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64章要这个数,少一个子儿也不行!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将这几只活宝安顿好后,陈欢喜也洗漱完毕躺在了床上。

    她总觉得,今晚凌风的出现诡异的很。

    赵子元说他是要出远门办事,可这才十来日左右,就算是出远门,恐怕也还没有回来吧?

    而且,若是他已经回来了,不管什么情况,也一定会第一时间来见她。

    可偏偏,今晚只见凌风,不见赵子元。

    凌风是赵子元的贴身侍卫,虽说初次见他们的时候,陈欢喜就觉得凌风身上带着一股子血煞之气,给她一种属于真正的绝世高手、以及训练有素的感觉。

    赵子元不过是个普通的少爷。

    哪怕是赵家在涌泉村地位不俗,家境不俗,可到底也不过是个地主家的少爷罢了,并不像是那些个真正身份尊贵的什么官家子弟、甚至是皇室后裔。

    况且,还是个病怏怏的少爷。

    又哪里能有凌风这样忠心耿耿、武功高强的贴身侍卫?

    不得不说,赵家的那些个护卫,与凌风相比,刹那间就被秒杀成渣渣……不单单是气势方面碾压,就是那身手,也绝对是碾压性的将他们甩出了好几条街。

    那赵老爷陈欢喜也是见过两次的,谈吐举止虽然不俗,可赵老爷身边也并没有像凌风这样的绝世高手保护着。

    绝世高手那是什么样的存在呀?

    且不说不会像凌风这般做一个普通人家少爷身边的贴身侍卫,就说说凌风对于赵子元来说,似乎并不只是普通侍卫那么简单,就连衣食住行等这些杂碎小事,也一应负责。

    赵子元身边,几乎没有丫鬟伺候,全是凌风一人照顾。

    在归顺赵子元之前,凌风又是什么身份?

    赵家的人,哪怕是赵夫人,面对凌风时似乎也带着三分畏惧。

    因此,陈欢喜很好奇,凌风是如何归顺于赵子元这样一个病怏怏的普通少爷的?

    今晚凌风的出现,到底是赵子元的授意,还真的只是因为要去另外的地方办事,不过是路过那片树林,所以不经意之间救了她?

    总之,陈欢喜总觉得,今晚的凌风怪怪的。

    今晚的一切,似乎都怪怪的。

    还有方才钱妈妈一脸紧张的说起百里珩的事情,陈欢喜也头大不已。

    她不知道的,百里珩居然拿金子砸了钱妈妈还嘱咐钱妈妈一定要照顾好她……

    这人是怎么回事?

    家里财产多的挥霍不完了么?居然拿金子砸人?

    早知道如此,怎么不用金子砸砸她呢?

    那时,她也就会不顾一切,带着金子上京城去寻找阿城了啊!

    又哪里会像如今这般瞻前顾后?

    回过神来后,陈欢喜不禁后背一片冷汗。

    若当初百里珩当真拿金子砸她,她当真会跟赵子元取消婚约,从而踏上去京城寻找阿城的路吗?

    若当真是那样,她这辈子,就真的错过赵子元了。

    想到这里,陈欢喜心里更是复杂不已。

    她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脑后,准备好好睡一觉,明儿一早便去裁缝铺与首饰铺,好好的谈两个铺子的老板谈谈自己买下铺子的一应事宜。

    首饰铺这边或许会少费些口舌,事情会好解决的多。

    可那裁缝铺么,因着生意还不错的缘故,肯定不会愿意就此将铺子转卖给她。

    自己手里的银子虽说不少,可从买下铺子、到凿穿墙壁重新翻修、再到装修、购买制作胭脂膏子、香粉等原料,这些可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手里的银子,得捏着捏着的花,不能大手大脚。

    况且,如今自己还捡到了猛虎六人帮这几只活宝,日后还得花钱养着他们……

    一想到这几胖的体型,陈欢喜不禁头大,他们的饭量肯定不小啊!

    所以说,明儿还得有一场硬仗要打呢,今晚得好好休息,明儿才有精力应对。

    这么想着,陈欢喜也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梦。

    次日清晨,一缕阳光从窗户照射进来,屋子里一片澄明。

    陈欢喜神清气爽的下了床,伸了个懒腰后,下楼去院子里打了一套太极拳。

    刚好如厕回来,从后院经过的三胖,见陈欢喜居然在打太极,当场就饶有兴致的站在一旁观看。

    陈欢喜做完最后一个动作后,收回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不错!不错!”

