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94章怎么可以无耻到此种地步?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夫人,看在明日就是子敬成亲的大喜日子,今晚的事情就从轻发落吧,夫人!”

    房姨娘干嚎着,三言两语就将过错全部推到了翠柳的身上。

    翠柳本就未见过世面,本以为人心向善,可自从进了赵家,才知道人心的黑暗原来如此可怕。

    她以为,她保住了一条命,将这件事情告到赵夫人处,寻求赵夫人的庇佑,房姨娘定是不敢再怎么样的。

    可没想到,她居然如此颠倒是非黑白,还倒打一耙,如此一脸淡定从容的把过错全部推到她的头上。

    她很想问一句,一个人怎么可以无耻到此种地步?

    “夫人,房姨娘的每一句话都不是真的,但求夫人为奴婢做主!”

    翠柳已经哭了许久,这会儿声音沙哑。

    她跪在赵夫人面前,委屈的看着赵夫人,重重的磕了两个头。

    今晚的委屈她可以暂时抛到脑后,可却不能在受了委屈后,还遭人如此栽赃污蔑!

    否则,她今晚所承受的住一切,不就白受了吗?!

    一听这话,房姨娘不干了,怒视着翠柳,“你这个贱蹄子!你的意思是,我还冤枉了你不成?!你倒是说说,大少爷明日就要成亲了,你今晚还跑去他的院子里做什么?”

    “你给我闭嘴!”

    见在她的面前,房姨娘居然还敢如此嚣张,在她的地盘上欺负她的人?!

    赵夫人将手边的茶杯狠狠地砸到了房姨娘头上,好在茶水是凉透了的,否则只怕她今晚就要毁容了。

    不过,茶水淋了她一头一脸,发髻也被砸的散乱的披在脸上。

    茶水顺着头发从脸颊上留下来,看起来分外狼狈。

    茶杯掉落在地面上,碎成了几瓣儿。

    “你当本夫人眼瞎了不成?!”

    赵夫人怒意十足,“还敢说你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心思,如今竟是在我的面前,也敢如此放肆?!”

    “翠柳这一身的伤,你倒是说说是从何而来?!还有,为何她会被青红给扔到井里面去?!你倒是给我好好解释解释,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说罢,赵夫人横了房姨娘一眼,满脸威胁之意,“你若是敢说半句假话,本夫人立马割了你的舌头喂狗去!”

    “你别以为明日是你儿子大喜之日,今晚本夫人就不会犯了忌讳让你见血!这事儿就算是你告到老爷与老夫人那里去,也得讲一个理字!”

    赵夫人的话句句在理,也句句给她敲了警钟。

    是啊,如今赵家的当家夫人到底是赵夫人,她不过还是个低贱的姨娘罢了。

    她口口声声骂翠柳是贱蹄子,殊不知她比翠柳也高贵不到哪里去。

    当着这么多丫鬟下人的面儿,即使她是大少爷的生母,可在赵夫人面前,不也是个低贱的姨娘?

    由着她打骂、由着她处置,她敢说半个不字吗?

    当然不敢。

    即使她最初也想到了,就算今晚赵夫人让她难堪,可赵老爷已经递了书信回来,现下已经在涌泉镇外了,明日无论如何也会赶回来。

    到那时,她得好好地给赵老爷吹吹耳旁风。

    可赵夫人刚刚一席话,让她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到尾透心凉。

    是啊,这事本就是子敬不对在先,她为了不落人口舌,无理下令要她的命在后,从始至终翠柳都不过是个受害者而已。

    “说啊!”

    见房姨娘支支吾吾的不肯说,赵夫人又是一声厉喝,吓得她一个哆嗦。

    赵夫人收回目光,对翠柳点了点下巴,“翠柳,你来说。”

    “在本夫人面前,你不必怕有人对你怎么样,也不必为了谁遮遮掩掩,只管把事实说出来,若是有人胆敢欺负你……”

    赵夫人顿了顿,意味深长的目光从房姨娘身上扫过,冷哼道,“本夫人定是会为你做主。”

    笑话,房姨娘与赵子敬的狼子野心日益明显,如今竟是敢欺负到她身边人头上来了,她若是不趁此机会好好立威,岂不是接下来就妄想骑到她的头上作威作福?!

    这段时间因着陈欢喜与赵子元的事情,赵夫人以及心力交瘁,所以才没怎么管理家里其他的事情。

    正是因为最近一段时间她无暇顾及家里的事情,才给了他们可乘之机,以为可以趁此机会往上爬。

    否则,赵子敬与房姨娘,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如此放肆!

    翠柳心里酸涩,泪水忍不住又掉了下来。

    于是,她把自己在院子里走岔路、无意间进了赵子敬的院子、又是如何被醉酒的赵子敬拖进了屋子里、然后对她一番施暴、房姨娘带着青红闯了进来、不由分说将她辱骂毒打一顿,最后青红拖着她扔到井里一事,事无巨细的说了出来。

    翠柳哽咽着,将自己被石板蹭的鲜血淋漓的后背露了出来,以及浑身上下被翠柳打的伤痕也露了出来。

    房姨娘脸色微白,不敢去看赵夫人的脸色。

    饶是是她下的令,可是看到翠柳那浑身恐怖的伤,自己都不敢再看第二眼。

    那得多痛啊?

    不过,房姨娘心里一直在疑惑一件事儿。

    青红不是将她扔进了井里面,确定万无一失了才离开的么?

    这贱蹄子,又是如何从井里面爬上来的?!

    想到这里,房姨娘忍不住瞪向了跟着跪在一旁瑟瑟发抖的青红。

    你这个没用的蠢货!你是怎么办的事?!这就是你保证的万无一失?!

    青红接收到她的目光,吓得更是哆嗦的厉害。

    她可以确定,今晚不管房姨娘会不会被赵夫人处置,等回了她们的院子里,房姨娘定是不会放过她的!

    见青红怯懦着低下头,大气也不敢出,房姨娘气得牙痒痒。

    只不过……

    看着翠柳身上的衣裳还湿漉漉的,房姨娘确定她的确是被青红扔进了井里面,她到底是如何在遍体鳞伤的情况下,爬到了赵夫人面前告状来的?!

    真是见了鬼了!

    许是察觉到了房姨娘心里在想什么,赵夫人瞟了她一眼,冷哼一声,“此刻你心里定是在疑惑,翠柳是如何从井里面出来的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