…..好像是吧。”司徒南说到这里,有些心神不定,不太敢看父亲,突然,他看到了一旁的朱小虎,立刻故意问道:“小虎,当时我们是不是看到叶天那小子,一个人干的,他还有没有帮手来着?”

    此时,朱小虎觉得没他什么事情,就在一旁自顾自地发呆呢,但是突然听到司徒南叫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惊讶道:“啊?!!喔。”

    “呵呵,小虎,我问你当时我们是不是看到叶天那小子,一个人干的,他还有没有帮手来着?”司徒南苦笑了一下,他知道朱小虎没留意他的问题,这也是他突然想到的办法。

    “啊哈…..是啊,就叶天一个,那小子使用的是一种非常精妙的步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司徒惊叔叔身上的银针全都给拔了。”朱小虎说的跟真的一样,果然平时装逼装惯了,演戏就是够从容。

    朱小虎说完之后,司徒天和司徒空半信半疑,此刻他们最重要的时候,不是问这个原因了,毕竟事情已经造成了,再多说也无用,现在需要给司徒惊将脑门上的银针给拔掉才是关键。

    “大哥,我们应该怎么弄?”司徒空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怎么弄这玩意,毕竟他也没有接触过。

    “二弟,是这样的,这个以前有人也经历过,我刚好对其有些了解,听说需要两个人合作才能拔出来。”司徒天继续说道:“也就是说,等会我用内力将三弟头上银针中的真气给控制住,然后你趁机将银针把出来,记住,银针拔除的时候,要特别小心,力度要均匀。”

    “好,明白。”司徒空毕竟是高手,这种事情一点就通,于是两人点了点头,立马走了司徒惊的身边,然后将他扶起身来,靠在一个凳子上,这样两人就可以对他头上的银针开始操作了。

    “开始了,二弟。”司徒天给司徒空使了个眼色说道。

    “恩恩。”司徒空点了点头,两人便开始运功,一瞬间周围的空气好似被凝结一般,四处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此时此刻,朱小虎和司徒南仿佛能听得见他们自己的心跳声。

    而比他们更加紧张的是,正在为司徒惊动手术的这两位高手,只见司徒天一出手,手掌处的真气开始回旋在银针附近,显然是在努力控制银针中的那股真气,突然他给司徒空使了个眼神,司徒空收到之后,双指夹着银针,指尖之间在内力的控制下,保持着均匀的速度,不断地往外移动而去。

    快要出来之际,司徒空突然一加速,直接将银针扔了出去,正好扎在了一旁的门上,“嘎达”一声,银针在门上摇晃了一下,便停了下来。

    “呼…..”两人同时舒了口气,任务终于完成了,收回了内力之后,司徒空坐在了沙发之上,然后眼睛落到了朱小虎身上。

    “这位是…?”司徒空看到这个陌生的面孔,好奇地问道。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