    三胖拍了拍手,笑着走近,“没看出来,老板作为一个姑娘家,居然还会打拳呢!可真算得上是巾帼英雄了啊!”

    打拳?

    陈欢喜回过头,这才发现三胖似乎看了许久,不由得笑了笑,“花拳绣腿而已,比不得你们的真拳头。”

    想起昨晚陈欢喜以一敌六,还是一个姑娘家,也能跟他们六个猛男缠斗那么久,三胖对陈欢喜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老板自谦了不是!我明明是想拍马屁来着。”

    “……”

    陈欢喜汗颜,难不成还怪她不会接梗?

    “不过……”

    走近后,三胖皱了皱眉,煞有其事的指点道,“老板,刚刚你这套拳法打得不错,只是缺乏一些力度,看起来美则美矣,但并无什么用处啊。”

    “若真是遇到了坏人,你这一套拳法只怕是无法保命啊!”

    美……美?

    三胖刚刚说太极美?

    虽然吧,太极拳法的确是厉害,可她刚刚这一套太极,分明是上辈子在公园晨跑时,看见几名大爷正在练太极,便跟着学了下来。

    每日清晨这样打上一套,腰不痛腿不酸,神清气爽呢。

    她不过是用来提神舒展筋骨的,并不是用来保命的啊!

    “老板,应该这样,你看我的。”

    见陈欢喜没有答话,三胖自顾自的以为陈欢喜是默认了自己的看法,便一跃身跳到了院子的正中央,将方才陈欢喜所打的那套太极,一招不落的打了出来。

    不过,增加了力度,看起来多了几分煞气在里头。

    这个小胖子,方才不过是看着她打了一遍而已,居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将这套太极学会了?!

    这记忆力还真是令人佩服!

    要知道,上辈子她学的时候,都跟着那些老大爷学了好几个早晨呐!

    “老板,学会了吗?来,你照着我方才的打法,再练一遍试试?”

    正惊愕着,耳边又传来三胖的声音。

    方才三胖打这套拳法的时候力度不小,换做旁人将一整套拳法打下来,只怕是早已累得气喘吁吁的了。

    偏偏,这小胖子脸不红不说,粗气儿都不带喘的!

    “不用了吧,我那拳法只是用来舒展筋骨的,并不是用来保命的。”

    陈欢喜干笑道。

    笑话!

    要是真把三胖这套拳法打下来,自己今儿只怕是累瘫了,一整天都要躺在床上休息。

    她今日可是有重要事情要解决的,不能耽误!

    因此,陈欢喜坚决不打!

    “老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见陈欢喜不愿,三胖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说道,“都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给你指出了你拳法中的不足,你就该改进才是,怎么能如此不求上进呢?”

    不求上进?

    这个小胖子,居然还教训起她来了?!

    “你要舒展筋骨的话,你那套花拳绣腿的拳法也没什么用处,可你若是照着我刚刚的法子来打一遍,保管让你百病尽消,从此以后身体倍儿棒!”

    这话,怎么听都像是在推销什么无良药品,搞传销的一样。

    陈欢喜额头上划过到黑线,连连摆手,“这事儿咱以后再说吧,今日我还有要紧事处理呢,就不陪你叨叨了。”

    说着,陈欢喜转身就走。

    这几胖,除了二胖与小胖之外,大胖三胖四胖当真是话痨三人组!

    一张嘴哔哔着,简直像是转世唐僧!

    一听到陈欢喜说今儿有要紧事要处理,三胖顿时就放弃了刚刚要求陈欢喜练拳的想法,一闪身跟了上去,“老板,什么要紧事要处理啊?”

    “老板,如今有了咱哥几个跑腿的,哪里还能让老板亲自忙活呀?”

    三胖跟在陈欢喜身边,开始揽活,“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老板一声吩咐,咱哥几个就算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绝对会把老板交代的事情处理好的!”

    被三胖给念叨的头疼,陈欢喜只觉得自己刚刚那一套太极拳法算是白练了……

    她停下脚步,无奈的看着三胖,“这事儿只有我自己才能处理,你们暂且好好休息几日,算是养精蓄锐吧,后面可有得你们忙活,不急于这一时。”

    “不不不,老板,我们哥几个不习惯休息,你还是吩咐点什么事情让我们去做吧。”

    三胖急了,再三拍着胸口保证,“老板你放心,只要是你交代的事情,我们绝对不会搞砸的!”

