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97章赵子元是吃素的吗?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其实,赵夫人院子里闹出的动静不小,客房里的客人们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一些斥责声、哭喊声,但都只敢在心里揣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谁也不敢明着问出来。

    这分明是触人霉头嘛,谁想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得罪人?

    因此,房姨娘与赵子敬灰溜溜的从赵夫人的院子里出来时,即使有客人看到他们一身的狼狈,也没有上前询问,只赶紧回了客房继续歇息,自己带着一肚子的揣测。

    这样子,摆明了是赵夫人在处理家事啊,他们多什么嘴?!

    因着白天的事情,陈家也是一整天都笼罩在惨淡的乌云之中。

    到了傍晚时分,已经有远亲近亲陆续上门,陈翠儿只一心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

    陈大武脸上无光,张氏心里也膈应的慌,所以招待起亲戚来也是心不在焉。

    唯有老汤氏,强撑着面子,与亲戚们笑呵呵的谈天论地。

    陈欢喜也不参场,一个人在自己的院子里坐着乘凉,听着隔壁院子里传来的谈话声,可以想象这会儿陈大武一家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在招待客人。

    既然昨天这事儿已经撕破脸皮了,陈大武他们也不会再来主动叫了她过去一起招待客人。

    而且,他们也没脸来叫她。

    所以,陈欢喜乐得自在。

    天色擦黑时,赵子元过来了。

    知道这俩人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且知道赵子元与陈欢喜之间还存在“误会”,为了自家爷早日与自家主母将那层误会嫌隙尽消,凌风十分识趣的坐在了墙根下面。

    距离两人远远地,也不来打扰。

    “赵二少爷昨天好大的威风啊,可是将那些人都吓坏了呢。”

    想起昨天赵子元处理事情来丝毫不脱离带水,铁血冷酷的手腕将陈大武都给吓得瘫软在地,赵子敬也被气得夺门而出,眼下陈欢喜见了他就忍不住调笑。

    赵子元停下轮椅,无奈的扫了她一眼,“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我都是为了谁?现在居然还调侃起我来了。”

    “是是是,赵二少爷都是为了我。”

    陈欢喜笑着抱住他的胳膊,“赵二少爷是为了来给我撑腰,所以才故意威风凛凛吓坏了那些人,小女子感激不尽。”

    见陈欢喜许久没有笑得如此开怀了,赵子元也忍不住被她的笑容感染,跟着笑出了声。

    “调皮。”

    赵子元伸手戳了戳她的脸颊,宠溺的笑道。

    看着赵子元双眼中堆满了浓浓的宠溺之色,想起他一直以来对她的爱护,陈欢喜忍不住心里一动。

    眼皮颤了颤,陈欢喜突然伸手捧住了赵子元的脸,轻轻地吻上了他的薄唇。

    陈欢喜突如其来的动作让赵子元一愣,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任由陈欢喜吻了好半晌,赵子元才猛地伸出手,将陈欢喜摁进了自己的怀里,接着化被动为主动,将这个浅尝辄止的吻加深,吻得陈欢喜呼吸都有些困难了,才放开她。

    这么久以来,这是陈欢喜第一次主动。

    赵子元的心里像是被人拿大大的铁锤重击过了,颤颤巍巍的在半空中晃悠着。

    这样是不是可以说明,陈欢喜心里已经全部被他给塞满了?

    那个久未出现的百里珩,她是否当真已经敞开心扉不再有什么心理负担了?

    如此想着,赵子元心里轻松不少。

    见赵子元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想起自己刚刚那个“鲁莽”的动作,饶是已经与赵子元早已有过肌肤之亲了,陈欢喜还是忍不住脸颊一红。

    “有什么好笑的?”

    陈欢喜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对了,你们家现在应该很热闹了吧?你这个时候过来,你娘不会不高兴吗?”

    怎么说他也该在家帮着赵子敬招呼客人吧?

    陈欢喜如是想道。

    “为什么要不高兴?”

    赵子元反问。

    当然了,因为殷雀儿还住在赵家的缘故,他每次出门,赵夫人都会使用各种委婉的理由阻挠。

    自然是想要将他困在家里,与殷雀儿培养感情么。

    但赵子元是吃素的吗?

    当然当然是否定的。

    正如方才,一看赵子元春风满面的模样,赵夫人就知道他是要来见陈欢喜,便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说,让他在家里帮着招呼客人,也好让大家真正的认识一下家里到底谁才是正经的少爷。

    可这样蹩脚的理由哪里瞒得了赵子元?

    他压根儿没有多看一眼,依偎在赵夫人身边一脸娇羞的殷雀儿,就带着凌风出了门。

    “赵子敬成亲,干我何事?”

    赵子元继续说道,“更何况,不管什么事情,家里总是有下人做的,操心的人也不是我,我为什么非要待在家里?”

    嗯,这个理由很棒。

    陈欢喜点头,“是这个理,反正已经与他们撕破脸皮了,也没什么好顾忌的。”

    昨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赵子元没有给赵子敬留丝毫情面,便也算是撕破脸皮了吧?

    如今赵子敬与陈翠儿一家捆绑在一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陈大武若是还不上那九百多两银子,赵子敬势必不能袖手旁观。

    因此,他心里一定对陈欢喜与赵子元恨得牙痒痒。

    “他与我之间,早已不存在脸皮不脸皮的事。”

    赵子元云淡风轻的答了一句。

    单单只这一句话,就让陈欢喜心里泛起了一丝丝心疼。

    看着赵子元脸上云淡风轻的神色,以及刚刚那淡淡的语气,只有她才能体会,在这云淡风轻的背后,赵子元究竟是怎样熬过来的。

    他身体一向不好,在那样偌大的家族中,哪怕是有赵夫人护着,恐怕也没少吃亏吧?

    尤其是,赵子敬一向惯会伪装,房姨娘又是那样一个心狠手辣的主。

    陈欢喜无声的叹了一口气,靠在了赵子元的胳膊上,转移了话题,“你说说,明日的正酒,会不会发生什么热闹的事情?”

    “自然会。”

    赵子元语气不明的应了一句,脸上带着神秘的笑容。

    陈欢喜挑眉,怎么看都觉得他这个笑容带着不怀好意。

    这厮,不是要搞事情吧?

    果然,距离赵子元这话几个时辰后,赵家就出事了。

    具体来说,是赵子敬出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