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74章原来,赵子元是拯救她的曙光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陈欢喜只觉得犹如芒刺在背,躺不住了,一翻身坐了起来,也不顾百里珩还坐在床边,连忙下了地就要去点蜡烛。

    “你做什么?”

    百里珩问道。

    陈欢喜却不答话,黑暗中动作熟练的点燃了蜡烛。

    屋子里顿时被烛光照亮。

    百里珩那张耀眼的俊脸,清晰地呈现在了陈欢喜面前。

    “啪嗒”。

    手中的蜡烛掉在了地上,烛光闪了闪,却顽强的继续闪烁起来,并没有熄灭。

    陈欢喜脸色一白,怔怔的看着站起身的百里珩,嘴唇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

    早已被她深藏在记忆深处的那个人,突然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该怎么办?!

    她要如何面对他?

    如何面对赵子元?!

    “怎么了?”

    见自己的出现,给陈欢喜造成了如此大的刺激,百里珩心里也很没有底气,但还是强撑着,走到了陈欢喜身边,沉声问道,“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吗?”

    “我为什么想要见到你!”

    陈欢喜猛地将他推开,接近歇斯底里的吼道,“你为什么要出现?!”

    “当初你莫名其妙的闯入我的生命里,又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么久的时间过去了,你为什么还要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你凭什么要出现在我的面前?!”

    陈欢喜情绪接近失控边缘。

    因着她的失控,隔壁几间屋子的姑娘以及钱妈妈,都听到了她的嘶吼声,纷纷打开门准备过来瞧瞧。

    钱妈妈让大家都回去睡下,自己敲响了陈欢喜的门,“姑娘?姑娘怎么了?”

    见陈欢喜没有开门,里面也瞬间没有了任何动静,钱妈妈皱眉。

    立在门边,仔细的聆听着里面的动静。

    “你当真不想见到我?”

    听到这似乎有些熟悉的声音,钱妈妈回忆了许久,突然脸色大变!

    这人,就是那晚那位拿金子砸她的大爷啊!

    天啦,消失了这么久,他居然又出现了?!

    难不成,是知道了陈欢喜有了未婚夫一事,所以回来找陈欢喜的麻烦?!

    当下,钱妈妈担心不已,紧张的继续敲门,“姑娘,姑娘开开门呐!”

    她是真怕那位大爷一个不高兴,就做出什么伤害陈欢喜的事情。

    陈欢喜虽然是她的老板,可两人相处这么久以来,钱妈妈对她是真心喜爱,也常常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一般疼爱,因此自然不想她受到任何伤害。

    里面无人应声,钱妈妈更加着急。

    良久,才听到陈欢喜语气低落的回了一句,“钱妈妈,我没事,你回去吧。”

    钱妈妈自是不肯。

    过了一会儿,陈欢喜才来开门,脸色并不怎么好看,“我这里还有事,明日再跟你说,你回去吧。”

    钱妈妈伸长脖子往里看了看,只见一道修长的人影,背对着她们站在窗边,便知道那人就是那位大爷了。

    于是,钱妈妈小声的叮嘱她,“这位大爷似乎脾气不怎么好,你可得小心应对……若是一有什么事情,你就赶紧叫我,千万不要将房门锁死。”

    “我知道,你回去吧。”

    说罢,陈欢喜关上了门。

    钱妈妈走后,陈欢喜顿时觉得体内所有力气都被抽走了,脚步虚浮的往床边走来。

    两人久久无语,气氛沉默僵硬。

    “你走吧。”

    很久,陈欢喜才低低的说了一句,“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跟你不过只是萍水相逢,并无任何关系、任何交集,就像从未认识过一样就很好了。”

    不知为何,说出这话时,她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反而是心底多了几分沉重。

    听到陈欢喜的话,百里珩后背一僵,缓缓地转过身来,“你就这么恨我?”

    “是。”

    陈欢喜毫不犹豫的答道,“当初,虽说你是为了救我、为了给我解毒,才拿走了我的第一次,原本我不但不恨你,还对你心存感激,毕竟你救了我几次。”

    “可是,你不知道的是,那时我已经有了未婚夫,我是许了人家的。”

    “你拿走了我的第一次,我还如何面对我的未婚夫?我还如何嫁人?我做不到还没嫁给他,就给他戴了绿帽子,还要他来接手我这个二手货。”

    说到这里,陈欢喜不禁自嘲的笑了笑。

    虽然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可她骨子里便是个传统的女人,穿越到这里后,这股子传统观念更是根深蒂固。

    在她以为,第一次给了谁,便要一辈子跟着谁。

    可是,这一切都被毁了。

    “那一次后,我鼓足勇气,回去想要跟我的未婚夫坦白,想要跟他解除婚约。”

    想到往事,陈欢喜闭上眼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不知道我的生活环境有多复杂,也不知道我要鼓足多大的勇气,才能将我生命中,唯一给过我温暖的人,就此从我的生命中抹去。”

    “可是,我已经做好了准备,哪怕是从那以后你不会再来找我,我便孤独终老。”

    不知为何,陈欢喜只觉得心里的委屈,随着自己的诉说而源源不断的涌了出来。

    她胸口处涨疼的厉害,眼眶发热,鼻子也一阵酸涩,眼泪就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但是,我的未婚夫原谅了我,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拿走我第一次的人是他……他一如既往的护着我,甚至不惜跟他的母亲翻脸。”

    陈欢喜哽咽着,身子也微微颤抖着,情绪似乎有些崩溃,“你知道吗?这是第一次,有个男人这样护着我,让我感到心里很踏实,就算是发生天崩地裂,他似乎也是我坚实的依靠。”

    “于是,我将所有的一切念头,摈弃在脑后,我打定主意,要跟他厮守一辈子。”

    陈欢喜抬起头来,目光直视着百里珩,眼中尽是复杂的光芒,“但是,就在我将你锁进我的记忆深处,决定从此以后再也不会去想起、去触碰那段记忆时,你为什么又要出现?”

    面对陈欢喜的质问,百里珩沉默了。

    原来,在陈欢喜的心里,赵子元是拯救她的曙光,是能保护着她、给她安稳踏实的港湾。

    而他,不过是她生命中,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罢了……

    早知道陈欢喜肯定会恨他,却不知道,竟是恨得如此深刻,让他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