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26章我不会把子元让给任何一个人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既然殷雀儿已经直接将这话挑明了说,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把火已经烧到了她的身上,陈欢喜自然不可能再坐视不理,当做旁观者看热闹。

    见赵老夫人与赵夫人都把视线投向了她,陈欢喜微微一笑,“雀儿还真是个心直口快的性子呢。”

    “不过,都说口说无凭,你刚刚说的那些话,要怎么证明你说的是事实?”

    陈翠儿缓过神来,一把抓住赵子敬的袖口,也冲殷雀儿问道,“对啊,你要怎么才能证明你说的是事实?你要是拿不出证据来,可就算是血口喷人!”

    “你要给我道歉!”

    陈翠儿像是有了底气一般,气焰也嚣张起来。

    反正,昨儿夜里她不过是去赵子元院子里说了几句话而已,又是三更半夜的。

    且不说没有目击者,就算是有人看见了,能证明什么?

    殷雀儿又能拿出什么证据来?

    所以,陈翠儿有恃无恐起来。

    殷雀儿似乎没有料到陈翠儿居然会这么无耻,也没想到陈欢喜居然会帮着陈翠儿说话,愣了片刻后,气鼓鼓的瞪着陈欢喜,“你什么意思?”

    “我这是帮你杜绝她对二表哥的不轨之心,你居然还帮着她说话?!”

    不得不说,殷雀儿虽然性子泼辣,但是……有勇无谋。

    对于她这明显不在线的智商,陈欢喜有些无奈的看了赵老夫人一眼,正要回答,只听到赵子元冷冷的说了一句,“注意你对你二表嫂说话的语气!”

    言外之意,就是注意一下你这态度!

    陈欢喜缓和了一下脸色。

    殷雀儿极为不高兴的瞪着赵子元,“表哥!连你也要欺负我吗?!”

    “我跟欢喜是一体的。”

    赵子元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丝毫不拖泥带水的说道,“所以,你怎么对她,便是怎么对我。”

    我去!

    要不要这样啊!

    大清早的,不带你们这样虐人的啊!

    殷雀儿简直要哭了。

    明明刚刚最占理的是她好不好,怎么一转眼,就成了她被群起而攻之?

    眼角余光扫到陈翠儿脸上得意的神色,殷雀儿咬着牙怒视着陈欢喜,“好,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日后若是真被有些人得了手,你可别哭鼻子去!”

    她好心帮着她,陈欢喜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

    “劳烦你费心,不会被谁得了手,我也不会哭鼻子。”

    陈欢喜脸上维持着得体的微笑。

    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赵子元的主意,真当她这个正经未婚妻是个摆设么?!

    不如,索性今天当着所有人得面,斩断所有的烂桃花好了!

    陈欢喜目光微冷,略有些深意的扫过陈翠儿与殷雀儿,缓缓站起身来,“不如,今日当着祖母他们的面,我索性就把话撂在这里了。”

    “先前,我之所以提出与子元解除婚约,是有不得不解决的难言之隐……后来,事情解决了,我跟子元也已经互表心意,子元跟我保证过此生不会再有其他的女人。”

    “所以,不要白费心思了,我不会把他让给任何一个人。”

    陈欢喜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可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气势、以及脸上坚定而又认真的神色,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并非只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说说而已。

    而赵子元,在听到她这些话后,原本清冷淡漠的神情瞬间土崩瓦解。

    只见他双眼带着柔情,脸上神色满足而又带着明显的宠溺。

    陈欢喜说完后,转头看向他,“子元,你说说,我说得对不对?”

    “嗯。”

    赵子元点头,“不错,欢喜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殷雀儿一张小脸瞬间变得苍白。

    虽说赵子元也拒绝过她好几次,但那都是她私底下缠着他,也没有谁看见过,所以并不觉得出糗。

    可眼下,她鼓起勇气、不顾女孩子的矜持与颜面,当众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居然还如此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甚至由着陈欢喜打她的脸!

    这就说明,她当真是一丝机会也没有了么?

    而陈翠儿,心中震惊的同时,脸上神色却是极力压制,没有表现得像殷雀儿那么明显。

    她比殷雀儿更有优势。

    殷雀儿到底是客人,不能一直住在赵家,总归是要回自己的家。

    她就不同了,日后与赵子元同处一个屋檐下……

    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么。

    而且,殷雀儿不过是个还未经历人事的小姑娘家,她却早已跟赵子敬经历过了那些欢乐,要是她把张氏教她的那些招数用在赵子元身上的话……

    她相信,赵子元一定无法拒绝她!

    至于陈欢喜么,她娘去世得早,就算已经跟赵子元有过那种事,又哪里有她经验丰富?

    只有她,才能给赵子元快乐!

    陈翠儿不要脸的想道。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的确不怎么好收场。

    赵老夫人目光深沉的看了一眼赵夫人,这才沉声开口,“好了,今天所有的事情都到此为止。”

    “我老太婆虽然没有跟你们住在一起,可不代表我就什么都不知道!日后的事情,我虽不能亲眼看着,却也不代表我就是个瞎子!”

    这话,可就意味深长了。

    也不知道是对陈翠儿赵子敬说的、还是对殷雀儿说的,亦或是,单纯的警告赵夫人。

    不过,她所说的所有的事情到此为止,便是指赵子敬、陈翠儿之间的闹剧,以及殷雀儿对赵子元的心思。

    赵老夫人都发话了,赵老爷也赶紧附和,“不错,子敬,翠儿,如今你们既然已经成亲了,那便就是真真正正的夫妻了,夫妻之间哪有隔夜仇?”

    “你们刚成亲,别闹出一些什么有的没的的事情来,要是传了出去,难免丢了我们赵家的脸面!”

    这话,带着几分明显的警告的意味。

    赵子敬心里一紧,赶紧起身应答,“是,父亲教训的是,是儿子莽撞了。”

    陈翠儿纵使再有多不甘心,也只得应声。

    见此,赵老夫人才满意的收回目光,示意大家都散了,该干嘛干嘛去。

    陈欢喜推着赵子元率先出了正厅。

    陈翠儿与赵子敬一前一后的也出来了,翠柳小心翼翼的跟在房姨娘身边,一步三回头的看着赵夫人。

    殷雀儿紧紧咬着下嘴唇,看着赵子元与陈欢喜渐行渐远的背影,眼中氤氲着一层晶莹的水雾,好半天才抬脚追了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