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99章三个女人一台戏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听到赵夫人说是她亲自打理的这场亲事,赵老爷眼中闪过一抹诧异,接着才十分满意的看向赵夫人,“夫人费心了,为夫自然是极为高兴。”

    若是赵子元成亲,赵夫人定是会亲自忙前忙后的打点。

    可成亲的人是赵子敬。

    赵老爷本以为,赵夫人顶多会给些银子,其余的事情都让下人、媒婆等操心便是。

    谁知道,她居然会亲自来做这些事情?

    倒是让他很是意外了。

    得了赵老爷的肯定,赵夫人脸上的笑意愈浓,正要说话,只听到对面传来一声,“姑父,姑母!”

    殷雀儿穿着一身明媚的黄裙,像只蝴蝶一样从屋子里跑了出来,见到赵老爷后一脸惊讶,“姑父居然这么早就回来了?!”

    赵老爷膝下只有赵子敬与赵子元两个儿子,原本一心想要一个女儿,可柳姨娘之前诞下过一名女婴,后因出了天花,医治不及时而去世了。

    从那以后,赵老爷再也没能有过一个女儿。

    因此,对于殷雀儿这个侄女,赵老爷倒是发自内心的疼爱,拿她当做亲生女儿一般对待。

    “是啊,许久不见,雀儿都长成大姑娘了!”

    赵老爷慈爱的笑道。

    殷雀儿笑着跑了过来,挽着赵老爷另外一只胳膊,对赵夫人吐了吐舌头,“哪里呀,姑母还整日里说我像是个小姑娘一样,根本没有长大。”

    “明明人家都十六岁了,都可以嫁给表哥了呢!”

    殷雀儿一脸天真的模样,状似无心的说了一句。

    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赵老爷挑眉看向她,“我们雀儿如今可真是长大了啊,你跟姑父说说,想嫁给哪个表哥?”

    这不是很明显的事情吗?!

    殷雀儿嘟着嘴,“姑父,您又不是不知道,雀儿一直心仪二表哥……”

    哦?

    听到这话,赵老爷倒是很吃惊了。

    原以为,殷雀儿喜欢的是赵子敬。

    倒也不怪赵老爷误会,毕竟赵子敬虽说做事莽撞、比赵子元愚蠢了一些,可到底是相貌堂堂一表人才,喜欢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吧。

    可没想到,殷雀儿却是对赵子元一往情深?

    “既然你心仪子元,为何不早说?”

    赵老爷皱起了眉头。

    早知道殷雀儿喜欢赵子元的话,他也就不为这个体弱多病的小儿子担心娶不到老婆了。

    如今,赵子元早已有了未婚妻。

    且自己也态度坚决的表明了立场,此生只娶陈欢喜一人,不纳妾也不会要通房,殷雀儿一颗真心注定要被辜负了。

    “现在说也不晚啊!不管怎么说,表哥不是还没成亲吗?”

    殷雀儿轻哼一声,“男未娶女未嫁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啊,只要表哥还没成亲,我就有机会。”

    挖墙脚的话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可见殷雀儿的厚颜无耻功力深厚。

    赵夫人倒是一脸笑意,打起了圆场,“好啦,今儿是你大表哥的大喜日子,你姑父千里迢迢的赶回来,这会儿定是累了,等你姑父好好歇息一会儿,其它的事情日后再说。”

    这话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说明殷雀儿还是有机会的。

    赵老爷还想说什么,却又被赵夫人给挽着胳膊往屋里走去,“老爷,吉时还有半个时辰,你可以小歇片刻。”

    看着赵老爷与赵夫人进了屋,殷雀儿歪着脑袋沉思片刻,转身往赵子元的院子走去。

    经过昨晚的“教训”之后,一夜未睡的赵子敬站在床边,两眼乌青,面无表情的任由小丫鬟给他更衣。

    房姨娘估摸着也是一夜未睡,唉声叹气的进来时,两只黑眼圈特别明显。

    “子敬啊,你说说咱们娘俩儿怎么这么命苦哇。”

    一进来,房姨娘就掏出手帕捂着眼睛开始哭了起来,“为娘委屈了这大半辈子,好不容易熬到你娶媳妇,又要当爹了,本以为日子会一天天好起来。”

    “可是谁知,谁知……夫人事到如今还不愿放过我啊。”

    房姨娘哭得厉害,两只眼睛又开始红肿起来。

    赵子敬本就心烦意乱,被房姨娘这么不由分说的一顿哭诉,更是心头烦躁,“娘,今日是我的大喜日子,你哭什么?”

    吉时就快到了,她居然还在这里哭嚎,不知道的还以为死人了呢!

    “我当然要哭了。”

    房姨娘擦了擦眼泪,哽咽道,“本来好好地一场亲事,就因为昨晚夫人这么一搅合,指不定等会儿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昨晚回房后,房姨娘前思后想,都觉得这事儿怎么看都像是赵夫人一手策划的一场阴谋。

    其目的,便是在于挑拨赵子敬与陈翠儿之间的夫妻关系、挑拨她与陈翠儿之间的婆媳关系。

    这还算是轻点的猜测。

    若是再往深处想,只怕是最终的目的是陈翠儿肚子里的孩子啊!

    都知道陈翠儿本就是拈酸吃醋的小心眼儿性子,若是陈翠儿知道了翠柳的存在,尤其是还跟她同一天进了赵子敬的院子,只怕是陈翠儿会闹得不可开交!

    这怀有身子的人情绪一旦激动,就怕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啊。

    所以,房姨娘这会儿心里恨毒了赵夫人,可又对这个结果束手无策,只能被动接受。

    “所以,你说我怎么能不担心!”

    房姨娘抽泣着看向赵子敬。

    赵子敬眉头紧皱,脸上丝毫没有新郎官该有的喜庆神色,“好了,这件事情我自有主张。”

    都说是三个女人一台戏,今儿他院子里要入住两个女人,加上房姨娘这个亲娘……偏偏三个女人都不是吃素的,各有各的心思,今后恐怕也有得热闹了。

    赵子敬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门外有下人回话,说老爷回来了,赵子敬与房姨娘相视一眼,房姨娘赶紧起身往外走去,“好了,我这就去找老爷做主,子敬你赶紧收拾一下,也先来给你父亲磕头。”

    说罢,房姨娘对赵子敬使了个眼神,意味深长的说道。

    房姨娘不知赵夫人一早便等在了家门口,早已先他一步给赵老爷告状了,这会子巴巴的凑上去,只有她吃亏的份儿。

    所以,此刻房姨娘只想到,她的靠山回来了,赵夫人准备吃好果子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