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20章这是我男人!欢喜宣誓主权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凌风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居然是陈翠儿!

    “哟,大少奶奶,这么晚了,可有什么事儿?”

    一见来人居然是陈翠儿,尤其是看样子还精心打扮过一番,凌风虽然是个没有对象的大老粗,可是心里也瞬间就联想到了其它的点子上,语气自然不怎么好。

    “我……我找二少爷有事。”

    原本强打起的勇气被凌风这难看的脸色给吓退了几分,陈翠儿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问道,“二少爷睡了吗?”

    “还没,我去问问二少爷愿不愿意见你吧。”

    说罢,凌风毫不客气的关上了门。

    强烈的门风袭来,陈翠儿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像是被人重重的打了耳光。

    “爷,是陈翠儿。”

    凌风关上门后,走到赵子元面前说道。

    “不见。”

    赵子元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如此良辰夜景,佳人在怀,谁想见倒胃口的人?

    陈欢喜从他怀里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着,幽幽的说道,“不行,我想听听她要跟你说什么。”

    这三更半夜的,陈翠儿不跟赵子敬度过美好的洞房花烛夜,倒是来找赵子元做什么?

    直觉告诉陈欢喜,其中有古怪。

    赵子元低头看了一眼陈欢喜,这才抬了抬下巴,“让她进来。”

    爷……不是说好的不见么?您就不能坚持己见?

    见赵子元因为陈欢喜一句话,眨眼就改变了想法,凌风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不过,向来都是如此。

    赵子元在陈欢喜面前压根儿没有底线,凌风也习惯了。

    陈翠儿再门外等了许久,虽说这天儿还不算凉,可因着她的心灰意冷、以及怀着孩子,这体质自然跟从前不能相比,在门外站了一会儿,不但身体发冷,双腿也有些酸楚。

    就在她以为赵子元不会见她时,门被人打开了,凌风面无表情的让开身体,“我们爷让你进来。”

    陈翠儿以为自己听错了,揉了揉耳朵,见凌风让在一边,赶紧跨进了门槛。

    门口处的灯笼不怎么明亮,陈翠儿站在阴影里,酝酿了一下情绪后,掏出手帕开始擦了擦眼睛,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才低着头跟着凌风往里头走去。

    本以为赵子元已经睡下了,谁知就在院子里,凌风就站住了脚,“爷,人带进来了。”

    陈翠儿也不敢抬头,只开始轻声抽泣起来,“二少爷。”

    这声音……

    陈翠儿还自以为娇滴滴的,可实际上肉麻得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陈欢喜忍不住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胳膊。

    见陈欢喜这动作……赵子元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可能,等陈翠儿走了,他就要接受“惩罚”了……不过,并不是他期待的那种惩罚。

    “有事?”

    赵子元冷声问道。

    听到他这冷淡的声音,陈翠儿下意识的一僵,但又仔细一想,赵子元不管是对谁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说话也不带半分感情色彩,除了对陈欢喜。

    心里平衡一点的同时,对陈欢喜也愈发的嫉恨起来。

    凭什么她能得到这样好的男人!

    自己当初能从很欢喜手里抢走赵子敬,那么对于赵子元,她一定可以抢走!

    陈翠儿觉得自己胜券在握。

    想到这里,陈翠儿声音也就愈发娇滴滴起来,“二少爷,您也知道,今晚是我和大少爷的洞房花烛夜,可是……可是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大少爷他居然居然……”

    平日里都是亲热的称呼赵子敬为子敬,这会儿竟是直接喊起了大少爷。

    话说到一半,陈翠儿就忍不住低声哽咽起来。

    见她哭得这样“伤心”,陈欢喜挑起眉头,忍不住接过话头问道,“居然什么?赵子敬怎么对你了?”

    听到陈欢喜的声音,陈翠儿浑身一震,这才抬起头,不敢置信的看向面前。

    果然是陈欢喜!

    她居然还,坐在赵子元的怀里!

    陈翠儿目瞪口呆的看着面前的两人,一时之间忘记了继续哭泣,也忘记了回话。

    见陈翠儿神色震惊,陈欢喜就知道,她今晚之所以非要见赵子元,定是心怀不轨!

    “你说话啊,赵子敬对你做什么了?还有,你这大半夜的非要见子元,难道就是为了当面向他哭诉自己的委屈还是什么?”

    当下,陈欢喜便冷笑出声,“你倒是说话啊,说不准子元还会帮你出气呢。”

    “我……”

    对上陈欢喜看透一切的目光,陈翠儿心里慌乱,心虚的低下头,目光闪躲着,“欢喜,你怎么在这里?”

    “我怎么不能在这里?”

    陈欢喜反问。

    “我的意思是,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家?”

    陈翠儿结结巴巴的问道。

    陈欢喜轻声嗤笑,“这话我也想问你啊,今晚不是你与赵子敬的洞房花烛夜么?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们不抓紧时间办正事,跑来我男人院子里做什么?”

    一句“我男人”,便成功地宣示了主权。

    赵子元对此表示很满意,放在陈欢喜腰间的手收紧了一些,满足的亲了亲她的脸颊。

    陈翠儿脸色一沉。

    刚刚陈欢喜那一句话,她也听清楚了,的确是在宣誓主权。

    “你们俩还没成亲呢,你就这样说话,就不怕被人听去了会说你不懂的矜持吗?”

    陈翠儿咬牙问道。

    陈欢喜毫不在意。

    “那又如何?再过几个月我们就成亲了,我这样叫他也没什么不对吧?再说了,我对我家子元的爱意犹如滔滔江水,我控制不住自己对他的爱意,就这么不矜持,怎么了有问题吗?”

    当然……没问题。

    不过,就这样大喇喇的说出来,当真不知道“害羞”为何物?

    陈翠儿心里这样想着,却又更加的羡慕陈欢喜。

    从前的陈欢喜倒是文静内敛,如今这大大方方的性格,真的是挺好的。

    可惜,她注定做不到她这般大方、洒脱。

    听到陈欢喜如此不含蓄的表白,赵子元更觉满意!

    “你还没说你这三更半夜的来找我男人什么事呢,有话快说吧,天色这么晚了,我们都困了。”

    陈欢喜毫不委婉的说道,变相的下了逐客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