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78章她爱的人,分明是百里珩!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这次,谁也阻拦不了他做回赵子元,回到陈欢喜的身边。

    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行!

    因此,凌风回来时,正好看到百里珩坐着轮椅,自己推动轮椅走到了床边,登时傻了眼,“爷,您这是做什么?咱不是说好了,还不能做回赵子元的么?”

    都说女人家变脸比变天还快,可他瞧着,他家主子才是变脸比女人还快啊!

    “欢喜生病了。”

    百里珩面无表情的解释了一句,接着挑眉看向凌风,“接下来的事情,不用本王多说了吧?”

    是是是,您是主子,您说了算。

    原本凌风还想劝说几句,可是一听到说陈欢喜生病了,也不好再阻拦赵子元,只得连声应下,“是,属下明白。”

    而后,凌风推着百里珩……不,此时应该是推着赵子元,出现在了翠红楼门口。

    一听是陈欢喜的未婚夫来了,翠红楼的小厮机灵的将赵子元与凌风请了进来,接着便上楼去回话。

    钱妈妈听到是陈欢喜的未婚夫,也是脸色一变,连忙亲自下来迎接。

    甚至没有来得及寒暄,凌风就抬着赵子元上了楼。

    陈欢喜喝下药,原本滚烫的身子已经渐渐的恢复正常,烧已经退了大半,只是仍旧昏迷不醒。

    时而呓语几声,钱妈妈却只听到,“子元”两个字最是清楚。

    钱妈妈知道,这个子元,便是陈欢喜的未婚夫。

    说来也巧,恰好此时赵子元就来了,于是钱妈妈心中也激动,赶紧将他们领了上来。

    凌风将赵子元放下后便出去了,钱妈妈也识趣的关上门出去了。

    赵子元推动轮椅,来到了陈欢喜的床边。

    握着她温热的手,赵子元轻声叹息,“欢喜,若是有朝一日,我能以真实面目站在你的面前,而你不再恨我,取而代之的是对赵子元的那份爱,该有多好啊!”

    他摸了摸陈欢喜的额头,差不多退烧了。

    见她也没有继续出汗,便也上了床,靠坐在床头,将陈欢喜揽在自己怀里。

    鼻尖处传来熟悉的味道,陈欢喜意识有些模糊。

    察觉到被人揽在怀里,她很想睁开眼睛看看是谁,但无论她如何努力,却始终睁不开眼。

    眼前似乎是一片迷茫的白雾,无论她怎么跑,始终走不出这片迷雾。

    陈欢喜只能抱着双臂,一遍又一遍的喊道,“子元……子元你在哪里?”

    听到陈欢喜的呓语声,赵子元原本闭合的双眼顿时睁开了。

    “子元。”

    陈欢喜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这个名字。

    赵子元脸色复杂,良久才轻声叹息,捧着陈欢喜的脸,与她贴着脸,柔声应道,“欢喜,我在,别怕。”

    陈欢喜清晰的听到赵子元的回答,但仍旧睁不开眼。

    只不过,原本燥热的心,却因为赵子元的应声,而渐渐平静下来。

    她躺在赵子元怀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瞧着怀里安静的睡颜,赵子元也不忍移开目光,就这么盯着看了她许久,才伸手从一旁的柜子上拿过几张图纸,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几张图纸,便是陈欢喜自己设计的理想中的院子。

    前几日那工匠教了她不少,天资聪颖的陈欢喜,很快就掌握了设计的技巧。

    瞧着图纸上的二层楼的小院子,以及那古怪的形状、构造,赵子元忍不住诧异的看了一眼怀里的人儿。

    没看出来,这小妮子当真是会的不少啊!

    前段时间烟柳阁那事儿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居然是陈欢喜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得知这事儿后的赵子元本就有些错愕,今日瞧着这些图纸,才发现自己的媳妇当真是全能型人才。

    这样想着,赵子元忍不住自问,他莫不是捡了个宝贝?

    将几张图纸欣赏完毕后,赵子元这才觉得腰下面似乎什么硬硬的东西,正抵着他的腰间,硌的他很不舒服。

    赵子元在不惊动陈欢喜的前提下,将枕头移开,这才发现,枕头下面有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

    除此之外,还有一本手札。

    赵子元心里一疼。

    睡觉都在枕头下放着匕首,可见她对自己身处的环境是有多么的不信任。

    想来,也有多重因素在里头。

    比如说,她初到翠红楼时钱妈妈对她下了药;

    后一个糟老头子半夜闯入她的房里;

    而后,约莫也有他的原因在里头,出于对百里珩的警惕与排斥……

    想到这里,赵子元又忍不住低低的叹息一声。

    随后,赵子元拿起匕首旁边的手札。

    原以为是关于那些图纸所画的东西,可赵子元打开一看,居然是陈欢喜自己写的东西。

    从他离开后的第一天起,陈欢喜就开始记录自己身边的人事物,一直到昨晚,将窗户关上后,都还写下了一下话。

    这些记事中,记录得最多的便是她对赵子元的思念。

    而后,便是昨晚的话,让赵子元心里最难受。

    原来,恨即是爱,无爱,才会无恨。

    他原以为陈欢喜是恨他的,恨他夺走了她的第一次,恨他是横在她与赵子元之间的那根刺,恨他在那一晚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恨他的绝情……

    当真只是恨而已。

    可眼下一看,那分明就是爱。

    而陈欢喜明显也没有察觉出,自己对百里珩的感觉,是爱。

    她记录着昨晚去关窗户时看到的一切,记录着看到百里珩对她的冷漠时,她心如刀绞。

    可是,她不知道原由。

    都说旁观者清。

    陈欢喜再如何聪明,也难过感情这一关。

    若非这手札是陈欢喜所写,赵子元自己也不会知道,她对他的爱,竟是如此深刻。

    不管是因为他是赵子元,还是百里珩。

    陈欢喜有着对赵子元的依赖、对赵子元的愧疚,可是,却把爱给了百里珩。

    赵子元眼眶微酸,将手札原封不动的放回去后,又开始陷入沉思。

    他要如何才能让陈欢喜知道,他就是百里珩?

    该如何打消陈欢喜对赵子元的满心愧疚?

    该如何,才能让陈欢喜看清楚自己的内心,知道自己爱着的人其实是百里珩,并非是赵子元?

    若是陈欢喜知道了这一切,他不怕时局动荡自己的身份被暴露,从而陷入险境,却怕的是陈欢喜知道后不肯原谅他,只会因为他的隐瞒与欺骗,恨意更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