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84章赵老夫人病重,怕是不行了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赵子元与陈欢喜一起在城里住了好几日,突然赵家来人给陈欢喜传话,说是赵老夫人病重,想要见二少爷最后一面,众人却又不知二少爷的下落,只能前来找陈欢喜了。

    却不知,赵子元居然跟陈欢喜在一起!

    这几日,铺子的翻修工程已经完成,工匠们正在准备照着陈欢喜给图纸开始装修。

    猛虎六胖将他们的院子已经全部打扫完成,因为他们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搬过去,什么都需要新买,陈欢喜便给了他们银子,让他们自行采购。

    而陈欢喜与赵子元那处院子,陈欢喜瞧着房前屋后都是竹篱笆,一阵微风拂过,竹叶刷刷的响动着,便给取了个名字叫做听竹园。

    原本准备今日把东西搬到听竹园,她与赵子元准备过去居住了。

    却不曾想赵家突然来人,还带来了这样一个噩耗。

    在赵家,也就只有赵老夫人真心把她当做孙媳妇看待了。

    眼下听到赵老夫人病重的消息,陈欢喜心下焦急,便与赵子元即刻启程赶回赵家。

    原本大家想着,赵老夫人临终前见不到赵子元,渐渐陈欢喜,想必心中的遗憾也会少一些,可没想到消失数日的赵子元,也跟着陈欢喜一起回来了!

    敢情自家儿子一声招呼都不打的消失了这么久,不是不见人影,而是一直跟陈欢喜在一起呢!

    赵夫人与赵老爷看向陈欢喜的目光那叫一个复杂啊。

    看来,儿大不中留了啊……

    当下,赵夫人心中的感慨更深,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这位未来的儿媳妇。

    赵子元与陈欢喜靠在床边,瞧着赵老夫人脸色黑沉双眼紧闭,不知是陷入昏迷还是睡着了,不过短短数日却已经消瘦的只剩一把骨头,花白的头发也掉了不少,一双老眼深陷,看起来当真是到了灯尽油枯的时候了。

    此时赵家聚满了人,不少人都是陈欢喜从未见过的。

    听赵子元说,他们都是赵家的一些旁支,很多人都不住在涌泉村,不过是听到赵老夫人病重的消息,才全部赶了过来。

    一名长相刻薄的女人,见陈欢喜居然与赵子元一起趴在床边,不由得阴阳怪气的开口了,“哟,还没嫁入我们赵家呢,这就上赶着来尽孙媳妇的孝道了?”

    “要尽孝道,往日里老夫人好着的时候怎么不见在身边伺候着,今日倒是巴巴的凑上前来了?想必,也是贪图我赵家的家产,想要多分得几两银子吧!”

    这女人一开口,说出的话当真与她那张刻薄的脸一样,尖酸刻薄。

    陈欢喜面带疑惑的看了她一眼,赵夫人突然在她耳边低声道,“这位是二房夫人,你要叫一声二婶。”

    二房夫人?

    不是说赵老夫人只有赵老爷一个儿子么?

    这样说来,二房指的是赵老爷的堂兄弟还是什么兄弟?

    不过,反正不会是赵老爷的亲兄弟便是,否则赵老夫人怎会跟着赵老爷一家住在涌泉村,而且这么久以来陈欢喜从未见过这位所谓的二婶?

    呵呵。

    赵夫人如此好心的提醒她?何故?

    陈欢喜扫了一眼所谓的二婶,还没开口,便见赵子元回头冷冷的扫了那女人一眼,“不相干的人都给我滚出去。”

    夫君好样的!

    陈欢喜忍不住要为他的霸气十足爆灯了!

    “你……子元,你就是这么跟长辈说话的?!”

    二婶陈氏把脸一沉,十分不悦的看着赵子元。

    “你还想我如何与你说话?”

    赵子元淡淡的问道。

    陈氏被气得不轻,伸手指着赵子元,转头却是看着赵夫人与赵老爷,“好哇!大哥大嫂,这便是你们教育的好儿子,就是如此与长辈说话的!”

    “子元素来身子不好,我一向让着你们,一向对他也算是疼爱,可没想到,因为一个还没嫁入我们赵家的贱人,就是这般顶撞长辈的!”

    末了,陈氏怒声质问道,“你们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吗?!”

    方才陈氏对陈欢喜恶言相伤时,赵老爷与赵夫人都没说话,只赵夫人提点了陈欢喜一句。

    眼下,见陈氏居然开始攻击赵子元了,护子心切的赵夫人登时把脸一沉,冷声道,“我们如何教育孩子,还轮不到你站在这里指手画脚的置噱!”

    “你若是来送母亲最后一程,就给我安安静静的站在这里!若是是来挑事的,那么,我们家不欢迎你!”

    赵老爷也冷着脸喝道。

    赵子敬跪在一边,低着头一句话也没说。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场合,赵老爷维护的总是赵子元。

    今日,若是换做是他被陈氏训斥,恐怕赵老爷一句话也不会说罢。

    房姨娘因着身份低微,此时只能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听着里面传来的动静,起先还面带嘲讽的盯着赵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一个二房的给下了面子。

    不但儿媳妇被酸,就连儿子也被训。

    可没想到的是,一向不会插手女人间这些琐碎事情的赵老爷,今日居然也会破天荒的维护赵子元!

    这说明了什么?

    不管赵子敬如何努力,那层庶出的身份始终是横在他与赵子元之间的、无法跨越的鸿沟!

    陈氏也没想到,赵夫人开口也就罢了,就连赵老爷居然也开口赶她走!

    当即就气得跳脚,“好哇!你们一个个的不愧是一家人!欺负如今我一个寡妇,当真是威风啊!”

    说罢,就开始哭了起来。

    众人都被她给闹得眉头紧皱,脸色十分不好看。

    此时,赵老夫人被这闹哄哄的声音给吵醒了,皱着眉头,有气无力的问道,“我还没死呢!都在吵什么?!”

    赵老爷等人听到赵老夫人的声音,连忙都围到了床边。

    赵老夫人缓缓睁开眼睛,原本无精打采的双眼,在看到赵子元时,瞬间迸发出光芒来,她艰难的伸出手,握着赵子元的手,气喘吁吁的喊道,“子元,我的好孙儿!祖母还以为,都不能见上你一面……”

    赵子元脸色很复杂,犹豫了片刻,才低声说了一句,“祖母,是孙儿不孝。”

    “好!好!祖母临终前,能见到你,也就能放心的走了……”

    两滴浑浊的泪水从赵老夫人眼角滴落,她哽咽着叹息了一句。

    这时,才把目光转到赵子元身边的陈欢喜身上,微微一笑,“欢喜啊……好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