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106章一个个的都来砸她的场子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你知道陈欢喜现在性格大变吗?知道她现在多么凶悍吗?!还妄想嫁给赵二少爷呢,你这辈子也绝对没有可能了!”

    或许是真的被杨柳儿一番话给刺激到了,又或许是陈翠儿打从心眼里对赵子敬也抱着一丝的不肯定,更是因为两人身份差异的自卑感作祟,陈翠儿忍不住冲杨柳儿大吼道。

    没办法,自从两人定下亲事后,赵子敬对陈翠儿的态度与从前相差甚远。

    下意识的,陈翠儿对赵子敬也抱着怀疑,认为他肯定是心里有了其它的想法。

    眼下听到杨柳儿这样说,陈翠儿不由自主的便代入了她与赵子敬之间,认为杨柳儿是在说赵子敬对她的感情不忠,讽刺她的命不如陈欢喜那样好什么什么的。

    所以,陈翠儿失控了。

    见她生气,其他姑娘都拥过去安慰她,责备的看着杨柳儿。

    杨柳儿一脸无辜。

    “我说翠儿,我又没有说你,你对我大吼大叫干什么?”

    杨柳儿耸了耸肩,“再说了,你自己刚刚还说我晦气呢,你听到你刚刚说什么了吗?还不是说了死不死的话。”

    “不过……赵二少爷的未婚妻居然是欢喜,这可真是让我太惊讶了!欢喜真是命好啊。”

    “对了,我来了这么久,都还没见到欢喜呢!我忍不住要去找她,好好地恭喜她了!”

    杨柳儿开心的拍了拍手,不顾陈翠儿一脸怒意,高兴的往门外走去。

    这哪里像是来祝贺的,分明是来打她的脸,砸她的场子的啊!

    看着杨柳儿高兴的往外走去,陈翠儿气得咬紧后槽牙,双手紧紧抓着嫁衣裙摆,将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她绝对是故意的!杨柳儿这个贱人,一定是故意的!”

    从小到大,杨柳儿就跟陈欢喜要格外亲近一些。

    后来因为陈家遭逢变故,陈欢喜性格变得愈发内敛,杨柳儿也就没怎么来涌泉村走动了。

    没想到,几年没见,杨柳儿心里最要好的人,仍然是陈欢喜!

    杨柳儿走到门边,这才回头看了一眼陈翠儿,脸上虽带着笑意,语气却是不怎么客气,“我奉劝有些人一句,本以为自己抢走的是颗明珠,别最后落得啊,其实抢走的是草包!”

    这话,可就有些意味深长了啊。

    其他姑娘不懂这话的言外之意,是因为不知道陈翠儿、陈欢喜、赵子敬三人之间的恩怨纠葛。

    可陈翠儿自己心里明镜儿似的,比谁都清楚!

    杨柳儿这话,分明是在嘲笑她,指责她抢走了赵子敬,还贬低赵子敬是草包!

    这个贱人,居然在这个时候,为陈欢喜说话!

    陈翠儿气得脸色更加难看,厚厚的一层胭脂粉也遮不住她那难看的神色。

    杨柳儿冷哼一声,出去了。

    其余的姑娘们围着陈翠儿,连忙安抚她。

    笑话,要是在这个时候,能讨好了赵家的大少奶奶,以后的日子可就好过很多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一声,“不好了!不好了!要出人命了!”

    紧接着,院子里的客人们,一窝蜂似的往隔壁院子涌去。

    陈翠儿坐在床上,目光透过窗户往外看去,也顾不得与杨柳儿生气了,一脸的疑惑,“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时,张氏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着急的对陈翠儿叮嘱,“翠儿,你千万不要出来,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你也一定要待在屋子里,千万不能出来!”

    看着张氏的神情,陈翠儿可以肯定,外面的确是发生了大事。

    村子里成亲有个古老的规矩,若是新郎官还没来迎亲,新娘子务必不能出门。

    因此,在穿上嫁衣之前,新娘子要解决完自己所有的需求,比如如厕等……只要一穿上嫁衣,画好妆容,就不得吃任何东西,双脚也不能沾地,只能等新郎官来背着新娘子出门。

    否则,便视同为犯了大忌讳。

    陈翠儿一把抓住即将返回去的张氏,“娘,到底怎么了?”

    外面的客人都去了隔壁,听着隔壁热闹的声音,陈翠儿感到十分愤怒。

    今日明明是她出嫁的日子,这些久未走动的亲戚们,也都是因为她嫁给的男人是赵子敬,所以才早早的上门来吃喜酒。

    对于这一点,陈翠儿心里很明白。

    不过,隔壁到底又是怎么回事?

    这两日,陈欢喜都没有再过来,她不来喝喜酒也就罢了,不帮忙也不稀罕,只要她乖乖的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不来这边闹事,陈翠儿就谢天谢地了。

    本以为吉时将到,可以松一口气了。

    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隔壁还是有动静了?!

    陈欢喜这个小贱人,居然还是在她得大喜之日,要砸她的场子!

    先是杨柳儿,再是陈欢喜,今日这一个个的,居然都来砸她的场子!

    她跟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贱人没完!

    陈翠儿气得直咬牙。

    张氏一把拂开她的手,也来不及多说,便往外走去,“你别管了,你只要听娘的话,无论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能出来,其余的事情交给我和你爹便是。”

    她只是来交代话,叮嘱她千万不能出门的。

    其余的话,也没时间多说。

    见张氏不肯说,陈翠儿脸色一冷,对身边的一名姑娘命令道,“你去给我看看,隔壁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种命令的语气,换做是以往的话,那姑娘定是要与她反目了。

    可今时不同往日。

    陈翠儿,很快就要做赵家的大少奶奶了。

    于是,那姑娘将不甘心压进心底,连忙出去了。

    很快,那姑娘去而复返,气喘吁吁的答道,“翠儿,不好了,你堂表哥要被赵二少爷处死!”

    “什么?!”

    陈翠儿瞪大双眼,一脸震惊的望着她,“你说的我的堂表哥,可是张平?!”

    “是。”

    姑娘点头。

    陈翠儿脸色一白,心里已经开始慌乱起来。

    张平,她是记得的。

    在很小的时候,她跟张氏回娘家,与这位堂表哥玩得最要好,甚至她还答应了张平,长大以后会嫁给他……

    眼下,虽然不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只听说赵子元居然要处死张平,陈翠儿心里就开始颤抖起来。

    难道,是张平还记得小时候的童言无忌,不甘心她要嫁给赵子敬,所以来闹事,结果被赵子元给撞见了?

    而后,赵子元为自家大哥打抱不平,才要处死张平?!

    那么,接下来,会不会轮到她被赵子元处置?!

    一眨眼的功夫,陈翠儿已经脑补了一出大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