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22章这个家以后是陈欢喜做主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欢喜,你生气的样子也是如此可爱,我觉得我对你的爱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如今,赵子元这满嘴情话信手拈来。

    陈欢喜一愣,随后抓起身边的衣裳就朝他扔了过去,“你少来!又要说这话来哄我!昨晚我就栽进了你的温柔陷阱里,被你吃干抹净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赵子元无奈一笑,伸手接过她扔来的衣裳,推动轮椅走到了床边。

    “来,我帮你更衣,戴罪立功行了吧?”

    说着,竟果真给她穿衣裳。

    陈欢喜任由他摆弄自己的胳膊手臂,将衣裳套在身上,却还是哼哼道,“你以为这样我就会轻易原谅你了吗?”

    当然了,更衣过程中,又免不得被吃了一顿豆腐。

    很快,凌风在外面回话,说是早饭已经做好了,给他们端回来吃,还是去饭厅跟大家一起吃早饭。

    陈欢喜看着铜镜中,自己满脖子的小草莓,唉声叹气的放下铜镜,“还说今儿去看热闹呢,你瞧瞧这样子我要怎么出门?只怕是会惹人笑话呢。”

    毕竟,她与赵子元还未成亲,这样的事儿被人传出去了,的确不怎么好听。

    在这个年代,到底是不比二十一世纪。

    赵子元吩咐凌风将饭菜端回来,接着又“苦口婆心”的劝说陈欢喜,“你不是说,有什么狐狸精在打我的主意吗?”

    “我觉得你这样出去挺好的啊,别人一看便知是什么情况。”

    这样不用说任何话,便无声的宣誓了她对赵子元的主权霸占,岂不快哉?

    陈欢喜瞬间便明白了赵子元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今,赵家还住着殷雀儿这位表小姐,对赵子元虎视眈眈;

    昨晚,陈翠儿的异常,也足以说明了一切。

    陈翠儿倒是好对付,可殷雀儿么……

    有着赵夫人的撑腰,的确是更有底气一些。

    若是自己就这样出现在她面前……陈欢喜想象了一下,殷雀儿会被她气到什么地步,偏偏有一句话都不能说的那种。

    就算是赵夫人要给她撑腰,可自家儿子做出的这种事情,关人家陈欢喜什么事?

    肯定也只会被气个半死,却什么都不能做!

    于是,陈欢喜果断同意了。

    二人吃过早饭,得知赵子敬与陈翠儿正在去前院给赵老夫人、赵老爷与赵夫人敬茶,便直接去了前院。

    路过花园时,殷雀儿也正往前院去。

    远远地看到赵子元,她便相像只花蝴蝶一般迎了过来,“表哥!”

    在看到赵子元身边的陈欢喜时,殷雀儿的脸色“刷”的一下黑了,但还是强笑着,“这么早二表嫂居然也在啊,你们是要去前院吗?咱们一起过去吧!”

    “嗯。”

    赵子元没说话,陈欢喜微笑着应道。

    殷雀儿正要移开目光时,目光突然扫过陈欢喜脖子上的印记,小脸一白。

    她连忙低下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赵子元与陈欢喜无声的对视了一下,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笑意。

    不得不说,赵子元这个提议当真不错啊!

    瞧瞧,她一句话都没说,殷雀儿就已经战败了。

    三人各怀心事的到了前院,还没进去呢,就听到里面传来陈翠儿哭哭啼啼的哭诉声,“祖母,父亲,母亲,翠儿说的话句句属实,还望祖母父亲母亲给我做主啊!”

    大清早就起来告状?

    怎么昨晚不想着让赵老夫人们给做主,偏偏忍到早上才告状呢?

    正想着,他们已经跨进了前厅。

    陈翠儿跪在地板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继续控诉,“我本来以为,子敬再怎么糊涂,昨晚也会给我留几分薄面,可是却没想到,他当真是一晚都没有再回来啊……”

    说着,陈翠儿就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

    听这意思,是在指控赵子敬昨儿洞房花烛夜去翠柳房里的事?

    见赵子元进来了,身边还有陈欢喜陪着,殷雀儿也跟在身后,赵老夫人脸色和缓了几分。

    “欢喜也在啊,正好,你们可吃过早饭了?若是还没有,我再让人去准备。”

    赵老夫人对陈欢喜印象很好,眼下看到她与赵子元两人感情这样好,心下就更加欣慰了。

    尤其是,赵子敬与陈翠儿正好闹得不愉快,两者一对比,赵老夫人对陈欢喜就更加满意了。

    “老夫人不用麻烦了,我们已经吃过了。”

    “叫什么老夫人啊,如此生分!”

    听到陈欢喜的回答,赵老夫人佯装生气,但眉眼之间尽是笑意,根本就没有半分怒意,“你这孩子,你与子元也还有几个月就要成亲了,如今看到你们感情这样好,我就放心了。”

    “所以啊,也别叫什么老夫人老夫人的了,跟子元一样叫我祖母便是。”

    陈欢喜有点诧异,低头看了一眼赵子元。

    赵子元轻轻点了点头,陈欢喜这才乖巧的应道,“是,祖母。”

    听到这声“祖母”,赵老夫人眼中笑意愈发明显。

    再看看陈欢喜不是那种贪慕虚荣的女孩,遇事会与赵子元商量着来,心里对她就更加满意放心了。

    自打陈欢喜进来后,赵夫人脸色就有些古怪,强颜欢笑的感觉。

    倒也不稀奇。

    赵子元对她说的很清楚,要是为难陈欢喜,便是为难他这个儿子,因此眼下这么多人在场,赵子元更是有意无意的眼神警告她……赵夫人纵使心里再不悦,也只得强撑着笑意。

    再一次接收到赵子元的眼神示意后,赵夫人只得不情不愿的开口,“欢喜啊,随便坐,这儿便也是你的家,随意一些不要拘束。”

    “是,赵夫人。”

    陈欢喜客气应道,并不像方才与赵老夫人那般乖巧随和。

    赵夫人眼神一沉,没有再说话。

    可不是么,若是陈欢喜与赵子元成亲后,渐渐地便也要掌权,做这个家的女主人,可不就是她的家么?

    自己终究会有年老的那一日。

    赵子元也说得很清楚,这辈子只娶陈欢喜一人。

    所以说,在不久后的将来,他们所有人,可都是要看陈欢喜的脸色过日子,在她的手里头讨生活啊!

    那些个头脑灵活一些的,瞬间便对陈欢喜改观的想法,开始巴结起她来。

    比如说,柳姨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