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33章原来自个儿都瞧不起自己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镇上还有几家青楼,不过都不能与翠红楼相提并论。

    翠红楼的姑娘,从来不会穿着暴露、声音娇媚的站在门口拉客,只有两名伙计站在门口,笑着招呼客人进来坐下,却从不会主动拉着男客不放手,缠着人家进来听会儿小曲儿、找个姑娘陪陪什么的。

    且翠红楼里的姑娘也不会太过轻薄,故意轻贱了自己去。

    所以,在涌泉镇,翠红楼可算是所有青楼中的翘楚,也算是特立特行的一座青楼了。

    但正因为如此,涌入翠红楼的客人,比其它青楼都多了好几倍。

    陈欢喜靠在栏杆上,看着底下的男客一波又一波的进来,瞳孔一点点缩紧,眉毛也渐渐拧在了一起。

    小玉已经回房了,所以这会儿只有她一个人。

    钱妈妈站在底下,乐呵呵的跟熟客聊天。

    不经意抬头时,正好看到陈欢喜在对她招手,示意她上楼来说话,便准备上楼。

    哪知,那熟客一把抓住钱妈妈的手,眼神惊艳的看向陈欢喜,小声打探道,“钱妈妈,这位姑娘莫非是你们翠红楼新来的姑娘么?我瞧着,与花魁小玉姑娘相比也丝毫不逊色呢!”

    一旁的男子接过话头,“我瞧着,倒是比小玉姑娘还要令人心动!”

    “……”

    几名男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调侃着,可言外之意,却是让钱妈妈出个价,想要一亲芳泽。

    钱妈妈又不是个傻子。

    做了这么多年的妈妈,还听不出这几人的弦外之音?

    当下,钱妈妈便啐了一口,“你们几个混小子。”

    “我可告诉你们,这位姑娘并非我们翠红楼的姑娘,可不是你们能碰的,还是歇了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为好。”

    钱妈妈笑着摆手,示意大家不要打着那些不该有的心思,且不说陈欢喜如今是翠红楼的老板,就说说那晚突然出现的那位公子……

    一言不发的便给她砸了黄金,还丢下话,不可动陈欢喜一根汗毛……

    就这样,她哪里敢得罪陈欢喜这位小祖宗?

    几名熟客见钱妈妈神色不似说笑,对陈欢喜神色也很是恭敬,几人面面相觑,不知是怎么回事,但也只能将那心痒痒给压进心底,不再浑说。

    钱妈妈赶紧上了楼,“姑娘,怎么了?”

    陈欢喜窝进了椅子里,找了一个舒适的角度蜷缩着,疑惑的问道,“为何只有男客进咱们翠红楼消遣?”

    “姑娘您这意思是?”

    钱妈妈一时半会儿不明白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男人是人,需要解决该解决的生理需要,可咱们女人也是人!也需要解决啊!”

    陈欢喜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心里的想法。

    在二十一世纪,那些个专门为富婆服务的小白脸、以及养着鸭的地方,可不少啊。

    为何现在就没有?

    难不成,当真只是因为人们思想太过封建,女人社会地位低下的原因么?

    果不其然,听了陈欢喜的话,钱妈妈一脸的愕然,看向陈欢喜的目光震惊不已,磕磕巴巴的问道,“姑娘,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难道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

    “对,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陈欢喜耸了耸肩。

    “天啦,姑娘,您说说您这脑袋子里面一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呢!”

    钱妈妈错愕的瞪大双眼,一脸的不敢置信,“您想到哪里去了?”

    “且不说如今青楼都只是招待男客,就说说就算是招待女客,那也要有女人敢上门啊!”

    钱妈妈这话倒是个大实话。

    就算有青楼开设为女人服务的项目,可众人的眼睛都盯着,现在女人一言一行都要受到巨大的约束,更何况是进出青楼,还是带着解决生理需要的目的进出青楼?

    那众人的唾沫星子都足以淹没女人了!

    唾沫星子还是轻的,重则还会被骂“不遵守妇道”、“残花败柳”等,被拉去浸猪笼云云……

    因此,这种事情,钱妈妈是想也不敢想的。

    陈欢喜表示理解,若有所思的点头,“既然如此,那咱们也可以不做为女人服务的项目,但是可以换做其他,能招待女客的一些服务类型啊。”

    “比如说,按摩?spa?净脸?瑜伽?”

    陈欢喜试探着说道。

    啥叫按摩、斯帕、和瑜伽?

    净脸,钱妈妈勉强是明白了,就是帮人洗脸么。

    可其它三项,是什么鬼?

    钱妈妈一脸懵逼的看着陈欢喜,“姑娘,您在说什么?”

    陈欢喜这才明白过来,钱妈妈听不懂这些话,于是便换了一个说辞,“你想想,男人们在劳累一整天后,都想找个地方消遣放松一下,咱们女人何尝不是?”

    钱妈妈心里活动:边摆手边摇头,“不不不,我们都不是,我们都不敢有那想法,只有你是。”

    一直只知道陈欢喜胆子大,可没想到,却是胆大包天!

    居然敢想这些事情!

    就不怕被人抓去浸猪笼?砸石头?沉塘?!

    钱妈妈一脸愕然,此时看向陈欢喜的目光也变了又变。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人家纯洁着呢。”

    陈欢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我的意思是,咱们可以开设也招待女客的座位,喝茶、喝点小酒,听小曲儿等,可以让人精神放松,感到舒适。”

    简而言之,便是将青楼变成另类一点的茶馆。

    既能招待男客,也可招待女客。

    这样的想法,在钱妈妈眼里,却是“自家老板一定是疯了”。

    钱妈妈仍旧目瞪口呆的看着陈欢喜,直到她说完了,才慢慢的回过神来,“姑娘,那怎么可以?”

    “咱们这里是青楼,又不是茶馆。”

    钱妈妈皱眉分析道,“若是有女客需要消遣放松,自会去茶馆听曲儿、听书喝茶,又岂会进咱们这污浊之地?”

    污浊之地?

    陈欢喜因为这个词双眉紧蹙。

    感情,在钱妈妈这些人眼中,青楼就是污浊之地?

    那么待在青楼里面的她们,岂不都是污浊之人?!

    有这样贬低自己的吗?!

    难怪这个年代的女人们社会地位如此低下,原来都是自个儿都瞧不起自己,那男人们又岂会瞧得起她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