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39章老娘不发威,就以为我断气了!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当然了,唐大人也曾想过多纳几个妾,一来满足自己那方面的需求,二来也为了生个儿子。

    可家中的母老虎看管得紧。

    曾经他就带了一个女人回来,想要给个姨娘的名分养在府里,结果那母老虎就开始发疯,闹得整个家里鸡犬不宁,最后生生将那女人逼得自己跳了井!

    而后,唐大人也难逃一劫,被母老虎一顿暴打,脸上都挂了彩。

    一连养了大半个月,唐大人才缓过气来。

    从那以后,唐大人再也不敢提出什么纳妾、生儿子的事情了,每每都背着母老虎,出门去找钱妈妈。

    可惜的是,钱妈妈没有生育的能力。

    否则,就算是钱妈妈怀了孕,给他生个私生子,他也心满意足了。

    对于性子彪悍的唐夫人,唐大人也曾实行过一些措施。

    无奈,唐夫人一哭二闹三上吊,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甚至,还撞墙,将墙壁装了偌大一条缝,神奇的是,她自己的脑袋却是完好无损,一点伤势都没有……

    从那以后,唐大人只得歇了心思,不敢再与唐夫人起什么冲突。

    对于唐莉这个宝贝女儿,那也是极尽所能的疼爱。

    “爹!娘!女儿不活了!”

    唐莉一进门,就开始哭了起来,趴进唐夫人的怀里,抽抽搭搭的哭得好不伤心!

    见她说得这么严重,唐大人与唐夫人脸色一惊,面面相觑之后,唐夫人小心翼翼的问道,“女儿啊,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是谁欺负你了还是怎么着?你只管告诉娘,娘给你做主!”

    这话说得也没毛病。

    在整个涌泉镇,能做主的就是唐大人。

    而唐夫人,可是能降住唐大人的那一位啊!

    因此,唐夫人说给唐莉做主这话,可不只是说说而已。

    唐大人也赶紧说道,“是啊,你告诉爹娘,谁欺负你了?”

    “居然敢欺负我们莉莉,简直是不想活了!”

    唐大人吹胡子瞪眼的,看起来正在酝酿怒意。

    不过那神情,却是怎么看怎么觉得搞笑。

    唐莉抽抽搭搭的只管撒娇,将话语权交给了紧随其后的莺儿,示意她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唐大人与唐夫人。

    莺儿也酝酿了一下情绪后,一脸委屈的跪在了地上,将今晚的事情又说了一遍。

    当然了,仍旧是她改编之后的版本。

    完全抹去了她狗仗人势、跳梁小丑的那些情节,言语之中的陈欢喜当真是个得理不饶人、泼辣刁钻的角色。

    当下,唐夫人就气得站起身来,“好哇!在我们的地盘上,居然还敢有人欺负我的女儿!这些个贱人,当真是老娘不发威,就以为我断气了不成?!”

    唐大人弱弱地看了一眼唐夫人,“夫人,瞧你这话说得多严重?”

    明明他才是男人好不好,身为一家之主、身为涌泉镇的县太爷,他在自家夫人面前简直半分尊严都没有。

    他的存在感,也太低了吧?

    唐夫人横了他一眼,“严重?要不是因为你没脾气,女儿现在会被人欺负吗?!你还有脸说话!”

    “夫人教训的是……”

    唐大人老老实实认错。

    唐夫人这才放过他,转而对莺儿问道,“可知那个贱人的底细?!”

    “奴婢不知。”

    莺儿吸了吸鼻子,脸上委屈之色更浓。

    唐夫人又冷眼看向唐大人,“你,赶紧给我派人出去,把欺负了我们女儿的贱人给我抓回来,我要亲自的收拾她,非要让她尝尝我的厉害!”

    “是是是。”

    唐大人松了一口气,逃也似的出去了。

    他宁愿大半夜的亲自出去抓人,也不想多跟这个母老虎在家多待一秒,简直是折磨!

    不,比折磨让严重,简直到了折寿的地步!

    就这样,大半夜的,唐老爷亲自带了人去了脂粉铺子,仔仔细细的询问了那小伙计,今晚的事情。

    小伙计见唐大人居然亲自出马了,当下便对莺儿更加崇拜。

    看来,莺儿的话果真有用呢。

    于是,自然而然的偏帮着莺儿说话,将陈欢喜描述成了与莺儿说出的一般可恶之人。

    见莺儿与这小伙计两个人都说“那个贱人”可恶,唐大人心中对他们说的话也多了一丝相信,顺着小伙计提供的线索,去捉拿这个天高地厚的死丫头。

    莺儿被骂不过是芝麻大小的事情,骂了就骂了。

    诅咒自家女儿脸会烂掉这事儿可就有点严重了,让护女心切的唐大人心中不悦。

    可不仅仅是这样,居然还诅咒他的官途走到头了!

    从古至今,带着乌纱帽的官员们,可都是最忌讳别人说这些话。

    唐大人之所以能稳坐涌泉镇县太爷一职这么多年,除了他兢兢业业的治理涌泉镇,且有了不小的成就之外,还有一方面便是他长袖善舞,跟上面的关系处理的很好。

    因此,在听到这话时,自然是怒火中烧。

    而此时的陈欢喜,因为逛了大半个时辰,双腿都走痛了,肚子也饿得咕咕直叫。

    于是,在一个小摊位上吃馄饨。

    此时,约莫已经戌时一刻了,陈欢喜摸着圆滚滚的肚子,准备回翠红楼歇息。

    天知道,昨儿夜里翻来覆去都没有睡着,白天想要补补美容觉,也因为担心小玉的终身大事,在床上摊煎饼似的,毫无睡意。

    这会儿,两只眼皮都开始打架了。

    今晚也考察了好几个铺子,皆是做女人生意,且生意比较火爆的铺子。

    陈欢喜心里已经有了数,便背着双手,心满意足的往翠红楼出去。

    至于在脂粉铺发生的那点小小的插曲,早就被她遗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唐大人顺着小伙计给的线索,又向路人打探一番后,已经追在了陈欢喜的屁股后面。

    彼时,陈欢喜已经闪进了一条黑黢黢的小胡同。

    这条胡同是回翠红楼的捷径,陈欢喜已经双腿酸痛,又困意十足,所以才想着抄捷径,早点回去躺在床上歇息。

    到了胡同口,看着陈欢喜晃悠悠的背影,唐大人沉着脸,示意身后的捕快们上前,将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给他抓回来,他要亲自押回去,送到自家夫人手里出出恶气。

    否则,若是空手而归,唐夫人的满腔怒火,只怕是又要落到他头上了。

    想到这里,唐大人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吩咐道,“给我把她抓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