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47章收徒弟吗?会撒娇卖萌的那种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最后,唐夫人还是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脸色怔怔的跟着唐大人回了唐府。

    看着两人一前一后的背影渐渐走远,钱妈妈这才收起脸上落寞的神情,随意拨弄了一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冲陈欢喜开口,“今儿让姑娘看笑话了。”

    “不过,也多亏了姑娘出手,否则我这一头保养了这么多年的乌黑秀发,恐怕就要被那母老虎给拽成秃子了!”

    话音一转,钱妈妈脸上又带着往日里熟悉的笑容,幽默十足的说道。

    陈欢喜闷声一笑,“还好,我看她的头发被你拽掉的更多呢,头顶的一片都光秃秃的了。”

    钱妈妈低头一看,脚底下果真是一团乱糟糟的头发,她的手指上还缠绕着好几根呢,勒的手指都有了好几道明显的红印,便也吃吃的笑了起来,“看来,我这打架的功夫没有倒退,还是比那母老虎强一些。”

    说着,又笑嘻嘻的凑过来,“姑娘,您这一手可是成功的让我们惊呆了啊!”

    “是啊是啊,没看出来姑娘居然还是个练家子!”

    小青顺着楼梯蹭蹭蹭的跑了下来,一脸崇拜的看着陈欢喜,“姑娘,您愿意收徒弟吗?会撒娇卖萌的那种,你看看我怎么样?可适合做你的乖徒儿?”

    “我我我!撒娇卖萌我也会!老板收我!”

    小娟也跑了下来,跟着瞎起哄。

    “小娟,你怎么回事啊!明明是我先拜老板为师傅的,要收也是收我,你来凑什么热闹!”

    小青不乐意了,连忙转头又看向陈欢喜,双手拉着她袖口,“师傅师傅,你来作证人,明明是我先拜师的对不对?”

    “小青你要不是要这么小气!你拜师了我也拜师了,那我就大度一些,让你做师傅的大徒儿,我的大师姐行了吧?咱俩这么多年的好姐妹,你就别跟我争了吧!”

    小娟也不甘示弱,拽着陈欢喜另外一只衣袖,还是撒起娇来,“师傅,你是知道的,我跟小青是最会撒娇卖萌的,只要入了师傅的门下,我俩绝对不辱师门!”

    “是啊是啊师傅,我和小师妹一定将本门派的宗旨:撒娇卖萌发扬光大!对了,我还给咱们的门派起了一个名字,叫做卖萌派!”

    小青也不跟小娟计较了,顺着小娟的话说道,“怎么样,师傅,这个名字绝对有特点,很难有别的门派跟咱们重名吧?”

    哪里来得这俩戏精,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陈欢喜无奈想要扶额,可两边袖口都被拽住了,想要举起手都困难。

    “你们俩还有完没完?”

    陈欢喜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她什么时候答应收她们为徒了?

    前一秒还叫她老板呢,后一秒就变成师傅了?

    还说拜师了呢,连个拜师礼都没有,这算哪门子拜师?

    “再说了,你俩就你一句我一句就说拜师成功了,我这个当事人说话了么?!连个拜师礼都没有,你们敢不敢再草率一点?!”

    还有还有,她们到底是要学功夫傍身,还是来撒娇卖萌的?

    “还卖萌派呢,咱还是卖身现实一点吧……”

    陈欢喜忍不住吐槽。

    “大师姐,师傅这是嫌弃我们了?”

    小娟委屈巴巴的看向小青。

    “你说呢?”

    小青斜了她一眼,“都怪你这个没脑子的,说什么不辱师门,人家师傅是武林高手,你屁都不会还想做师傅的徒儿呢!”

    陈欢喜汗颜。

    她什么时候又变成武林高手了?

    小娟更委屈了,“你还说我呢!你自己也有责任,还说什么卖萌派,这什么难听的名字啊!”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吵个没完,陈欢喜被她俩吵得头都痛了。

    钱妈妈不知何时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小玉慢悠悠的走过来,对小青说道,“小青,刚刚就只有你赌那母老虎会赢,我和欢喜、小娟都赌钱妈妈赢。”

    “现在,你是否该兑现赌注了?”

    一听小玉这话,小娟立马又满血复活,“对对对!师傅下了十两银子的赌注,我一两、小玉姐姐一两,小青你今儿赔惨了,哈哈哈你会不会赔得肚兜儿都没得穿!”

    “去你的!”

    小青一脸肉痛的看着小娟,没好气的啐了一句,“你才没肚兜穿呢!”

    接着,小青眼珠子一转,便想好了对策,“方才,分明是咱们师傅赢了,钱妈妈与那母老虎谁都没有赢好不好?”

    “咱们可没有人买师傅会赢啊,所以这次赌注不算数!”

    小青得意洋洋的看着小娟与小玉。

    小玉无奈的与陈欢喜相视一眼,两人结伴往楼上走去,不想跟这俩幼稚鬼搅合。

    小娟握着拳头,气冲冲的瞪着小青,“你这分明是耍无赖!”

    “我就耍无赖你能把我怎么着?有本事你咬我啊!”

    小青嘿嘿一笑,也跟着上了楼。

    小娟不甘心的跟在后面,“师傅,大师姐她欺负我!”

    陈欢喜只觉得被吵得耳膜生痛,赶紧一溜烟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将外头的嬉闹声隔绝开来。

    钱妈妈回了房间后,还是忍不住唉声叹气好几回,接着才整理自己的仪容。

    而唐大人与唐夫人回了唐府,直接去了唐莉的院子。

    此时,唐莉已经哭得肝肠寸断,屋子里不断地传来花瓶、茶杯等被砸碎的声音,以及唐莉的哭喊声,“我的脸变成了这样,以后我还能怎么见人?!”

    唐大人脚步一顿,回头看了唐夫人一眼,加快脚步往里走去。

    莺儿也跟着掉眼泪,劝说道,“小姐,奴婢已经派人去请大夫了,小姐你放心,大夫很快就能治好您的脸!”

    “你敢还说话!你这个贱婢!这盒胭脂是你昨晚才去烟柳阁给我取回来的,你倒是说说,为何我今日涂抹后,脸会溃烂成这样?!是不是你这个贱蹄子动了什么手脚?!”

    唐莉怒声质问道。

    “小姐,冤枉啊小姐!”

    听着里面传来的“啪”的一声,似乎是莺儿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接着莺儿恍然大悟的说道,“小姐,奴婢想起来了!”

    “小姐,奴婢取了小姐要得东西后,都买来得及拆封便给小姐带了回来,期间也没有任何人接手过。”

    “一定是昨晚那个贱人搞的鬼!她当时还咒小姐脸会烂掉,若不是她动了什么手脚,又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