    确定不会搞砸?

    陈欢喜眼珠子转了转,“这样吧,我原本要买下三间铺子,可如今还有两间需要洽谈……”

    还需要洽谈?!

    三胖双眼一瞪就开始挽袖子,“洽谈什么?老板你看上哪两间铺子了,只管招呼一声,兄弟几个立马给你解决。”

    瞧瞧,瞧瞧!

    这山贼习惯一时半会儿怎么改得了?!

    陈欢喜也不敢对他们抱着立马能改正的奢侈心态,无比头疼的说道,“不是,洽谈的事情我自己解决,但是其中一间铺子的掌柜,听说家里媳妇生孩子了。”

    “我会让钱妈妈准备好礼品,你们带上礼品前去探望一下,表达一下我的关心之意吧。”

    什么?!

    居然让他们去探望刚生了孩子的产妇?!

    三胖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欢喜,“老板,你没搞错吧?!”

    这不是吃块牛肉还用上杀牛刀了么?!

    换而言之,简直是大材小用啊!

    不等三胖开口抗议,陈欢喜便把脸一沉,“这件事情就这样说定了!这是考验你们的第一题,若是你们办不好,我可不会再要你们。”

    “因此,去探望人家的时候,务必要做到友好、热情,万万不可将人家给吓到了!”

    说罢,陈欢喜赶紧走远了。

    留下三胖独自一人在风中凌乱了片刻后,哀嚎一声回去将今日的任务转达给了其余几胖。

    不出意外,其余几胖的反应与三胖如出一辙。

    大胖原本想要去跟陈欢喜商量商量,可二胖冷静的阻止了他,“这是咱们对老板表忠心的时候到了,所以赶紧去找钱妈妈,咱们即刻出发吧!”

    不出片刻,猛虎六人帮雄赳赳气昂昂的出了门。

    想起陈欢喜那一句“友好、热情,万万不可将人家给吓到了”,大胖几人还配合的换掉了他们穿习惯的短褂子、长裤子、草靴子,穿上了让钱妈妈给他们弄来的长袍子、布鞋子。

    甚至,还学着城里的那些个男人们,将从前盘在头顶的小辫子取了下来,工工整整的梳着辫子。

    这么乍一看,倒像是带着几分土匪气息的……流氓。

    陈欢喜站在窗户旁,看着底下几人一脸别扭的扯着辫子、拽了拽袍子的领口,互相嘲笑与挤兑,忍不住一脸黑线。

    不管怎么说,这几人做山贼也有些年头了,冷不丁的让他们从良,只怕是还有些困难。

    所以说,不能急功近利,这事儿还得慢慢来。

    目送着几人手里提着礼品出了门,陈欢喜才收拾好,往裁缝铺走去。

    不得不说,她的预感一向很准。

    知道裁缝铺这胖乎乎的老板娘看似友善热情,可一听陈欢喜是来与她商议买下裁缝铺的话,不等陈欢喜说完,顿时就炸毛了,从缝纫机后走了出来,一脸的凶神恶煞。

    “什么?!你说想买我这铺子我就要卖给你不成?!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魏三娘的铺子,每日净赚多少?!是你想买就能买的吗?!”

    魏三娘双手叉腰,一双眼睛瞪如铜铃,“你要买下隔壁那晦气的铺子是你的事,别把你的晦气带到老娘的铺子里来!”

    因着情绪激动,魏三娘这一张厚嘴唇翻动着,不少的唾沫星子就喷到了陈欢喜的脸上。

    我勒个去。

    陈欢喜咬了咬牙,擦了一把脸上的唾沫星子,将怒气压进心底,“魏三娘,今儿我是来好言跟你商量的,并不是来找你吵架的。”

    “你若是想卖,就开个价我听听,若是不想卖……我也不会强求。”

    这魏三娘脾气也太暴躁了些,简直不听她把话说完就开始炸毛。

    不管怎么说,有什么话好商量么!

    这样不由分说的一顿炸毛,让陈欢喜这情绪也跟着要炸了。

    “商量?开价?!”

    听到陈欢喜这话,魏三娘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后,冷笑着开口,“好啊!那么老娘就跟你好言商量,我要这个数,少一个子儿也不行!”

    说着,魏三娘就伸出了一个手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