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19章别在意对我造成伤害,你们继续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是了,今天一整天,她早已将自己这一辈子的眼泪都已经流干了。

    陈翠儿心灰意冷的抱着双臂,缓缓地坐在了地上。

    原以为今天会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一天。

    早上醒来时,一直到赵子敬来迎亲之前,的确都是她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候。

    众人围绕,姐妹们的艳羡、七嘴八舌的追捧,都让陈翠儿觉得今天自己就是最瞩目的那一人,一旦进了赵家的门,更是众人眼中羡慕的“赵家大少奶奶”。

    不过,这“大少奶奶”的确是做到了。

    但是,却不是众人羡慕的,而是大家同情的、嫌弃的、排挤的那一位。

    从张平去陈欢喜院子里闹事开始,一直到迎亲至赵家、跨火盆,到现在她独自一人的洞房花烛夜。

    她这个新娘子,可谓是丢尽了脸面。

    她的尊严,被赵子敬、被翠柳、甚至被金玲,以及赵家所有人都狠狠地踩在了脚下!

    这一刻,陈翠儿最恨的,并不是一直与她相处不愉快的陈欢喜,而是赵家的所有人!

    不,除了赵子元。

    今日,若非是赵子元两次帮她解围,她甚至还不能嫁进赵家,不能做赵家的少奶奶!

    同样是男人,同样是赵家的少爷,为什么两人相差如此之大!

    赵子元与赵子敬相比,简直是天上与地下的区别!

    想起一直以来,不管出了什么事情,哪怕是赵夫人找陈欢喜的麻烦,赵子元想也不想的对陈欢喜的维护、对她的在乎,以及那一句“此生只娶欢喜一人,绝不纳妾”的誓言,陈翠儿嫉妒的快要发狂了。

    为什么陈欢喜就这么好命,有这样好的一个男人护着她!

    反观自己……

    嫁给赵子敬的这一天,居然还有一名姨娘与她一起成为了赵子敬的女人,而且自己还是被赵子敬抛在一边的那个可悲之人。

    明明自己才是新娘子,明明今晚该是她与赵子敬的洞房花烛夜,他却去了别的女人房里!

    原本女儿家出嫁之前,娘亲都会传授一些压箱底的东西。

    昨儿夜里,张氏虽然情绪也悲哀,但还是进了她的屋子,悄悄地给她传授了一些“绝活儿”。

    当时,陈翠儿还羞涩的表示,自己有孕在身,学习这些东西没有用处,今晚洞房花烛夜注定是用不上的。

    张氏骂她没出息,说如今她的身子已经满了三个月,也能适时的给赵子敬一些甜头尝尝。

    否则,这男人都会忍受不了长达十个月的煎熬。

    男人么,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恰逢女人怀孕的这十个月来,正好是与自己丈夫关系出现转变的时机,最怕的便是男人忍不住诱惑。

    所以,陈翠儿才红着脸学了好几个招数。

    却没想到,昨晚她与张氏的话,一语成戳。

    今晚,她果然是没有用上,这洞房花烛夜注定是无法完成!

    呵呵,还有杨柳儿果然也说对了。

    原以为自己抢来的是一颗明珠,可没想到,真是一个草包!

    既然,赵子敬不肯回来,她也不甘心独自一人待着。

    他能去别的女人房里,她为何不能去找别的男人?!

    陈翠儿咬紧牙关,强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自己坐在铜镜前,将一脸的狼狈稍微收拾了一下,又自己在脸上涂涂抹抹,最后甚觉满意了,才打开门出去了。

    今晚,注定是陈翠儿这辈子最难忘的一夜。

    因为,她直直的去的方向,便是赵子元的院子。

    先前陈欢喜来赵家退亲时,赵夫人曾带着她作为“证人”,去过赵子元的院子。

    所以眼下,她还是分辨得清方向。

    外面宾客还在畅饮聊天,下人们几乎都在前院伺候着,后面倒是没什么人。

    这一路过去都有灯笼亮着,陈翠儿也不至于看不清脚下的路。

    走了约莫半刻钟,终于是到了,陈翠儿敲响了门。

    “这么晚了,会是谁?”

    陈欢喜窝在赵子元怀里,抬头打趣道,“莫不是你也有什么小粉红啊、小知己什么的,半夜三更来敲你的门吧。”

    翠柳一事,赵子元也告诉了陈欢喜。

    眼下,他们俩还在院子里品茶赏月,自打陈欢喜过来“奖励”了赵子元后,俩人就一直维持这个姿势。

    赵子元坐在轮椅上,陈欢喜窝在他的怀里,俩人柔情似水的谈天论地。

    整日里被他俩撒狗粮的凌风,今晚识趣的躲在自己的屋子里,没有出来。

    “欢喜,你若是继续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介意就在这里‘惩罚’你。”

    被陈欢喜亮晶晶的双眼盯得浑身热血沸腾,偏偏这丫头还坐在他的怀里,赵子元自认自己并非柳下惠,做不到无动于衷,他声音沙哑的咬了一下陈欢喜的耳垂,威胁道。

    陈欢喜只觉得一阵发痒,咯咯的笑着,赶紧低下头继续窝进他的怀里,“大哥,我错了,求放过。”

    赵子元话里的“威胁”,她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

    “可是,我不想放过你怎么办?”

    赵子元将下巴抵在她的后脑勺上,感受着怀里她的温度,心里柔软一片,声音仍旧沙哑,语气却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惆怅。

    这么久以来,他仍旧在担心同一件事情。

    若是陈欢喜知道,百里珩就是他,他就是百里珩,又该怎么办?

    该如何解释?

    还有那一晚在翠红楼的男人,其实也是他,又该如何取得她的谅解?

    自己这双腿……不但瞒了所有人,甚至还瞒了她这么久,该如何解释?!

    敏感的察觉到赵子元的语气有异样,陈欢喜抬起头,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心里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赵子元心虚的移开目光,不敢与她这双带着关切的眸子对视。

    这丫头,要不要这么敏感!

    见赵子元没有回答,陈欢喜正要继续追问,院门却又被人给敲响了。

    来人也着实有些锲而不舍的意思,他们没有去开门,也没应声,原以为来人会识趣的走开呢,谁知道居然还在门外等着!

    凌风这才把晃悠着走了出来,“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路过依偎在一起的两人时,凌风嘴里不停地嘀咕着,“属下只是去开门,无意打扰二位的好事,别在意会不会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你们请继续……”

    他也想看看,是谁这么不知好歹,居然三更半夜的来敲门!

    还锲而不舍的等在门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