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77章媳妇生病,正是最需要他的时候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狂风突然刮了进来,床帐被狂风掀起,屋子里一片片阴影,看起来十分恐怖。

    陈欢喜咬紧牙下了床,摸索着点上蜡烛,可很快又被狂风给刮灭了。

    她只得放弃点蜡烛,在黑暗中走到窗边,准备关上窗户。

    外面的小树被狂风连根拔起,狂风呼啸着继续刮过……电闪雷鸣划亮了整个天空,豆大的雨点子开始砸了下来,噼里啪啦的响声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清晰。

    对面客栈的某一扇窗户突然也被人打开了,陈欢喜下意识的寻声看去……

    对上了一双清冷淡漠的眸子。

    是百里珩。

    陈欢喜眼神一颤,眉头就紧紧皱在了一起。

    那一晚,他不是一脸怒意的盯着她,随后又突然情绪低落下来,失魂落魄的走了么?

    本以为,他是离开了。

    在她说出那样绝情的话后,他这次会当真离开,再也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么?

    他怎么还没走……

    而且,就在她房间对面的客栈住了下来。

    百里珩到底想要做什么?

    陈欢喜目光疑惑的看向百里珩,他却没有任何表情,一双清冷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眼中似乎没有任何神色,仿佛她不过是个陌生人一般。

    不知为何,对上他这样冷淡的目光,陈欢喜只觉得心中一痛。

    看了陈欢喜片刻后,百里珩伸手关上了窗户。

    见他突然关上了窗户,陈欢喜不禁心里一阵失落。

    前两日还来找她呢,今晚却表现得像是个跟她毫无相关的陌生人一样,百里珩到底是什么意思?

    莫非,当真是因为她那些话,从今往后他们便是陌生人了?

    “这样,便是最好的结果了吧。”

    陈欢喜低低的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

    虽然,这样的结果让她感觉很难受,但是她心里清楚,这真的是最好的结果了。

    她本就有未婚夫,与百里珩的相识、以及阴差阳错的那一次,本就是错误的。

    重新回归为陌生人关系,对他们两个人来说是最好的结果,也不会再伤害到赵子元。

    陈欢喜将脸上的失落之色收敛,刚收回目光,头顶便又是一声炸雷,接着倾盆大雨来了,吓得陈欢喜连忙关上窗户。

    躺回床上后,却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了,满脑子都的方才百里珩那双淡漠的眸子。

    “我真是中了邪了。”

    陈欢喜索性坐了起来,双手捧着热乎乎的脸颊,自言自语的嘟囔道,“分明是你让人家不要再纠缠,可人家当真不纠缠了,你为何又……”

    “唉。”

    说到这里,陈欢喜忍不住低低的叹了一口气,“难不成,我真是犯贱么?”

    就这样辗转反侧了半个时辰后,陈欢喜又迷迷糊糊的睡过去了。

    外面瓢泼大雨下个不停,可因着关着窗户,屋子里空气不流通,空气愈发闷热起来。

    天亮了,见陈欢喜还没起床,钱妈妈心下好奇,想着前几日因为铺子翻修、找院子的事情,陈欢喜都是早早的就起床了,可今日却是这个时辰了还没起床。

    莫不是太累了,还没醒?

    又等了一会儿,陈欢喜还是没起床,钱妈妈心下疑惑,便去叫她起床吃饭。

    可叫了几声,也没有人应声。

    想起前几日百里珩的出现,钱妈妈心里一紧,赶紧推开门走了进去。

    一股子湿热的空气扑面而来,钱妈妈忍不住皱了皱眉。

    陈欢喜还躺在床上,床帐都没有揭开。

    钱妈妈边轻声喊道,“姑娘?姑娘?”

    边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陈欢喜背对着她似乎睡得很沉,可喉咙处似乎又有什么东西在响动着,像是在打鼾一样。

    钱妈妈知道,陈欢喜睡觉素来都不打鼾。

    瞧着她将被子蹬在一旁,身上单薄的里衣此时像是被水浸泡过一样,湿哒哒的贴在后背,头发也凌乱不已,钱妈妈连忙来开床帐,“姑娘?”

    这么凑近一看,才发现陈欢喜两边脸颊通红,额头上的汗水将头发都浸湿了。

    钱妈妈伸手一摸她额头,忍不住缩回了手,“哎呀!怎么这么烫?!”

    滚烫的温度让钱妈妈心下一惊,连忙对外面喊道,“来人!快来人!赶紧去请大夫!”

    ……

    半个时辰后,大夫将药方递给钱妈妈,“这几日的天气虽说不如前段时间那般燥热,可正值秋老虎,稍一不注意就会得了暑热,这暑热比着凉更难痊愈。”

    “你照着我这房子去抓药,每日煎服三次,于饭后给她喂下,七日后定能痊愈。”

    “多谢大夫。”

    钱妈妈感激的道了谢给了酬劳,将药方递给了一旁的小丫鬟,叮嘱她赶紧去抓药回来给陈欢喜煎药。

    送走了大夫后,钱妈妈就守在了床边。

    因着大夫叮嘱开着窗户,所以屋子里的一切,对面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外面还下着小雨,开了窗户后屋子里的那股子湿热瞬间被赶走。

    陈欢喜虽然还发着烧,可大夫叮嘱不能给她捂被子,钱妈妈便给她换下干净的里衣,又将头发给她绾起来,亲手给她擦拭了一遍身子,此时清爽的躺在床上。

    百里珩嘴上说服自己,不要再用这个身份出现在陈欢喜面前,不要再让她对他心生厌烦。

    可身体却很诚实,一直站在窗户旁,小心翼翼的看向这边。

    天知道昨晚他是需要多大的定力,才能在陈欢喜先关窗户之前,率先关上窗户。

    因为凌风说过了,在赵子元“回来”之前,他都不能再用百里珩这个身份出现在陈欢喜面前,以免让她对他更是厌烦。

    虽然他是百里珩,也是赵子元,但私心里,百里珩更希望陈欢喜接受的是他本身的身份。

    而不是顶着别人的身份,以另外一个男人的名义来照顾她,对她好。

    毕竟他可以肯定的是,陈欢喜爱着的,是另外一个男人赵子元。

    听着她一口一个“子元”,百里珩心里感到很不爽。

    这会儿,百里珩刚小心翼翼的看过去,就发现对面的窗户打开了,一名大夫站在床边,正在与钱妈妈说着什么。

    百里珩运气内力仔细一听,正好听到大夫说“暑热难解”“七日后痊愈”,当即就不淡定了。

    他的媳妇生病了,正是最需要他的时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