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86章我与欢喜拜过天地,是正经夫妻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接收到陈欢喜求助的目光,赵子元眼神一暖,看向赵老夫人,难得的耐心解释道,“祖母,我与欢喜还没成亲,我自是不想她提前怀孕。”

    “到时候成亲之时,暂且不说诸多不便,旁人也会说三道四,我不愿让她承受这些困扰。”

    若是陈欢喜说这些话,只怕是赵老夫人、赵夫人等都要对她不满,甚至还会觉得她矫情什么的。

    可这话是赵子元说出来的,赵老夫人也只是眼神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后,也没多说什么。

    就连赵夫人,也只是失望的收回目光。

    而赵子敬在听到这话后,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赵子元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是在故意刺他,说他便是那种不顾自己媳妇名声,非要让陈翠儿在成亲之前怀孕的那种薄情之人?!

    见赵老夫人脸色颇为失望,赵子元这才继续说道,“不过,我和欢喜已经将这件事情提上日程了。”

    “前两日,我们俩已经对月拜过天地,如今已是正经夫妻了,所以现在开始努力。”

    原本失望的赵老夫人眼中瞬间聚满光芒,一脸惊喜的看向陈欢喜,“欢喜,子元说的,可是实话?!”

    赵夫人也不敢置信的盯着赵子元与陈欢喜。

    这个臭小子,这样大的事情,居然敢背着他们就完成了?!

    连声招呼都不打,简直是……干得好!

    “是的祖母。”

    陈欢喜状似娇羞的低下头,“原本我们是想等城里的事情安定下来后,再回来向祖母你们说这回事的。”

    “好孩子,好孩子!”

    许是听到好消息,赵老夫人脸上的神色终于好了起来,连连点头,拉着陈欢喜的手不松开,“祖母心里高兴啊,若是能撑到你们生下孩子,能见到我赵家的嫡处曾孙,我就是死也瞑目了啊!”

    赵子敬脸色一白,将脸上的震惊掩饰起来。

    这个老不死的!

    口口声声说期待他们的孩子出生,可眼下终于是说出实话了吧。

    她分明,更看重赵子元与陈欢喜所生的孩子!

    哪怕,到现在陈欢喜还没怀孕,这个老不死的都更加期待他们的孩子。

    这样说来,他赵子敬的孩子,就当真因为他是庶出的身份,就这样毫无存在感吗?!

    赵子敬双手紧握成拳,额头上青筋暴起。

    却因低着头,没有人在意他的神情。

    赵老爷也表示很震惊,回过神来后,斥责赵子元,“你这孩子!这样大的事情,怎么也不跟我们商量一下,就擅自做主了?”

    “人家欢喜是个姑娘家,你就这样跟人家拜了天地,就算是夫妻了?怎么着也得举办酒席,成亲仪式都得完成才是。”

    赵老爷的意思,是赵子元亏待了陈欢喜。

    众人也都还在震惊陈欢喜居然已经跟赵子元拜过天地,成了夫妻。

    很快,先前吃瘪的陈氏,又开始阴阳怪气起来,“原来,子元不顾老夫人病重,竟是巴巴的去寻人家姑娘了,还偷偷的拜了天地,听到老夫人病重才赶回来呢。”

    “也是,老夫人哪里能跟人家的媳妇相提并论呢,亏得老夫人这么多年来眼珠子似的疼着他!”

    这陈氏原本就不是个好相与的,加之后来相公去得早,独自一人拉扯着女儿,长大后女儿嫁了出去,她又独自一人继续做寡妇,并没有改嫁。

    因此,赵家的人都觉得亏欠了她,平日里对她也是诸多忍让。

    眼下,瞧着她说的这些话,不但拐弯抹角的骂赵子元是个忤逆不孝的白眼狼,还挤兑了陈欢喜是红颜祸水一类。

    最后,还直言不讳的将赵老夫人也给损了一回!

    当即,赵老夫人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

    赵老爷瞪了陈氏一眼,“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赵子元却是轻笑一声,看向陈氏的目光带着不屑,“你不也眼珠子似的疼着你的女儿,可你的女儿出嫁这么多年,可曾回来探望过你一回?”

    “可曾考虑你独自一人居住寂寥不便,将你带去身边尽孝道?”

    只这两句话,陈氏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因为,赵子元说的是实话啊!

    她女儿前几年便远嫁去了京城,这么多年来毫无音信,甚至都没有回来看她一眼!

    每每她想去京城探亲,可写了信去,女儿回信总是不愿她去。

    说到底,是嫌弃她这个寡妇娘亲丢人现眼啊。

    赵夫人此时也开始冷嘲热讽起来,“还说咱们子元不孝顺呢,你身为晚辈,又何时回来对母亲尽过孝道?倒是到了这种时候,才巴巴的回来刷存在感,你是做给谁看呐?”

    平日里忍着她让着她,陈氏还当真以为赵家的每个人都怕了她呢!

    也不看看,这里是谁的家!

    还不知收敛!

    “够了!”

    这时,赵老夫人发话了,她揉了揉太阳穴,颇为头疼的看着床边的众人,“我头疼得厉害,想清静一会儿,子元跟欢喜留下来陪我,你们都出去吧。”

    赵子敬这才站起身来,有些不甘心的凑到床边问道,“祖母,要不……”

    我也留下来陪你?

    话还没说话,赵老夫人就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都出去吧。”

    赵子敬脸上一白,只得咬牙出去了。

    赵夫人免不得多看了陈欢喜几眼,却发现后者压根儿就没有看她,只得尴尬的收回目光,跟赵老爷一起出去了。

    ……

    杖责三十下来,房姨娘的臀部及以下的位置,一片血肉模糊,此时她满头大汗,脸色苍白,早已经昏死过去。

    下人将房姨娘送回来时,青红吓得尖叫连连,自己又做不得主,赶紧将这事儿去告诉了陈翠儿。

    闻言赶来的陈翠儿,见到眼前这血肉模糊的模样,再闻着空气中这浓郁的血腥味,心口闷疼的厉害,喉咙处一阵翻涌,趴在窗户旁就开始剧烈的呕吐起来。

    听说房姨娘被老夫人下令杖责时,陈翠儿也很惊愕,不知道房姨娘是犯了什么事情,触犯了老夫人动如此大的怒。

    后小丫鬟偷偷告诉她,说是因为房姨娘想拿她肚子里的孩子冒险,来讨好老夫人,因此才让老夫人动怒。

    所以,陈翠儿对房姨娘可是愈发憎恨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