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93章原来她早就发现他不是赵子元!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刚走到赵家大门口,就见赵夫人身边的翠珠,正脸色焦急的等在大门口。

    远远的便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又一声的哭喊。

    陈欢喜蹙了蹙眉。

    莫非,赵老夫人已经……

    见赵子元回来了,翠珠赶紧小跑上前,着急的说道,“二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老夫人怕是熬不过今晚了,夫人让奴婢等在这里,说二少爷一回来即刻去老夫人的院子!”

    赵子元应了一声。

    赵老夫人的院子里站满了人,就像早上他们刚从城里回来看到的那般,全是赵家的嫡系、旁系。

    最显眼的仍旧是站在最前面的陈氏。

    见陈欢喜又来了,陈氏明显神色一凛。

    不过,此时却只是冷哼一眼,白了陈欢喜几眼就转过了头,似乎多看她几眼都觉得碍眼,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赵老夫人的房门紧闭,翠枝垂着头立在门口,见赵子元来了赶紧打开门,朝里喊道,“夫人,二少爷回来了!”

    “子元,赶紧进来!”

    赵夫人还没回话,倒是赵老爷高声喊了一声。

    听着里头的哭声,像是赵夫人、以及赵老夫人远嫁的女人赶回来,此时一起在哭着。

    赵子元强忍着心里的不耐,示意陈欢喜推着他进去,凌风就在外头候着。

    倒不是因为他当真感情淡薄,而是因为……

    他之所以会变成“赵子元”,都是赵家该他的!

    与赵家的仇恨尚未结清,若非是不能即刻就了结了赵家,他真是连这些人都不想多看一眼!

    眼下,他还需要赵子元这个身份,一来是因为陈欢喜还不知道其中曲折,二来有些事情还未彻底结束,在此之前他还不能就这样摈弃这个能让他暂且悠然生活的身份。

    陈欢喜本不想进去,碍于赵子元执意让她一同进去,只能推着赵子元往里走。

    屋子里面的空气沉闷而又压抑,还带着一股难闻的怪味。

    就算是开着窗户,这股子怪味也久久不散。

    想来,便是她曾听人所说,人死之前会散发出像是开始腐烂的味道的关系吧!

    赵老夫人似乎只靠一口气吊着了,仰靠在床头,眼神涣散的看着门口。

    见赵子元进来了,才稍微打起一丝精神,声音沙哑的喊道,“子元……来,到祖母身边来。”

    说完这句话,似乎耗费了赵老夫人所有的精力,她艰难的喘着气。

    两个姑母、赵夫人与赵老爷,以及站在一旁的赵子敬,几人都双眼含泪的看着赵子元走近。

    房姨娘因半身不遂不能下床,柳姨娘等也碍于姨娘身份,是不能守在床边为赵老夫人送终,因此此时屋子里都是赵家的嫡系,除开赵子敬这个庶出孙子。

    赵子元走近,赵老夫人仍旧朝他点头,“再靠近一些。”

    越是靠近,这股子难闻的怪味便越是明显。

    赵子元靠近了一些,哪知赵老夫人仍旧让他继续靠近。

    瞧着那模样,似乎是让他将耳朵凑到她嘴巴旁。

    赵老夫人想要挣扎着坐起来,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赵夫人眼疾手快的将她搀扶起来,她却只能软趴趴的继续靠回来,上半身根本就撑不起来。

    赵子元只得将耳朵凑过去。

    赵老夫人艰难的呼吸了一口后,看似无声的嘀咕了几句。

    只短短几句话,赵子元却是脸色大变!

    眼神震惊的看向赵老夫人,后者慈爱的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赵子元收敛好心神,重新调整好表情后,后退了两步。

    好在方才是背对着所有人的,因此他脸上的神色,只有赵老夫人看见了。

    “奶奶的乖孙儿……”

    赵老夫人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拉住了赵子元的手,声音沙哑、带着几分哽咽的说完了这句。

    赵子元身体一僵,却没有再推开赵老夫人的手。

    而这一句“奶奶”,更是让赵老爷等震惊不已。

    赵子敬眼神嫉妒的看向赵子元,却碍于今日陈欢喜帮着陈翠儿顺利生产,而此时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嫉恨,咬着牙脸色十分难看的站在一旁。

    在赵子元十七岁前,一直称呼赵老夫人为“奶奶”,赵老夫人也亲昵的叫他乖孙儿。

    可十七岁后,赵子元身体更是不如从前,从那以后性情大变,不但甚少叫人,就连赵老夫人,也不怎么亲近了。

    就算有时候要喊上一句,也从“奶奶”变成了“祖母”,跟赵子敬一样的称呼。

    那时,赵老爷等都曾怀疑过,为何赵子元会突然性情大变。

    可大夫来诊治过,说是因为赵子元的病情加重导致性情大变,后也就没有人再怀疑过。

    眼下……赵老夫人突然这样说了一句,倒是让所有人都陷入了回忆,心里酸酸的。

    唯有方才听到赵夫人说了那句话的赵子元,眼神有些复杂。

    原来,赵老夫人早就发现了,他其实并不是真的赵子元!

    并不是她的孙子!

    可她却一直将这件事情压在心底,没有对任何人提过,一如既往的对他好,将他当成了自己最疼爱的亲孙子。

    直到临终前,才将这件事情,说了出来。

    不过,也只是对他说了,对于其他人,仍旧保密。

    而赵老爷等人,都在猜测方才赵老夫人对赵子元到底说了什么话。

    莫非,是又告诉了赵子元她还有什么财产所在吗?

    或者,还有其他什么秘密?

    赵子敬咬着牙站在一旁,想要上前询问赵老夫人可还有什么话要对他说,可是瞧着赵老夫人眼神涣散的盯着头顶的蚊帐,似乎无心在说话。

    赵老爷等人大气也不敢出,什么话也不敢说,只一脸悲伤的站在床前。

    赵子敬不甘心的握着拳头,低下了头。

    看来,赵老夫人已经将其它的事情都交代清楚了,最疼爱的孙子也见到了,所以此刻也没有什么精神支柱还支撑着她。

    她盯着头顶的蚊帐约莫半刻钟,眼神终于越来越涣散,放在胸口的手也无力的耷拉下来,落在了床边。

    赵老夫人缓缓的闭上了双眼,再也没有睁开。

    “娘!”

    两个姑母见此,歇斯底里的喊了一声后,率先趴在床边开始痛哭流涕起来。

    赵老爷与赵夫人也开始大哭,赵子敬一膝盖跪了下去。

    唯有赵子元仍旧坐在轮椅上,眼神复杂的盯着已经彻底闭上双眼的赵老夫人。

    陈欢喜站在赵子元身旁,心里的疑惑一圈圈散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