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农家俏王妃:王爷又来吃豆腐 第92章她的目标,是赵子元

时间:2018-08-10作者:祖尔

    “赵家的长孙?”

    听到这话,赵子敬靠坐在床头,忍不住嗤笑出声,“赵家的长孙又如何?不过是个庶出的而已,就如同我一样……”

    自己当年不也是赵家的长孙?

    可那又如何,他不过是个姨娘生下的。

    当年,房姨娘还险些被灌下红花,剥夺他这个“长孙”的命。

    他与赵子元能相提并论吗?

    显然不能,人家可是嫡出的。

    当年他也也是顶着“赵家长孙”的光环,在众星捧月下过了几年,直到赵夫人怀孕、赵子元出生。

    紧接着,他这个赵家长孙,便如同被打入冷宫的妃子。

    那些所有围着他转、将他捧在手心的人,一转头全都对向了赵子元。

    他赵子敬,从始至终都像是一个笑话一般!

    所以,陈翠儿比陈欢喜先怀孕又如何?

    就算是如今陈欢喜还没怀孕,赵老夫人期盼着陈翠儿赶紧生下赵家的长孙,可只要陈欢喜一旦怀孕,一旦生下嫡出的孙子,他们的孩子也就如同他的命运一般!

    听出赵子敬语气中的落寞,房姨娘心里也是一疼。

    赵子敬的意思,她怎么会不懂呢?

    是啊,就算是赵家长孙又如何,到底只不过是个庶出的而已。

    一旦陈欢喜与赵子元生下嫡孙……

    房姨娘心里一颤,眼中浮现出一抹狠毒的光芒来,“既然如此……我们只要想想办法,让那所谓的嫡出孙子,永远也无法面世不就行了!”

    她这意思,是要对陈欢喜下手?

    让她再也无法怀孕?

    赵子敬虽然背地里也做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没有什么罪恶感。

    可若是被害的对象换做陈欢喜的话,赵子敬心里总是有一股奇怪的是感觉,让他觉得下不了手,不忍心对陈欢喜这样做。

    “娘,你的意思是,要对陈欢喜……”

    赵子敬还是不忍说出口。

    在所有人面前,赵子敬只能称呼房姨娘为“姨娘”,但是只有他们母子两人时,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呵。”

    房姨娘冷笑,“陈欢喜,我还没有看在眼里。”

    若只是对陈欢喜出手,让她再生不了孩子……并不能断绝根本祸患!

    她要做的,是让赵子元这辈子都无法再拥有自己的孩子!

    若单单只是陈欢喜生不了,依着赵夫人那雷厉风行的性子,大不了逼迫赵子元休了陈欢喜另娶就是,到时候还不是会有孩子?

    赵子元就算再喜欢陈欢喜又如何,这传宗接代的事情最为重要,到时候哪怕是赵子元对陈欢喜稀罕的如同眼珠子,可关乎赵家血脉一事,赵子元难道还会巴巴的抓着她不放?

    她要做的,是要让赵子元再也没有生育的能力!

    若是赵子元无法传宗接代,那么不管娶多少女人回来,也不过是摆设罢了!

    所以,房姨娘的目标,从始至终都是赵子元而已!

    赵子元生不了,那么这个家里,哪怕赵子敬的儿子不过是个庶出的,可也绝对会是最尊贵的!

    赵子敬在赵子元面前抬不起头来,房姨娘是绝对不会再让自己的孙儿,也蒙受如此大的委屈!

    孙儿还未出世呢,房姨娘便开始谋划这些事情。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啊,房姨娘的心狠手辣,纵使是赵夫人,恐怕也只会甘拜下风。

    赵子敬到底是个男人,心思不如女人细腻。

    更何况,他哪里会擅长女人家的这些宅院内斗?

    “娘,您的意思是?”

    赵子敬不解。

    房姨娘倒也没有明说,只继续冷笑两声,伸手拍了拍赵子敬的胳膊,安抚道,“子敬,你只管放宽心,明日放心做你的新郎官便是,其余的事情交给娘来做。”

    “至于我的孙儿,定然会是赵家长孙,且不论嫡庶!”

    房姨娘一脸坚定的说道。

    不论嫡庶?

    这是何意?

    赵子敬眉头拧的更紧了,“娘,你到底要做什么?”

    “好了,其它的事情等你成亲后我们再说,当务之急你是要养好精神,明日指不定还会出什么样的乱子呢!”

    房姨娘起身往外走去,走到门边又回头瞪着赵子敬,咬牙叮嘱道,“刚才那些荒唐事你都给我忍着!在陈翠儿生下孩子之前,你给我老老实实别捅出什么篓子!”

    赵子敬敷衍的应了一声,房姨娘这才叹了一口气,关上门出去了。

    解决完这摊子事情,房姨娘又去了前院招呼客人。

    陪着亲戚们闲聊了许久,才回房歇息。

    哪知,不到半个时辰,房姨娘的门就被拍得啪啪作响,“房姨娘,我们夫人请你赶紧过去一趟。”

    听声音,来人是赵夫人身边的翠珠。

    房姨娘被扰了瞌睡,自然是十分不悦。

    可翠珠是赵夫人身边最信任的人,房姨娘也不敢得罪她。

    她满心怨气的从床上坐起来,示意青红前去开门。

    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居然这大半夜的前来敲门。

    招呼着客人全部歇息后,房姨娘躺在床上已经将近寅时了,再过一个时辰又要起床准备迎亲的事情。

    所以,这会儿房姨娘困倦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青红赶紧过去打开门问道,“翠珠姐姐,发生什么事情了?我们姨娘已经睡下了,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明日再说吧。”

    “呵,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房姨娘居然还能睡得着,可见真是心大!”

    翠珠阴阳怪气的看着青红,语气不耐烦起来,“房姨娘赶紧跟我过去吧,要是夫人等急了,后果可不是我等奴婢可以承担的!”

    心大?

    我等奴婢?

    翠珠这个贱蹄子,居然把她跟她相提并论?!

    她好歹也是赵老爷的姨娘,身份难道还不如她这个贱婢?!

    听着翠珠夹枪带棒的嘲讽,房姨娘气得直咬牙,只得翻身下了地,对青红怒斥道,“青红!你这个下贱的蹄子,还不赶紧来给我更衣!真把自己当主子了是不是?!”

    青红无端被骂了一顿,脸色委屈的过去给房姨娘更衣。

    翠珠倚在门边,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压根儿没有把刚刚房姨娘那指桑骂槐的话放在心里。

    暂且等她这会子猖狂吧!

    等会儿到了夫人面前,看她还如何猖狂的起来?!
小说推荐